第一百零六章 心服口服

  “神圣洗礼”的恐怖楚南终于是尝到了。

  而橙色品质的神圣洗礼简直恐怖到让他整个人都在颤栗。

  “欧气”属性往日里提升起来的困难度让楚南头皮发麻,但是在那橙色的光芒一点点浸入到身体之中后,进阶进度的飞涨就像是坐火箭一样。

  瞬息之间,就能够提升一个品级。

  在众人惊叹的这一会儿工夫,楚南的本命属性已经到了青铜十阶!

  而且,还在飞速的增长!

  身上的橙色光芒浓郁到让人窒息,恍惚中楚南觉得本命属性就算是到达了白银级也不会停止,将会到达一个更为恐怖,令人不敢想象的境界!

  “嗡~”

  随着楚南浑身一阵剧烈颤抖,他的本命属性在这一刻,已经到了青铜十二阶!

  进阶进度已经过万了!

  这要是用晶核强化,那要到何年何月?

  但是在橙色的光芒之下,这些进阶进度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增长,转眼间,便是一千的进阶进度。

  却就在这个时候,那橙色的光芒突然间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

  楚南明明感觉到,这次神圣洗礼还没有到终点,但是在这半路时,洗礼却结束了。

  而在他面前的黑色石碑,此刻也微微的颤栗。

  楚南临的近,耳边隐隐听到了金戈铁马、战场杀伐的声音!

  “咯吱!”

  非常细小的声音传到了楚南的耳朵之中,其他的人都没有听得见。

  楚南急忙朝着声源看去,就发现在黑色石碑上面,突然出现了一道非常细小的裂缝,转瞬之后,这裂缝就融合了,消失不见,但是楚南心中却无法平静下来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楚南满头问号。

  神圣洗礼提前结束,黑色石碑出现了裂缝,耳边传来那震撼人心的厮杀声,似乎在九天之外,又似乎是在冥冥之中,好像黑色石碑触犯了某种禁忌。

  “或许......”

  楚南想到了一个可能,或许与之有关。

  因为自己的这首诗虽然不曾出现在这片天地中,但也不是自己的原创,而是来自另外一片时空,是一首传诵了五千多年的诗词。

  黑色石碑虽然判断不出来,但应该在进行“神圣洗礼”的时候,触犯到了某些规则,所以才出现这样的突发情况......

  虽然心中有点可惜,不过也满足了。

  这一次直接提升到了青铜十二阶,距离白银也就一步之遥了!

  这不知道省了多少的晶核,楚南无法计算!

  但他明白的是,这“诗词诵灵”活动,成为了他崛起的一个阶梯。

  ......

  周围的人看到橙色品质的神圣洗礼结束,并不知道这是提前结束了,一个个地都处于震撼之中。

  此时的他们,都已经从那缥缈的诗境之中清醒了过来,但还是感到回味无穷。

  “真的没有想到,楚大师不但是一位闻名整个岚山城的赌石大师,而且还是一位能够作出橙色品质名诗的诗词大师!”

  “想想,咱们岚山城的那些诗词大师,顶多也就做个紫色品质的吧?橙色品质的他们穷极一生,都不一定能够做出来!”

  “楚大师在诗词方面的境界到底到了什么高度?诗词大师恐怕都不足以称呼他了!”

  “诗仙?诗圣?诗魔?情圣?但不管怎么说,他都已经超越到诗词大师了!”

  ......

  众人对于楚南那可是赞不绝口,倍加推崇,完全忘了前一刻的时候,他们还在嘲笑楚南并不会作诗,而现在,一个个地都化身小迷弟小迷妹了。

  有人脸上闪着莫名的笑意:“你们忘了之前传闻楚大师和黄淼可是有赌斗的啊,黄淼作出了一首半紫色品质的名诗,惊艳全场,但在楚大师这首诗词面前,却是如同星辰皓月,天壤之别。”

  “对啊,我刚才沉醉在诗词意境之中,却是把这件事给忘掉了,现在看来,黄淼完全就是班门弄斧啊!”

  “我要为之前的言辞向楚大师真诚的道歉。”

  “你们看到黄淼扇子上的‘井中窥星’四个大字了吗?多么的嘲讽啊,这是在说他自己啊,他才是真正的不知天高地厚!”

  ......

  远处黄淼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声后,脸色简直难看的跟吃了死老鼠似的。

  旁边黄侃书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道:“咱们都小瞧楚大师了,他在诗词领域的造诣不是咱们能够窥探的,犹如高山仰止,我们的境界在他面前,只是才学会走路的小孩子。”

  听到黄侃书这样说,黄淼脸色更为的难看了。

  但片刻后,却是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是我输了!”

  楚南作出来的诗词彻底的折服了他,已经让他心甘情愿的认输了。

  看到楚南乘着轻舟已经到了岸边,黄侃书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路上的时候,悄悄将自己的扇子收了起来,脸色红的和熟了的柿子一样,低着头:“楚大师,小人之前的无礼,还望莫怪。”

  “是我有眼不识山高,楚大师在诗词领域的造诣让我叹服,之前的冒犯让我如今愧疚难安。”

  楚南着实是惊讶到了。

  他没有想到这黄淼居然会这样拉下面子,在如此多人面前,前来道歉,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或许只有诗人才会对一首真正能流传千古的名诗,而深深的折服吧。”

  而楚南不懂诗,并不知道一位诗人对一首名诗的敬重程度!

  黄淼能如此低声下气地前来道歉,其实是给楚南作出的那首诗道歉!

  一首“蒹葭”,确实是把黄淼从头到尾的折服了。

  楚南将他的身体微微托起:“道歉就不必了,咱年轻人,要是没个火气旺盛的劲儿,又怎么能说年少气盛呢,况且,你作的诗也不错。”

  黄淼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楚南会这样回答。其实心中早已经做好了被楚南羞辱一顿的准备,但是楚南却回复的轻松自在......这种气度,黄淼再一次羞愧的低下了头。

  “楚大师不愧被众人尊称为大师,气度如海,小人着实钦佩。”

  黄淼的语气非常诚恳,可以看得出来是他发自内心的道歉。

  顿了一下,又道:“至于小人作的那首诗,比起楚大师来,完全上不了台面,让楚大师见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