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恐怖的黑暗收割

  『人物:楚承』

  『种族:上古纪元遗民(终端遗传因子携带者)』

  『等级:10』『San值:150』『灵视:20』

  『攻击力:125』『法术强度:0』

  『护甲:45』『魔法抗性:50』

  『攻击速度:2.5』『移动速度:825』

  『装备:破败王者之刃』

  视野中弹出新的属性模板,楚承的各项属性都得到了跨越式的提升,有些属性甚至增加的莫名其妙。

  甚至,就连他手中这柄名为破败王者之刃的紫色长剑,都仿佛是中央AI直接帮他兑换的,直接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就连这柄剑的重量,能力,使用技巧,肌肉记忆这些信息,都仿佛早就根植在了他的记忆中!

  虽然是第一次使用这紫色长剑,但楚承却隐隐有一种得心应手,人剑合一的感觉!

  看着视野中进一步增加的灵视,楚承皱了皱眉。但此刻大敌当前,他也来不及多想,一人一剑,就这样挡在了憎恶屠夫面前。

  手臂被一剑斩断,憎恶屠夫却发出了兴奋的嘶嚎,它的肚子从中央咧开,无数血手和肠钩在其内疯狂摇曳,臃肿恶臭的身躯如小肉山般朝楚承碾压而来。

  凝如实质的血腥杀戮气息朝面而来,楚承的San值顿时下降了十数点,左脚更是被突兀延伸过来的肠钩钩住!

  「贤者模式!」

  脚踝被肠钩扯住,楚承的嘴角突然冰冷的挑动了一下。就在肠钩拖扯他身体的瞬间,他的另一条腿突然如钢鞭般狠狠地抽向地面。

  整个人借着地面的反作用力和肠钩拖扯的力道,如匹练般朝憎恶屠夫腹部咧开的“血盆大口”狠狠射去!

  与此同时,楚承握着紫色破败长剑的手臂突然化作一片模糊的残影,残影带起紫色刀芒,将他整个人完全笼罩。楚承就这样被一团凝而不散的紫色刀芒包裹着,直直撞入了憎恶屠夫血肉翻腾的肚子里,撞入了那肉山般的身躯深处!

  紧接着,憎恶屠夫的臃肿身躯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伴随着雨打芭蕉般的裂锦声,憎恶屠夫的身躯从中央开始变形扭曲,最终‘撕拉’一声拦腰爆开!无数迸溅出的肉块、器官、内脏噼里啪啦地溅落一地,令整个地面仿佛化作了碎尸现场,猩红满目,恶臭难当!

  “轰隆隆!”宛如肉山倾覆!憎恶屠夫那由无数腐肉和内脏堆积而成的庞大身躯断成两截,轰然砸在地上,令大地都是一阵轻微颤抖!

  楚承持剑的身影自两截庞大恶臭的身躯间立起,接着身形骤然疾退!

  “主人!”

  “弥赛亚大人!”

  惊呼声骤起,直至此刻,众人才勉强回过神来。楚承令人惊诧的出场方式和疯狂的战斗方式,着实是震撼到了众人。

  然而楚承此刻却是没有时间回应众人,就在他身形疾退的瞬间,十来根如巨大肋骨般的尖锐骨头,已经狠狠刺在了他刚刚所在的位置。这些巨大肋骨如蜘蛛的长腿般,将憎恶屠夫的上半身整个撑起。

  嘴里发出咕咕哝哝的嘶吼,伴随着身下的十多对骨头“腿”疯狂攒动,憎恶屠夫以更疯狂的姿态朝楚承扑来!

  “这怪物的生命力实在太强,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我的血应该可以克制它,但是布莱恩在这里,还是需要提防一下,不能让他看到我的底牌。那就……必须使用黑暗收割了!”楚承如是想着,直接将破败长剑收了起来。

  下一秒,伴随着一道氤氲扫过,一柄沉重的阔刃长刀出现在楚承手中。

  芬里尔1/6!

  双手握着芬里尔的刀柄,即使以楚承此刻的身体素质都感觉到了吃力。要知道,“芬里尔1/6”的重量足有半吨重,若不是楚承此刻深处贤者模式状态,对身体和力量有着近乎入微级的控制力,单单挥舞这柄刀都可能令他重伤!

  楚承之所以唤出芬里尔,是因为黑暗收割只能对单一目标使用一次,他自然要将这次攻击做到极致!

  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力学计算模型,楚承全身的肌肉以脊椎为轴骤然绷紧!这一刻,楚承的双臂仿佛与芬里尔融合在了一起,伴随他的双臂化作残影,芬里尔沉重的刀身也骤然虚化,如一道狰狞的匹练,被楚承从身体的左后方狠狠抡向右上方。

  与此同时,楚承的意识也狠狠扣下了某个扳机,那是黑暗收割发动的“扳机”!

  『模因技——黑暗收割,发动!』

  “轰!”

  时间感仿佛被拉长,楚承看到有猩红如血的光芒如红莲般,自芬里尔的刀身上绽开。这血芒仿佛拥有着恐怖的质量,被其裹缚,芬里尔刀刃犁过的空气都以肉眼可见的方式扭曲起来。

  一股恐怖的力量重重砸在憎恶屠夫那庞大的身躯上,然而在楚承的感知中,这股力量却并非是点到线的传递,而是一种无处不在,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恐怖挤压,被这股力量笼罩,憎恶屠夫的身躯仅仅挣扎了瞬间,顿时被扭曲挤压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肉球体!

  紧接着,伴随着“啵”的一声轻响,这血肉球体仿佛达到了某种极限,其轮廓如恒星塌缩般朝内猛地塌陷,须臾间竟被挤压成了一团拳头大小的猩红血芒,直接被楚承刀刃上的红光所吞噬!

  在楚承开启了黑暗收割的一击下,憎恶屠夫那庞大的身躯就这样消失了!原地只余下大量的零碎臭肉,犹自散发着恶臭。

  “嘶!”一声声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也其中也包括了楚承自己的声音。

  黑暗收割这一技能的威力,不禁颠覆了楚承的判断,更超乎了楚承的想象,特别是最后那将憎恶屠夫压缩吞噬的一幕,更是深深震撼了楚承的内心。

  视野中的提示毫无反应,憎恶屠夫的身躯主体就这样消失了,仿佛什么都没留下。

  “‘尼伯龙根之戒’没有任何奖励吗?”楚承双眉皱起,他突然发现了一个一直被他忽略的问题,自从进入峡谷,尼伯龙根之戒就没有再给过他任何提示或是奖励,反而是中央AI的提示一直在视野中上蹿下跳……

  戒指的沉寂,明显透着不正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