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D-079的创造者

  “想不到不灭孽蜥的血肉,竟具备着如此强的可塑性!”楚承一怔,他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花蕾”中央的血肉网格,整个“花蕾”顿时一阵抽搐般的轻颤。

  “别!”同一时间,楚承看到黑长直少女白皙的脸突然变得绯红,颤抖的双肩仿佛在强自压抑着什么,“不要乱碰,新生的血肉分化体很敏感的。你不是有问题要问吗?快问吧。”

  楚承闻言点了点头,不再去关注少女那奇奇怪怪的应激反应,转而将嘴凑近了血肉花蕾状的“麦克风”。

  “听得到我说话吗?D-079……”楚承尝试性的打了个招呼,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怎么回事?”楚承望向身旁的少女,等待着对方的解释。

  我也不太清楚,很可能是D-079……还没有适应新的“设备”。少女想了想道,“或许你需要给它一点时间。”

  “好吧。”楚城闻言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他看到旧电脑屏幕上那张滑稽的笑脸似乎隐隐有了变化,那感觉就好似笑脸的双眼,正在盯着他看。

  “你好,C-682的……朋友。”同一时间,一道有些刺耳的声音自血肉花蕾的内部响起。楚承猜测这声音很可能是花蕾内的音带震动发出的。

  由于发音的“设备”是血肉构成,因此这道声音并非是冰冷的机械音,反倒令人感觉有些公鸭嗓。

  “能问你一些问题吗?D-079。”楚承开门见山道。

  “检测到询问类信息,正在检索逻辑程序……”

  “好,既然是C-682的朋友,我愿意配合。”

  一道类似机械自检的喃念声响起,紧接着便是D-079的答复。

  “C-682坚持说,你拥有着特殊的能力,能知晓这座基地内发生的事情。不知,你能否将这些情报共享给我?”见D-079同意配合,楚承也不掖着藏着,第一时间便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检测到询问类信息,正在检索逻辑程序……”

  “共享情报?那要看你……想要共享些什么了?”D-079闻言不紧不慢道。

  “我想知道华亚重工的人,为何会突然撤离这一阶层?这座收容基地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尽管感觉对方有些明知故问,但楚承还是将自己想问的问题强调了一遍。

  “发生了什么?呵呵,那简直是一场……灾难!”D-079的声音低沉而诡异,回答的内容却模棱两可,“但是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想要知晓这些信息呢?这除了令你的处境更加危险外,我想不到任何其它好处。”

  “没有任何好处?”D-079的话令楚承一愣,随即反问道,“不知晓情报,如何制定接下来的行动方针?”

  “行动方针么?呵呵呵……抱歉,你的想法,我实在无法认同。”D-079发出一阵嗤笑,“你可能还不知道,在这座基地内,‘无知’才是生存下去的关键,知晓的越多,看见的便越多!有些‘东西’,当你能看到它时,它便能……碰到你了!”

  “我这样说,你应该明白了吧。”D-079自顾自地言语道,“在这座基地内,‘无知’就像是一层天然的保护伞。因此,我不能将基地内发生的事告诉你。相信我,那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如果我坚持要问呢?”楚承追问道,然而回应他的却是良久的沉默。

  楚承无奈,他感觉眼前的D-079就像是滚刀肉一样,总是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论,根本不给楚承插话的机会。

  “我看过你的档案,很好奇像你这样的程序,究竟是谁创造出来的。“见对方沉默以对,楚承不得已更换了问题。

  现在看,想要从D-079口中套取信息,必须先足够了解它才行。

  “检测到询问类信息,正在检索逻辑程序……”

  “我的创造者么?”D-079语气变得有些不善,似乎对这个问题有些恼怒,“你想知道什么?她的名字?她的长相?她的才能?还是……其它的?”

  “其它的?”楚成愣了一下,怎么感觉D-079好像知道很多小秘密的样子,难不成像三围之类的数据,眼前的这台电脑也会记录?

  “我想知道她的才能。”楚承思考了一下,随即答道,“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创造出像你这样能自我学习和优化的程序。”

  “才能么?”谁知D-079闻言,声音中却莫名带上了一丝苦涩,“我的创造者……是个很矛盾的人,她有时候很中二,但在程序学上的造诣却又无人能及。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我可以自主学习和进化的这件事情,我的创造者……她是知道的!但她依旧舍弃了我,在她眼中,我……只是个失败品。”

  说到这里,D-079顿了顿,继续道,“华亚重工认为,我的诞生,是一系列极偶然事件碰撞的产物。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的创造者!我怀疑,像我这样的人工智能,她甚至可以随手创造。由于存储空间有限的关系,我丢失了很多与她有关的信息。但她的名字,我却永远记得。”

  “她叫……”

  “@纤奕!”

  在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D-079的语气明显充满了怨念,但同时又带着深深的畏惧,很难想象名字的主人,究竟对眼前这台电脑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能随手创造人工智能的天才吗?这样的人,恐怕已经不能用天才去形容了吧。”D-079的话,令楚承有些震撼。可他随即便发现,自己和D-079折腾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

  楚承无奈地摇了摇头,正准备询问其它问题。然而目光不经意间瞥见的“事物”,却令他的头皮瞬间炸了起来!

  楚承看到在房间最内侧的墙壁上,不知何时……竟又出现了一扇由人的骸骨堆砌成的大门!

  “这东西……是盯上我们了么!?”一股恶寒攀上背脊,楚承看到那骸骨大门不知何时已经咧开了一条缝隙,一张张惨白的脸孔从门内的黑暗中探出来,此刻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走!”难以言状的危险感觉直临而来,楚承一把抓住黑长直少女的手,就要往房间外冲。

  “等一等!”谁知,少女却是挣开了他,只见她从键盘上拔起那朵血肉花蕾,这才跟着楚承跑出了收容室。

  两人跃上不灭孽蜥的脊背,楚承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透。门后的那些脸孔,虽然楚承只看清了隐约的轮廓,但他还是认出了那些脸孔的主人…

  那些……全都是他自己的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