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真正的丰穰之神

  想到这,楚承连忙扫视四周,随即便发现了一件事……布莱恩不见了!

  楚承一怔,立即询问众人,很快便得出结论。在森之黑山羊降临时,所有人都陷入了混乱,布莱恩很可能就是那段时间消失的。

  不安在心头弥漫开来,楚承将目光投向被奥古斯禁锢在魔法阵边缘的村长等人。

  由于之前距离森之黑山羊较近,大部分被禁锢的人要么晕倒,要么已经陷入了疯狂。村长的情况更是凄惨,十个指头全部被自己嚼碎,连一只眼睛都被自己挖了出来。

  感觉到有人正走向自己,村长抬起满是鲜血的头颅。就见他从怀里颤颤巍巍掏出半块女人的面皮,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咒语。

  可还没等咒语念完,村长便猛地咳出一大口鲜血,鲜血中还夹杂着诡异的蠕动事物,明显是活不成了。

  “楚承,保护好……村子,拜托了……”仿佛直至此刻……才将眼前的人看清,村长口中发出弥留般的呓语,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中的女皮面人举起,仅剩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楚承。

  “我会的……”楚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过了村长递过来的祖器。

  村长见状,鲜血淋漓的脸上竟漏出了一丝解脱般的笑容,他的气息迅速萎靡,仅剩的眼睛缓缓闭合。

  村长死了。

  看着惨死的村长,楚承心中却没来由地掠过一丝悲哀。

  面对眼前这个……他本该恨之入骨的老人,楚承这一刻的心情却是无比复杂,莫名地,他想起一句话……

  此大争之世,你不杀人,人就杀你!

  说来可能荒诞,但眼前这个老人的初衷,或许真的是为了……守护村子。

  摩挲着手中的半块女人面皮,楚承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向格里菲斯,将之递了过去。

  “这是村里许诺给鹰之团的报酬,收下吧。”楚承直视格里菲斯的双眼,诚挚道。这一路走来,鹰之团的付出和牺牲,他都看在眼里。

  “谢谢你了!楚承,这东西对我来说,确实极为重要……”格里菲斯郑重接过递过来的“祖器”。楚承看到格里菲斯的肩膀,竟在这一刻轻颤了一下。

  将手中的面皮舒展开,格里菲斯小心翼翼地检查着上面的每一个符文,半响才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

  “果然是传送系的符文阵列。有了它,我就可以进入‘恒差庙”,去寻找复活哥哥的方法了。”格里菲斯低声喃语了一句,她将面皮小心翼翼地收好,接着从怀里掏出一块六棱形的紫色晶体。

  “楚承,这是我用鲜血祭炼过的信物,你可以通过它向我传讯。此外,‘绞骨六杀’的详细修炼方法也都记载在里面,望你能够善用。”

  “我会的。”楚承郑重接过紫色晶体,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都在对方眼神中感受到了默契。

  格里菲斯指挥还活着的人重整队伍,包扎伤口。至于森之黑山羊的庞大身躯,虽然彻底没有了动静,但它的“尸体”依旧散发着足以令人疯狂的恶念恶意,一时间根本没有人敢靠近。

  楚承仔细端详着不断浮现在视野中的文字,此时,他与天道间的融合进度,已经达到了29.5%。相对应的,他的灵视也增长到了40多点。

  此时此刻,笼罩天顶的漆黑已逐渐淡去,露出了原本的蓝天,峡谷内丛生的黑色石碑也化作黑雾随风散去。伴随着森之黑山羊的投影被驱逐,渎神之森对峡谷世界的影响力正在逐渐消失!

  可不知为何,渎神之森力量的退去,并没有令楚承生出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心中的局促和不安反倒愈发强烈。

  随着灵视的不断拔高,楚承突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既视感。眼前这片郁郁葱葱遍布生机的景象,就仿佛一面随时可以拨开的薄纱,薄纱后方……似乎掩藏着什么东西!

  下意识的,楚承的这个想法仿佛化作了一只手,下意识“按”在了这层薄纱上,接着用力一“扯”,薄纱后的事物顿时显露了出来……

  尖牙利爪……血盆大口……蠕动的血肉……全知全晓的眼睛……

  无数恶心的事物疯狂涌入楚承的视野,瞬间便占据了楚承大半的脑容量!本能地,楚承知道了他看到的东西是什么,那是丰穰之神……遍布整个峡谷的庞大身躯!!

  下一秒,薄纱重新合拢,眼前的世界重新换成了遍布着青山绿水的峡谷,然而楚承却仿佛被来自幽冥鬼蜮的恶意侵染,遍体生寒,汗出如浆!

  “丰穰之神并没有死!”

  “丰穰之神就是这座峡谷!”

  “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一个个急促的念头在楚承心中炸开,楚承一把抓住身旁硅素人类的胳膊,大声道:“这峡谷内隐藏着大恐怖,你能马上带我们离开吗!”

  “我试试。”硅素人类闻言点头,半响眼神突然一怔,“构成这座空间的底层逻辑规则似乎正在变更,我需要时间解析出变更的部分,才能构建传送门。”

  “是丰穰之神……不想让我们离开吗!?”楚承闻言,头皮都炸了起来。就在这时,他突然听见了“呜呜呜”的哭声。

  楚承连忙循着哭声看去,就看到一团扭曲惨白的女人形体,正瑟瑟发抖地蜷缩在角落里,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幽灵人格?我居然可以直接看见幽灵人格,是因为我灵视过高的原因吗?”楚承如是想着,试探性地朝着幽灵人格走去。

  楚承清楚地记得,按照「人格保存装置」中储存的信息,幽灵人格生前曾成功逃出过峡谷世界,或许它身上隐藏着什么离开峡谷的方法。

  想到这,楚承陡然加快了脚步,指尖的一滴血液,直接就朝着幽灵人格的额头点了过去。

  硅素人类的第二主格曾经说过,楚承的血可以帮助硅素人类找回情感和灵智。或许他的血液,对幽灵人格也有着同样的效用,因此他决定试一试。

  一接触楚承的血液,幽灵人格的身躯顿时发出“哧哧”声,口中更是发出惊恐的尖叫。它的身躯肉眼可见地变得虚幻,但却再也不复之前的扭曲和狰狞。

  朦胧的身躯微微挣扎,幽灵人格那充满怨毒的眼睛深处,陡然闪过一抹代表着灵智的光芒。它的目光,先是落在了楚承身上,随即又落向了楚承头顶的天空,嘴里顿时发出惊恐的呜咽。

  循着幽灵人格的目光看去,楚承看到那高悬在峡谷天顶中央的光球,此刻竟给人一种诡异的沉重感,似乎正从天顶直直朝众人坠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