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心象雏形

  “楚承,我梦见你了。”黛儿拧腰舒臂,水蒙蒙的眸子中漾起一抹慵懒的浮亮,娇小的身子往格里菲斯怀里缩了缩,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

  见黛儿恢复如常,楚承和格里菲斯顿时松了一口气。谁知就在这时,黛儿的身子,突然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天啊,我的意识深处,怎么会有一小片世界!”黛儿用力摇了摇头,发现意识深处的东西并不是错觉,一双眼睛顿时瞪得滚圆。

  同样将眼睛瞪得滚圆的,还有楚承和格里菲斯。

  实锤了?

  不会真是‘心象’吧!

  想到这,格里菲斯连忙拉住黛儿的胳膊,将她的身体扶正。就见她单手掐诀,双眼缓缓闭合,双指轻轻点在黛儿胸口,整个人的气息陡然变得磅礴。

  『秘术—魂溯之链』

  被格里菲斯一点,黛儿的眼神顿时又迷离起来。

  半响,格里菲斯重新睁开双眼,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而她对面的黛儿也重新睁开水蒙蒙的大眼睛,有些呆愣地看着格里菲斯,蠢萌的样子煞是可爱。

  “确实是‘心象’!”格里菲斯勉强平复了一下情绪,却依旧难掩眼中的震惊,“不过并不是完整的‘心象’。黛儿意识中的世界,是一片绿草茵茵的小山坡,整个世界也只有一片山坡而已,大概是一片数百平米见方的世界,还远远达不到真正‘心象’的强度。但这毕竟是稳定的唯心世界,已经可以算做是‘心象雏形’或者‘真魔种子’了。以后,这妮子若是运用得当,这世界便是她的证道之基!”

  “那这世界可以容纳魔力吗?”楚承闻言连忙问道。

  “这世界体量还太小,暂时还不能容纳魔力。但这绝对是大机缘,如果这世界能成长起来,黛儿等于是跳过了〈入魔级〉,直接晋入了〈真魔级〉。”说到这里,格里菲斯突然沉吟起来,半响对着楚承郑重道,“我怀疑黛儿之所以获得这机缘,很可能与你的血液有关!”

  “果然是我的血液……吗!?”楚承闻言,并没有太过惊讶,因为他也有着同样的猜测。要知道他的血,可是令无名那家伙都震惊的东西,想来定是有着极特殊之处!

  “到底是不是我的血,试验一下便知道!”想到这,楚承干脆一口咬破自己的指尖,直接将一滴血点在了格里菲斯的额头上。

  楚承突如其来的举动,令格里菲斯呆愣了足足一秒,然而……

  什么都没有发生!

  楚承:???

  “难道不是我血液的原因?还是说,黛儿的情况属于个例,无法复制?”楚承有些失望地收回手指,仅仅数秒,他指尖上的伤口便已愈合如初。

  “格里菲斯,‘心象’以及修炼的事情,我不如你了解。既然黛儿因祸得福,得到了大机缘,接下来就由你来训练这妮子吧。”楚承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只感觉自己的意识都有些昏昏沉沉,“我必须要休息一会儿了。”

  “你快去吧。黛儿的事……已经辛苦你了!关于你血液的事,黛儿和彼斌都是我的人,不会外露的。”格里菲斯闻言,顺从地点了点头,半响郑重道。似乎只有在楚承面前,她才会褪去那冰冷的伪装,露出柔和似水的一面。

  “我知道。”楚承闻言会心一笑,随即离开格里菲斯的帐篷,和守在门口的彼斌打了声招呼,便朝营地的另一边走去。

  “并没有成功解析血液特性的提示。看来,必须将血液的某一种特性完全弄懂吃透,才算是解析完成。”楚承如是想着,“看来以后少不了要拿自己的血做实验了。”

  楚承翻看了一下视野中的人物解析度模板,发现小萝莉的亲密度一项已经增加到了70,很明显在共同经历了唯心世界的一切后,两人的亲密度又增加了。

  就在这时,楚承心中突然一动,他记得命运线任务的第一幕的任务描述中,曾提到过“内心腐烂的少女”,难道指的就是黛儿!?

  楚承想了半天,却苦思无果,一阵强烈的疲惫感涌上心头,驱使楚承就近走向了旁边的帐篷。

  由于村民在刚刚的袭击中死伤严重,因此营地中的很多帐篷,此刻都是空着的。楚承也不客气,随意寻了间帐篷,见帐篷里空无一人,便直接四仰八叉地倒了下去。

  楚承此刻可真是累极了,禁闭室里的生死磨砺,不可名状之物的注视,进入地底后的各种危机,以及在黛儿内心世界中的怪谲经历,这一切已经将楚承的精神推到了紧绷的极限。

  身体上的伤势,还可以依靠体内血液的神奇来快速恢复;但精神上的疲倦,却必须依靠休息才能抚平。此刻的他,真是恨不得直接瘫倒在床上,狠狠昏睡个三天三夜。

  谁知,楚承才刚刚闭上眼睛,从房间的角落里,便传来一阵极轻微的窸窣声。与此同时,楚承的后背,似乎也被一个细腻冰凉的东西硌了一下。

  “什么东西!”楚承瞬间清醒过来,刚才还昏昏欲睡的瞳孔骤然收缩,直接瞪向声源的方向,胳膊前端的臂刃更是“铮”地一声弹出,直接将自己身旁的被褥挑了开来。

  谁知,从那被褥下方露出来的,竟是一截玉藕般的脚踝。

  那是……女人的脚踝!

  楚承:???

  自己的艳~遇戏份……貌似有点多啊!

  原本他还想好好睡一觉。但现在看……睡觉是不可能睡觉的,就算睡也不可能一个人睡了。

  “出来吧,我不会伤害你的。”见被褥下是一截少女的脚踝,楚承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少女总比怪物要强。至于睡不睡,那就是另一码事儿了。

  谁知,躲在被褥下的少女闻言,却没有丝毫要出来的意思,反倒是哆嗦着将外露的脚踝迅速收了回去。

  少女“滑稽”的样子,令楚承联想到了将头颅深深藏入砂砾中,努力挣扎只为那最后一丝侥幸的鸵鸟。

  “是被吓坏了吗?”楚承轻笑一声,可他随即便想到了一个一直被他忽略的问题,嘴角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楚承曾听布莱恩说过,这次进入地底的大行动,全村可谓是倾巢而出,就连所有年龄超过15周岁的少男少女,都必须跟着参加。可自从来到营地,楚承压根没看到几个同龄人的身影。

  “难道这些少男少女……全都遭遇了不测?”楚承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虽然他自己也仅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但是连番的生死考验,已经将他的心磨砺得有如晶钻,考虑问题的角度自然不是其他人可比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楚承面容冷肃,直接扯住被子的一脚,将盖在少女身上的被褥掀了开来,想要问个究竟。

  身上的被子被陡然掀开,少女的身体霎时僵住。楚承看到,自少女的眼底,瞬间掠过一抹绝望。就见她腾地站起身,接着“扑通”一声跪倒在楚承面前,苦苦哀求道,“大人,求求你不要将我交给那些人!只要不将我交出去,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