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双杀

  相比于之前靠挥舞和投掷控制的锁链,此刻这些锁链更像是有着自己的意识。它们如蛇般蠢动着,迅速分成三股,分别朝紫檀、伊万里和黛儿袭去。

  紫檀和黛儿尝试抢在锁链前攻击白发男子,但所有攻击都被男子周围的绿色涟漪阻隔。

  很明显,身处守护灵保护下的白发男子,拥有着极其强悍的防御力!除非将包裹他的魂力耗尽,或是用碾压级的力量直接破开那魂力,否则根本无法伤害到男子!

  “碾压级的力量么?”伊万里强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脚下念力托举,整个人再度腾空而起,谁知迎接她的却是大量的钩锁和箭矢!

  伊万里慌忙躲避,但还是被一枚箭矢贯穿了肩膀,娇躯再度跌落下来。

  谁知,伊万里的身躯还没落地,四肢便同时被铁钩勾住,整个人直接被吊在了空中!

  “啊!”伊万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只感觉四股巨力顺着四肢迸射,仿佛要将她凌空撕裂开一般。

  “伊万里!”紫檀大吼一声,不顾一切地扑上来,却被密集的箭矢贯穿了小腿,接着被挥舞的钩锁直接抽飞。

  而在另一边,黛儿手中的枪械连同身躯,也被锁链死死缠住,苦苦挣扎不得。

  谁知,就在众人绝望之际,散落在伊万里周围的手雷弹片和金属碎片,突然被一股强横的力量引动,以恐怖的速度悬浮汇聚起来!

  无数弹片和金属碎片被无形力量搅动,彼此间打磨,其边缘迅速变得锋利,仿佛化作了无数刀片!

  下一秒,刀片迅速分化成四股,从根部裹住伊万里四肢上的锁链。

  “咔嚓咔嚓……”锐利的金铁交戈声传来,那些刀片仿佛化作了利齿,附着在锁链上不断旋转“啃咬”,须臾间便将四根锁链齐根咬断!

  伊万里惊叫一声,身子登时从半空跌落,然而她身躯还未落地,便被无数刀片托住,那足以将人瞬间凌迟的刀片,不仅没有伤害她分毫,反而将她的身躯温柔地托向了地面。

  与此同时,剩余的刀片则是汇聚成一股洪流,疯狂袭向白发男子和他背后的守护灵!这些被念力包裹的刀片,似乎对魂力极为克制,不断在包裹男子的绿色氤氲上激荡出大片涟漪!

  紫檀和黛儿身上的压力顿时为之一松!

  “黛儿,就是现在!”紫檀娇喝一声,身形腾空而起,无数羽刃在其身前凝聚!

  “看小娘的!”同一时间,黛儿也挣脱了锁链的束缚,举枪就是一阵狂扫!

  无数刀片!无数羽刃!无数子弹!霎时汇聚成一股洪流,狠狠撞击在白发男子身上!

  “嘭!”包裹白发男子的惨绿色氤氲应声破碎,白发男子的身躯仅仅抵抗了瞬间,便如风中残烛般,湮灭在疾风暴雨中!

  白发男子,死!

  【击杀「魂石典狱长•骷锁」,获得1050经验值,500金币】

  【击杀「枯萎之箭•卡鲁斯」,获得900经验值,450金币】

  两行提示在楚承的视野中弹出。直至此刻,楚承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该死!刚刚……究竟是什么力量在干扰我!”楚承此刻真是恨得牙痒痒,在伊万里等人遭遇险境时,他几乎是疯狂想要将力量投影到她们身上。

  谁知就在这时,却有另一股力量,不停想要截断他与伊万里等人的联系!

  楚承正是与这股力量对抗,才致使伊万里等人差点身陷绝境!若不是最后他突破了这股力量的限制,伊万里等人此刻恐怕已经身死了。

  “是中央AI在阻止我吗?还是丰穰之神在暗中捣鬼!?”楚承在心中恨恨道。此刻他视野中显示的天道融合度已经达到了9.5%,还差一点就可以降下投影分身了!可就是这相差的一点,差点让他阴沟里翻船。

  目光俯视向伊万里等人,确认了三女性命无碍,楚承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击杀了白发男子后,那些紫色箭矢上携带的腐化之力也彻底衰弱消弭,三女的伤势这才没有致命。

  “现在,只能祈祷三女安全赶到下路与奈格丽汇合。也只有奈格丽,能为她们治疗伤势了。”楚承在心中暗道。

  在德洛西亚方的英雄级职业者中,除去已经牺牲的彦,就只有奈格丽拥有治愈技能。因此,楚承也只能寄希望于奈格丽了。

  可就在这时,楚承心中突然感到了强烈的不安!这股不安毫无根据,若不是他此刻的状态特殊,恐怕根本就感受不到。

  楚承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就仿佛冥冥中有什么极恐怖的东西,正在与峡谷世界产生因果上的纠缠!!

  “是那黑巫师老者奥古斯……正在进行什么仪式吗?难道他也进入了峡谷世界?”楚承心神巨震,不知为何,这股恐怖的感觉竟给他一股熟悉感,类似的感觉,他似乎在「渎神之森」内感受过!

  “是奥古斯将与‘黑暗之母’有关的东西召唤过来了吗?”心中掠过一个猜测,楚承顿觉毛骨悚然,他是在无法想象「渎神之森」内的东西若是降临在峡谷世界,整个场面将失控到何等地步。

  ……

  此时此刻,相比于峡谷战场内激烈的战事,峡谷战场外奥古斯的布置也接近了尾声。

  “这样一来,魔力节点有了,魔法阵也有了,唯一缺少的便是——祭品了!”

  望着眼前巨大繁奥的魔法阵,奥古斯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的声音透着强烈的不详气息,不禁令村长等人背脊发寒。

  “祭品?什么祭品?”村长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安。

  “献祭给黑暗母神的祭品啊!不然,伟大的黑暗之母,怎么会将视线投向这座小小的世界呢?”奥古斯高举双手,对着村长及其身后的一干执事狂热道,“放心,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你们要做的,就是见证这一切!”

  奥古斯说着,修长的指甲在自己的手腕上轻轻一划,顿时就有漆黑的血液沿着无形的沟渠流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