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破灭技

  实质般的血煞之气直碾而来,在大量紫色箭矢的掩护下,手持巨斧的男子就这样大踏步走进了锁链墙壁内!

  或许是友方阵营的关系,那困死所有人的锁链墙壁,于他竟有若无物一般。

  而伴随着男子踱步而来,紫檀只感觉一股实质般的血煞气息,如一堵墙壁般狠狠撞在了她身上!

  “呜!”紫檀霎时感觉喉头一甜,浑身有如针刺,差点一口鲜血喷出!

  “什么!”紫檀脸色剧变,然而下一秒,那血煞之气突然从中央一分为二,在紫檀的视野中,一柄巨斧正撕天裂地,从头顶朝她直直劈来!

  「破灭技——诺尔萨斯断头台!」

  这一斧恐怖无匹,紫檀周身的气机霎时被全部锁定!此刻,在紫檀眼中,那凌空劈来的巨斧,就仿佛一座巍峨横断的巨山碾压而下,而她自己则变成了在天塌地陷间苦苦挣扎的蝼蚁。

  几乎是一瞬间,紫檀便绝望了!可就在她即将命断这一斧之下时,一股金色的干涉立场,突然将她的身体整个包裹,接着一道身影便挡在了她的身前。

  “撕拉!”骨肉断裂的声音响起,紫檀愣愣地看着为她挡下巨斧的琥珀。此刻,琥珀眼中的生机正飞速消逝。

  “你……你疯了吗?为什么这么傻!”紫檀眼中的泪水迸射而出,对着倒在她怀里的少年大吼道。

  “紫檀,别哭。”琥珀微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紫檀的脸颊,“为公主战死,是骑士的荣耀,更是……骑士的宿命!”

  琥珀呢喃着,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还有,你呀……真的不适合流眼泪。”

  “啪!”抚摸在紫檀脸上的手滑落了。

  “啊!!!”紫檀仰天长啸,伴随着两道血泪自她的脸颊划过,她的双眸,第一次死死盯向了持斧男子那猩红的眼睛。这一刻,她那被煞气冻结的血液,再一次开始了奔腾;这一刻,她无比地渴望力量,渴望为怀中少年复仇的力量!

  “神啊,求你赐予我复仇的力量,我愿……献上我的一切!”面对眼前不断逼近的持斧男子,面对那铺面而来的血腥煞气,紫檀第一次大声地,放纵地高喊出声。

  谁知,就在她高喊神之名的瞬间,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突然从天顶上方,直直涌入她的身躯。

  瞬间,紫檀感觉自己的身躯,仿佛被温暖的水流所包裹,周围的煞气,竟再也无法侵蚀她分毫。

  与此同时,一股崇高,威严,浩大的意识,亦伴随着那无形无质,却仿佛无比神圣耀眼的光芒,涌进了她的脑海,她的身躯,她的心灵!

  “嗡!”一股无形的干涉力扩散开来,伴随着周围草木的颤栗,三枚紫晶色的修长羽刃,在紫檀前方缓缓凝聚成型。

  下一秒,三枚羽刃同时化作三道不可见的残影,以远超常人认知的速度射向眼前的持斧男子。

  “嗖!嗖!嗖!”扑面而来的危险预感,令男子赤红如野兽的眼神明显颤动了一下。男子下意识横斧抵挡,然而那三枚羽刃,却仿佛拥有着自我意识般,竟轻易绕过了他手中的大斧,带着无比凌厉的气势,狠狠刺入持斧男子体内。

  念力操控!此刻操纵这三枚羽刃变向的,正是楚承的念力!

