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勒马钱德之门

  【发现「勒马钱德之门」,命运线任务第一幕第二章节完成,章节完成度190,评价A+级】

  【获得固定属性值奖励:体质+2,精神+2,计算力+2】

  数枚璀璨的光点飞入楚承体内。楚承感觉自己的身体连同精神愈发坚韧。与此同时,那股热力由内至外锻打身体的感觉也再一次出现,那是戒指正在用魔力强化楚承的身体。

  【已融合魔力1个单位】

  【剩余魔力7.31个单位】

  楚承随即挥出一拳,空气中顿时传来一道音爆般的炸响。按照楚承的预计,他此刻的身体素质,已经达到了与格里菲斯相当的程度。

  同一时间,楚承视野中的文字还在不断刷新。

  【章节评价达到A+,获得永久物品奖励:芬里尔1/6】

  【芬里尔1/6:完整的‘芬里尔’,由六柄刀刃组合而成,你得到的只是其中的一把。】

  “芬里尔……吗?”楚承轻声叨念这个霸气的名字,顿时一柄造型极富科技感的厚重长刀,便出现在他的手上。这柄刀的刀刃足有二十厘米宽,入手极端沉重,即使是楚承,也必须在念力的辅助下才能挥舞。

  楚承注意到,在刀的刀柄上嵌有明显的凹槽,明显可以和什么东西组合在一起。

  “这柄刀的重量粗略测量,至少在500公斤以上!即使是现在的我,也只能短时间使用,先作为我的底牌吧。“楚承如是想着,很快心里便有了结论。

  将刀收起,楚承看到视野中又弹出了新的任务提示。

  【命运线任务第一幕第三章节开启】

  【第三章节:直面生死】

  【进入勒马钱德之门,并存活下来!】

  “要求仅仅是存活下来吗?”楚承的瞳孔微微收缩,如果连‘尼伯龙根之戒’都认为活下去就是考验,可见峡谷里的危险有多么恐怖!

  楚承心中踟躇,但他知道,自己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其实这一切还要感谢你。想不到格里菲斯那块冰疙瘩,居然会如此在乎你。若不是为了寻找你,鹰之团的人又怎会甘当我们的探路先锋呢。”黑巫师老者奥古斯的话还犹自回荡在耳畔。

  “大人,我知道现在的我,对您来说还是累赘,但我一定会尽快成为对大人有用的女人!我发誓!”伊万里为了掩护自己,被怪物穿胸而过的一幕,仿佛就在眼前。

  想到这儿,楚承再不犹豫,直接抱起黛儿,从墙壁上纵身跳了下去。他知道,无论是为了任务,还是为了伙伴,他都决不能退缩!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楚承的身躯急速下坠,他连忙驱动念力想要将自己的身子托住,谁知反馈到脑海中的,却是一股强烈的吃力感。

  楚承知道这是因为在刚刚的战斗中,他的臂铠已经碎了!相比于金属,念力对血肉的影响力严重不足!

  “遁天梭!”楚承心念一动,一道氤氲顿时从戒指内涌出,化作一块银色金属骤停在楚承脚下,正是楚承从纳米金属浆内剥离出的一块金属。

  脚踏银色金属,楚承驭动念力,整个人霎时划出一道弧线,径直朝着那祭坛中央的椭圆形光团飞去。

  ……

  “终于出现了啊——通往‘幻想地’的入口,传说中的「勒马钱德之门」!”

  此刻,在巨型“大厅”的入口处,奥古斯正一脸狂热地望着“大厅”中央那凝如实质的光芒。在他的身后,是村长与一群执法队成员,以及近百名眼神欢悦,满面狂热,口中流淌着涎水的普通村民!

  “黑暗之母,已经赐下了恩泽!”半响,奥古斯突然转身对着村长等人道,“现在,我们可以进入食脸虫的领地了,普通的食脸虫,是无法攻击我们的。”

  “奥古斯大师……”谁知村长闻言,面色却是不喜反忧,“接受了伟大‘黑暗之母’的赐福,我的这些村民,不会已经变成傀儡了吧?”

  “傀儡?桀桀桀……”谁知奥古斯闻言,却是发出了刺耳的嗤笑声,“愚昧之人啊,在你看来,什么才是‘自由’呢?”

  村长闻言,布满褶皱的老脸霎时难看起来,半响才嘴角抽搐着道,“还请大师明示。”

  “告诉你吧?自由意志这种东西,从一开始就是错觉,是弱者自欺欺人的借口!”奥古斯用嘶哑的声音缓缓道,“我们所有人从诞生在这个世界开始,就被这个世界——这个宇宙的秩序与法则束缚着。时间,空间,物质,能量,所有这一切,都是束缚生命与自由意志的牢笼!”

  “我曾看过一本古籍,上面有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世界——乃至是宇宙从诞生的一刻起,就是有定数的。所谓的生命,不过是天道的傀儡,秩序的囚徒罢了。”说到这里,奥古斯脸上的讥讽之色更甚,“如果连宇宙的生灭,都有着定数,那你所谓的‘自由’,又从何说起呢?”

  村长闻言,顿时语塞,嗒焉自丧道,“奥古斯大师,我只是想知道这些村民,他们到底怎么了?”

  “不必担心,他们都拥有着完整的自我意识,就如你我一样。只是,在接受了伟大‘黑暗之母’的赐福后,他们看到了……或者说感受到了现实世界外的另一重世界,感受到了那座世界的‘美丽’!所以他们的眼神,才会如此的……欢悦。”奥古斯阴阳怪气地开口,话里的内容令村长的嘴角又是一阵抽搐。

  村长此刻,真是连肠子都悔青了!当初,如果不是鹰之团的人胃口太大,上来就索要他手中两件‘镇村祖器’中的一件。他也不会铤而走险,联系黑暗之母教会的黑巫师。原以为对方所图的,不过是那数十名献祭的少年少女。但现在看,对方图谋的明显不止于此,甚至最终双方能否善了,都犹未可知。

  也就在这时,从那群狂热村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手脚抓挠地面般的窸窸窣窣声。村长倏然转身,就看到了令他极度惊恐的一幕。

  村长看到在他的身后,十多名村民的身躯正匍匐连在一起,如人~体~蜈蚣般爬行着!这些人的肉仿佛是长死在了一块,两侧的两排手脚如虫子的肉足般攒动着。

  而在东西的背上,是一长排的陶瓮子。这些陶瓮子的底部,被脊背上长出的肉芽牢牢地抓着,仿佛与人~体~蜈蚣的背部长死在了一起。顺着陶瓮子的开口,村长看到那些被砍去手脚的人彘,已经彻底沉入了那蠕动的黑水中,也不知道究竟是死是活。

  村长的心脏抽搐般地跳动着,他颤抖着连退数步,目光求助般地扫过身后的执事和执法队员,谁知入目处的……却是一双双同样惊恐无比的眼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