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世界污染者

  『幸存者带回的消息,顿时引爆了整个教会!教会内的主流观点认为,峡谷战场,很可能是‘丰穰之神’为度量他们的虔诚而设下的考验,如果他们能征服峡谷,或许就可以在那股召唤的指引下,觐见‘丰穰之神’!

  为响应‘丰穰之神’的召唤,教会决定从近9000名族人中,选出五百名勇士组成‘朝圣十字军’,进入峡谷寻找觐见‘丰穰之神’的线索。那也是我的部族,与峡谷势力爆发的第一次大规模冲突。

  不出所料,朝圣十字军一进入峡谷战场,便成为了交战双方共同的敌人。在战斗中,十字军发现普通士兵的单体战斗力其实并不强,除了数量外并无优势,就连部族内较为骁勇的壮年男子,都可以一个人拼掉两三个士兵。

  真正可怕的,是那些达到了‘英雄领域’的战士,他们……似乎是会“升级”的!

  没错,就是升级!

  随着战斗的进行,随着杀戮的进行,他们的战斗力和招式的威力,都会有明显的提升!这种提升,或者说“升级”达到一定程度,他们便可以使用一种名为“R技能”的特殊招式。

  根据我读过古籍的记载,符号文字“R”似乎是代表了“Ravage”,是“破灭”的意思。因此,我将这种特殊技能定名为“破灭技”!

  “破灭技”的威力非常惊人,可以说任何一名英雄级战力一旦发动“破灭技”,都可以瞬间碾压战场,饶是人数再多也只能暂避锋芒!十字军的普通人根本无力抵抗,被残杀大半后,狼狈地逃了回来。

  十字军残军逃回了村子,等待他们的是教会最严厉的审判。在教会的上位者看来,这些人的临阵脱逃行为,是对‘丰穰之神’的亵渎。

  最终教会决定将这些人全部作为祭品,献祭给‘丰穰之神’,以祈求‘丰穰之神’能够赐予他们对抗峡谷势力的力量。

  在那一次的活人祭祀中,有超过一百人被献祭,涓涓的血水汇成溪流,在大地上腐朽,蔓延,恶臭!一张张被割下的脸堆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小肉丘,即使相隔甚远,都能感受到一股实质般的……心灵上的怨毒!

  从那以后,峡谷的环境便渐渐开始了改变,始终有腥臭的味道萦绕在空气中。枝头甜美的果实,也渐渐改变了模样,变得诡异且奇形怪状;原本清澈的溪水渐渐变得浑浊,连鱼儿身上,都长出了密集的眼睛和肉瘤,令人不敢食用;更可怕的是,就连丛林间温顺的动物都变得恐怖起来,有的甚至还生出了利齿和锋利的畸形器官,开始凶戾地攻击人类。

  不过相对的却是,教会中,居然有人渐渐觉醒了力量。那是一种名为‘技能模板’的东西,这东西同样可以随着战斗而升级,若是能一直升级下去,觉醒者甚至有望成为与峡谷中的英雄级战力匹敌的存在。

  然而,部族的强大并不能减轻我心中的不安,我知道,这个世界……已经被我们污染了!』

  『夏风历892年,战争!献祭!战争与献祭,似乎成为了我的族人在这个峡谷世界中的永恒主题。我的部族不断地惨败,又不断地通过献祭获取力量,他们声称,所有的失败,都是‘丰穰之神’的告诫,‘丰穰之神’……还需要更多的祭品!

  一年间,已经有三分之一的族人被献祭了,我真的感觉教会的那些人已经疯了!

  难道他们看不到吗?原本绿色的丛林,已经变成了林立的肉质触手,触手上还挂满了恐怖恶心的变异内脏,以及令人作呕的腐烂臭肉!

  原本清澈的溪水,已经变成了充满诡异发亮颜色,散发着奇特恶臭气息,如同黏稠的辐射液体一样的东西,里面更是漂浮着各种扭曲,混沌,生满利齿的不定形肉块。

  甚至……就连脚下的大地,都变成了仿佛生物一样会呼吸的恐怖存在,在那肉质的大地上,还时不时睁开一只只眼睛……

  这些……难道他们都看不到吗?

  我开始意识到,此刻在指引我们或者说诱惑着我们的东西,已经不是原本仁慈的神了,而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东西!如果说最初的‘丰穰之神’,是族人们虔诚的祈祷和念头所化,那么现在的祂肯定已经被污染了,污染祂的是活人的扭曲、贪婪与执念,更是死者的痛苦、怨恨与疯狂!』

  『夏风历893年,我的部族最终还是征服了峡谷,我和族人进入了峡谷的地底,进入了那股召唤的源头之地!

  天啊!在那一刻,我简直无法描述出自己看到的东西!那是什么啊!我确定,那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东西……那绝不是“神”,那是……那是‘地狱’!

  我带领剩余的族人们逃回了最初的村落,逃回了上古遗迹地底的那座“大厅”。但是,我清楚那些被扭曲为‘地狱爪牙’的教会高层们,它们绝不会放过我!

  果然,它们追来了!所有人都被献祭了!我用从地底获得的这枚装置打开了一座设施,躲了进去!』

  『天啊,我被关在了这处设施里!生不如死!难道这就是我亵渎神灵的惩罚吗?我快要死了,我只希望我的人格,能借助这枚装置保存下来!』

  信息戛然而止,但楚承视野中的模糊感却并没有消失!

  楚承看到视野地图上距离他极近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伴随着这个黑点的出现,楚承耳边突然出现了凄厉的尖嚎声。

  与此同时,一个轮廓扭曲模糊的人型虚影突兀出现在楚承的视野尽头。那东西看起来,就仿佛信号不好的电视图像一般,朦胧虚幻,几个闪烁间,便来到了楚承近前。

  不知为何,在看到那团类人扭曲物的瞬间,楚承只感觉浑身上下立时被一股深入骨髓的阴冷所笼罩!直刺灵魂的危险感觉,令他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但他的身躯,却仿佛被那股阴冷给铆在了原地,根本就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那扭曲虚影闪烁间已经来到了楚承面前,楚承也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真面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