  “刺啦!”羽刃突然变向,持斧男子明显始料未及,胸部连同腹部顿时被刺出数个血窟窿。那羽刃更是贯穿了他的身躯,直直刺入他身后的地面才堪堪停下。

  “吼!”胸腹间血流如柱的伤口,刺激了持斧男的凶性!持斧男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紫檀,整个身躯竟再次高高跃起,由上至下朝紫檀狠狠劈来。

  「诺尔萨斯断头台!」

  周身的温暖,完全屏蔽了那实质般的血煞之气,此刻面对同样的一招,紫檀眼中却再也没有了那巨峰横断当空压下的感觉。在她的眼中,男子就只是双手持斧高高跃起,牟足了劲儿朝她狠狠劈来。

  不知为何,紫檀心中再没有了慌张,在某种力量的加持下,她的身躯突然朝斜后方腾空而起。同一时间,无数的羽刃箭矢,在她的面前不断凝聚成型!

  「漫天飞羽!」

  几乎是本能的,紫檀吼出了这四个字,与此同时,无数的羽刃箭矢,如疾风暴雨般朝着她的正前方倾泻而去!

  无数箭矢不断贯入男子身后的地面,男子的身躯如马蜂窝般被不断贯穿,然而他却仿佛不知道疼痛般,竟顶着如疾风暴雨般的箭矢,朝紫檀再度挥斧劈来。

  然而,持斧男并没有注意到,他背后那无数嵌入大地的羽刃,此刻正仿佛被某种力量召唤,剧烈地颤动着。更令他不解的是,面对自己的攻击,眼前的少女这一次居然没有躲避。

  “去死吧!杂种!”伴随着紫檀红唇轻启,男子背后突然传来一大片锐利的破风声。

  下一秒,无数回旋的羽刃从背后狠狠刺入了男子的后心,贯穿了他的心脏!

  万箭穿心!

  “呜!”男子喉咙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嘶吼,一只手臂不甘地伸向紫檀,血腥的身躯轰然倒地。

  【击杀「诺尔萨斯之手•厄格罗斯」,获得1000经验值,获得500金币】

  与此同时,楚承的视野中,亦出现了一则提示!

  从战斗开始,楚承便焦急地俯瞰着一切。他一直尝试将力量投影到伊万里身上,谁知这次却仿佛被无形的力量阻隔,始终未能如愿。

  谁知,就在琥珀身亡时,楚承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召唤,那召唤的源头竟是来自于——紫檀!

  仿佛是出于本能,楚承的意识直接朝着紫檀投射了过去。连带着他那被莫名放大的念力,也一并加持到了紫檀身上!而紫檀,则变成了他投射力量的「端口」。

  这种感觉很奇妙,楚承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如果硬要形容的话,那就好像身处天顶的他,突然变成了坐在电脑屏幕前的玩家,而紫檀则成了他在游戏中操控的角色。

  楚承意识到他之前的想法应该是正确,他此刻的状态才是「终端遗传因子」携带者,参与峡谷战场的真正方式之一。「终端遗传因子」携带者,并不一定要亲自撸袖子披挂上阵,而是通过枢纽水晶的意识增幅功能,以俯瞰的视角将自己的意识投射到全局,并将自身的意识和干涉力加持到己方单位的身上。

  若真是如此,那么楚承也理解奈格丽为什么要称呼自己为“弥赛亚”了。这样冥冥中俯瞰一切,赐予力量的存在,相对于这个世界的土著来说,不就是高高在上的神灵吗!

  此刻,在人群的另一边,格里菲斯已经斩开了那由无数倒钩和铁链构成的“墙壁”。此刻她手中的黑色短刀,不知何时已经变形成了一柄近两米长,通体闪烁着寒芒的长刀。

  只是格里菲斯的脸色,却是异常惨白。

  破开了「幽冥禁狱」,众人却发现诺尔萨斯的另外两名英雄级战力,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似乎是看情形不对,已经撤退了。

  就在这时,豹纹少女奈格丽也终于带着黛儿,赶到了河道战场。

  得知了彦和琥珀的死讯,奈格丽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似乎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至于小萝莉黛儿,则是在看见格里菲斯的第一时间,就扑进了格里菲斯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