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蒹葭

  楚南的名声在整个岚山城已经越传越盛,究竟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就连楚南自己都不清楚。

  当他走上小月亭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了全场的焦点。

  那些议论声即便是隔着一条湖,也能听得清楚。

  “楚大师......”

  看到楚南上来后,李乘风态度恭谨,微微躬身:“请~”

  自从血色试炼的事过后,李乘风对楚南那是态度大变,就连楚南都感觉到一阵不适应。

  而向来冰冷的李若曦,也不由地噙上了一抹笑容,美眸眯成了月牙儿。

  岸边的罗一纾看到这眉来眼去的一幕后,气的直跺脚。

  ......

  在众人的目光中,楚南终于是走到了黑色石碑面前。

  他闭上眼睛,黑色的衣角被清风吹起,整个人似乎要乘风欲去。

  “作哪首呢?”

  楚南脑海中一首首诗词在打架。

  在岸边的时候,他就已经纠结了好久,但知道的名诗实在是太多了,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

  在这种艰难选择之中,时间很快就流逝掉了。

  ......

  “楚大师干嘛呢?怎么上去半天了也不作诗?”

  “可能他真的不知道该作什么诗,或者是肚子里面没有墨水,一时紧张想不出来了。”

  “那还上去干嘛!”

  “硬着头皮上去的呗,不过我还是挺欣赏楚大师的,宁愿上去丢人,但也不愿窝囊的当缩头乌龟。”

  ......

  见到楚南迟迟不作诗,下面的人顿时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而黄淼等人更是胜券在握。

  “看来这位楚大师也就嘴上功夫厉害,敢给我放话,同我比试诗词,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黄淼手中折扇一开,一点墨汁展开,居然在扇面上印出来了“井中窥星”四个大字!

  这一幕同样也被很多人看到,一时间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显然,在场人都明白黄淼写这四个字什么意思,自然是在嘲讽楚南不知天高地厚,不懂诗词广袤,居然敢跟他黄淼这等杰出之辈比试诗词,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罗家众人看到后也是一个个怒容满面,但是却又无力反驳。

  ......

  “咳咳~”

  却在这个时候,小月湖中楚南突然轻咳了一声。

  顿时,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下一刻,就见楚南看向了岸边罗一纾和罗一珞所处的位置,露出了笑容。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初闻时,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但这一句吟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纷纷凝固住了。

  他们感觉自己的心脏不由自主地扑腾扑腾跳了起来,要跃出来一般。

  那是怦然心动的感觉啊!

  就听楚南继续吟诗,语调平和,却非常具有诗意,像是在吟唱一样。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

  一首诗罢,全场寂静,悄无声息。

  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在那黑色石碑剧烈震动中,一道道宛如霞彩一般浓郁的橙色光芒扑在了楚南的身上时,现场终于是彻底的爆炸了开来。

  “@##¥¥@@##¥%%”

  有的人嘴唇颤抖,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话。

  而有的大家小姐们却是半掩娇羞。

  “楚大师这首诗好朦胧啊,不止是诗词,还是距离,以及表露出来的情感,都是朦胧飘渺,若隐若现,让人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美的不真实,宛如天外飞仙。”

  “就像是空灵飘渺的一幅画作,以朦胧淡雅的水彩勾勒,又不惜用浓墨重彩反复的进行描绘、渲染那种空寂悲凉的氛围,来抒写楚大师心中那怅然若失而又热烈企慕的心境。”

  “‘蒹葭’‘水’‘伊人’,交相辉映,浑然一体,完美地演绎了一个艺术般的诗中世界。”

  “这样朦胧的诗,却蕴藏着如瀑布倾泻般的滔滔爱意,完了,我彻底沦陷了。”

  ......

  不像其他人作出诗后,那种此起彼伏的惊骇声。

  楚南作出这首“蒹葭”之后,现场的尖叫声,惊讶声非常的少见,多数人久久沉浸在那种朦胧的意境之中,完全无法自拔。

  只有不时地传出一些人赏析的声音。

  就连楚南被橙色品质的“神圣洗礼”所淹没,也没有引起多大的动静。因为在他们的心中,觉得这样的诗能够获得橙色品质的神圣洗礼,那是理所当然的,绝不是出乎意料的事情。

  “就像是一个披着透明丝巾的美女,明明能看到那白皙紧嫩的肌肤,波澜壮阔的双峰,神秘不可言喻的桃花园,但却给人半遮半掩,看得见又看不见的感觉,看山不是山,看山又是山,很朦胧,又很真实......”

  罗宇脸上荡漾着沉醉:“无法想象,一首诗居然能达到这样的境界。”

  另一边罗一纾俏脸上满是羞怯,她当时可是看到楚南是正对着她吟的这首诗,那朦胧的诗词中溢出的爱意简直要把她淹没了,心中小鹿乱撞,无法平静下来。

  罗一珞就站在罗一纾的旁边,她那如同冰山一般的气质,也在悄无声息之中,似乎融化掉了。

  绝美的双颊泛着粉红,宛如初开的花蕊般娇嫩。

  ......

  距离楚南最近的,就是李乘风和李若曦了。

  李乘风也颇懂诗词,什么琴棋书画他也样样精通,可以说是满腹经纶,但是在听到楚南做出来的这首诗后,一时间除了内心的震撼如同冰川崩塌,却无法用言语去形容评价。

  那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似乎自己不论多么美好的话语,都是一种玷污。

  一旁李若曦渐渐从那美妙的意境之中回过了神,此时的她,心中却是有股怅然若失的感觉,不知从哪里来,又不知去了哪里。

  ......

  楚南作完诗意境很长的时间了,但是那诗词的意境却依旧流淌覆盖了这一片,所有的人还是无法从那种意境之中挣脱出来,甚至可以说不想出来,就像永远地徜徉其中。

  就连黄家一帮人,都在连声叹息。

  他们是在场这些人中最为懂诗词的一批,楚南这首诗对他们内心的冲撞简直不亚于大海倾覆,他们,才能更为清晰地去捕捉这首诗的意境。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沦陷的更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