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所谓真魔

  “晋升〈真魔级〉?”格里菲斯的话霎时吸引了楚承的全部注意。他知道格里菲斯这是在有意向他传道,是在指引他未来的道路。

  可以说这番话的价值,相比于一些上古秘辛也不逞多让。

  见楚承听得如此聚精会神,格里菲斯自然也没有隐瞒,“如果说〈入魔级〉是以身体来融合魔力;那么〈真魔级〉,就是以精神来融合魔力。既然身体无法继续容纳魔力,那就让精神来容纳!但所谓精神……毕竟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如何才能如血肉一样成为魔力的载体?那就是在自己的内心或者说潜意识中,构建一片稳定的唯心世界,以此来作为魔力的容器,这便是所谓的‘心象世界’了!它也是〈入魔级〉强者成就〈真魔级〉的标志!”

  “是构建一片类似梦境的空间吗?”楚承闻言疑惑道,他感觉格里菲斯所说的似乎也不是很困难。

  “当然不是!”谁知格里菲斯闻言,立即摇头否定了楚承的想法,“梦境可不是稳定的唯心世界,那只是由思想意识和大量杂念胡乱拼凑出的浮光掠影。将魔力注入梦境,是十分危险且愚蠢的行为!”

  “我所说的‘心象世界’,乃是切实存在于内心中的意识态世界,有些类似于佛教古籍中的掌中佛国。所谓掌中佛国,是以佛性心念塑造出的世界,这世界可大可小,可纳于掌中,妙用无穷,但究其本质,却只是佛性心念所化。心象世界也是同样,这世界存在于内心之中,即非假,又非真;或者说即是假,又是真。相对于现实世界,它其实是不存在的,但相对于精神层面,它又是真实不虚的。也只有这样的心象世界,才能够成为魔力的稳定载体。”

  说到这里,格里菲斯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所以,你不要以为凝聚‘心象世界’很容易,这可是难如登天的事。要知道,人的念头最是虚无缥缈,即使主观意识非常专注于某一件事,在潜意识层面,也有无数杂乱的念头在群魔乱舞着。也正因为如此,从古至今成就〈真魔级〉的强者,莫不是有大毅力的非常之人!”

  楚承闻言,顿时连连点头,“他曾在一本古籍中看到过,所谓的‘心猿意马’,其实指的就是凡人的心中时常杂念纷飞。而想要成就大道,就必须降服心猿!只有降服心猿,才能得见真我。然而……心猿,心猿,心是孙悟空,想要降服又谈何容易!”

  “但这是对于普通人而言,若是我开启‘贤者模式’呢?”想到这,楚承不禁回想起他曾进入的那种类似于‘心智机械化’的状态,那种仿佛置身事外,俯瞰一切的纯理性思维状态,实在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只要能一直这样变强下去,我一定可以守护好母亲的吧!”想到这儿,楚承不禁对未来产生了强烈的期待,连忙问向格里菲斯,“如果成功凝聚了‘心象’,之后又当如何?”

  “之后吗?”格里菲斯闻言,脸上也下意识浮现一丝向往,“据说那些最巅峰的真魔级强者,甚至能做到‘化妄为真’,将心象世界中的某一件‘物品’带入到现实中。传说这具现出的‘物品’乃是以‘心象’为母胎,融合海量魔力孕育而成,即非物质,亦非能量,即非真实,亦非虚幻,妙用无穷!”

  格里菲斯说到这,目光随即看向黛儿,眼神也逐渐变得疑惑,“所以说,黛儿体内的那座世界不可能是‘心象世界’,毕竟她连〈入魔级〉都还不是。可你对那座世界的描述,又有些‘心象世界’的特征,所以我也搞不清楚你们经历的究竟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但肯定与那黑巫师老者的手段有关。”想到那黑袍老者,楚承的表情也冷肃起来。“格里菲斯,你曾说过,那老者是黑暗之母教会的祭祀。不知对黑暗之母教会,你了解多少?”

  “也不是很多。”谁知格里菲斯闻言,神色却是有些黯然,“我曾有一个朋友,为了某些不得已的原因,加入了黑暗之母教会。但自从那之后,他便音讯全无了,因此我对黑暗之母教会内部了解得也十分有限。只知道他们信仰的黑暗母神是真实不虚的存在。据说每个黑暗母神的信仰者,都可以看做是黑暗之母的“触手”,他们的精神通过未知的渠道连接着黑暗之母。必要时,他们的身体可以作为黑暗之母降临的容器,是十分恐怖的敌人。正因为有着这方面的顾及,我今天才没有选择与那名黑袍老者死战到底。”

  “若真是如此,那黑暗之母教会的人还真是棘手。也不知道所谓的黑暗之母……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和黛儿所经历的那座世界,与祂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楚承喃喃,半响突然想到了什么般,抬头对着格里菲斯道,“对了,「量子观测系偏折仪式」短期内还能使用吗?或许这些事情,无名会知道答案也说不定。”

  谁知格里菲斯闻言,却是干净利落地摇了摇头,“短期肯定无法使用了。我们与无名,毕竟分属世界的不同‘角度’,见面一次已经是极限了。短时间内如果再见面,我们就可能如无名一样,被永远困在那个‘角度’。”

  “这样么?”楚承闻言顿时大失所望,毕竟无名还有一个重要的答案没有告诉他。

  想到这,楚承不禁看向自己的手指,这才发现自己手指上的那滴血液,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

  “是被我重新吸收回身体内了吗?还是……被黛儿吸收了?”楚承有些愣愣地看向小萝莉的额头,只见小萝莉的额头一片光洁,哪有半点血迹,但他之前确实是将血液点在了黛儿的额头上。

  “果然是吸收了我的血液吗?”楚承这才想起,自己之前居然忽略了血液这个重要因素。现在看,他之所以能进入黛儿的内心世界,很可能就与这地血液有关。

  “如果我是因为这滴血的关系,才进入了黛儿的内心。那黛儿内心世界的形成,会不会也与我的血液有关呢?”楚承如是想着。也就在这时,黛儿那娇小的身子,突然微微颤动了一下。

  黛儿,醒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