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对峙

  老者突然出手,楚承和格里菲斯霎时惊怒!然而此刻再想援护黛儿,已经来不及了。伴随着那紫黑色光环的笼罩,黛儿娇小的身躯顿时剧烈地颤抖起来,眼中更是露出了强烈的恐惧之色,仿佛看到了什么极恐怖的事物一般。

  “快,撑开她的嘴巴,不然她会将自己的舌头咬断。”见黛儿嘴角溢出鲜血,格里菲斯连忙撑开黛儿的樱桃小口。同一时间,彼斌也帮忙按住黛儿剧烈抽搐的身躯,努力配合着格里菲斯。

  “你做了什么!”眼见黛儿如此,楚承的目光霎时冷冽起来,朝着黑巫师老者喝问道。

  “桀桀桀,是这小女娃太不知天高地厚,竟敢折辱黑暗母神的仆从,自然该付出些代价……”黑袍老者桀桀怪笑,刚刚那笼罩黛儿的黑色光环,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他身体四周,正随着他的声音微微蠕动着。

  “或许杀掉你,黛儿她就能恢复!”楚承声音冷冽,拔刀就要杀向老者。

  “楚承,等一下!”谁知,格里菲斯却是叫住了楚承,就见她挥手示意所有人退后,接着快步走到楚承身旁,与楚承并肩而立。

  “对方是黑暗之母教会的祭祀,你一个人不是他的对手。”格里菲斯言之灼灼,清冷的面庞满是郑重,“我们并肩吧!”

  “好!”楚承闻言重重点头。两人身上的战意霎时攀至巅峰。

  【特性奖励——事半功倍触发!】

  楚承和格里菲斯本已攀升到顶点的气势,顿时又向上拔高了一截。

  见两人气势惊人,黑袍老者原本轻蔑的脸上,也逐渐涌现一抹严肃。就见他干枯的指尖轻点虚空,一股浓稠的灰雾顿时自指尖迸射而出,化作一条灵动的灰雾之蛇,闪电般朝楚承射来!

  危险的感觉自心中猛地掠过,楚承下意识就要侧移躲避,然而还没等他做出躲避的动作,格里菲斯已经竖起了手中的刀刃,挡在了他的身前。

  “呵呵,可笑。”格里菲斯的行为,令黑袍老者发出一声嗤笑。灰雾之蛇在他的控制下,甚至不屑于躲避,径直朝格里菲斯的刀刃撞了过去……然而下一秒,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伴随着‘撕拉’一声,没有实体的灰雾之蛇,居然直接被短刀刨成了两半,顺着两人的身侧擦了过去。

  黑袍老者的身躯顿时僵硬了一下,似乎对这个结果颇为震惊。当他律动指尖,想要重新掌控灰雾之蛇时,那被劈成两半的灰雾,竟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灰雾之蛇,居然就这样被格里菲斯杀死了!

  “能杀死‘海埃斯粒子’构成的灰雾之蛇,你那柄短刀……难道是临界兵器!?”望着格里菲斯手中的短刀,黑巫师老者先是一愣,血肉纠结的脸上随即涌现一抹贪婪,“能使用临界兵器,看来你也不是纯粹的人类了。”

  “枉死的怨灵啊,在瑰丽的死亡中,投入‘黑暗母神’的怀抱吧!”下一秒,黑巫师老者突然发出高亢的祈祷吟唱声,伴随着他的吟唱,原本被收敛在尸袋中的尸体,突然“咔嚓咔嚓”地站了起来。

  这些尸体明明刚死不久,此刻却呈现出高度腐烂的状态,孔洞的眼窝里,更是长出了黑色触手般的东西,正不住地蠕动着!它们刚一站起身,便迈动着诡异的步子,拖扯着错位的关节,将鹰之团的人隐隐围了起来。

  “凡死亡徘徊之所,皆是我的主场!小娃娃,如果你选择在这里和我开战,你和你的团员……不会活下来几个的。”老者声音恢复嘶哑,黑洞洞的眼眶死死盯着格里菲斯。

  然而回应老者的,却是一道“铿锵”的刀鸣声!就见格里菲斯手中的黑色短刀内部,突然发出一片密集的机械嵌合声,短刀的形态也迅速变化着,转眼间便化作一柄三尺长的锋锐长刀。而在她的身后,一众鹰之团成员早已拔出武器,只待格里菲斯一声令下。

  见格里菲斯毫不妥协,环绕在鹰之团周围的那些尸体,仿佛也接到了老者的命令。尸体上的血肉突然一阵剧烈地蠕动,有的血肉更是快速角质化,形成如刀刃一般的构造,做势就要扑向鹰之团的团员。

  场中的气氛霎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格里菲斯,你千万别冲动!”村长见状,连忙打起圆场来,“奥古斯大师,可是‘黑暗之母教会’的高阶祭司,这次破例进入地底,是来协助我们的。”

  格里菲斯闻言,并没有看向村长。她的眸子缓缓扫向地上两具鹰之团团员的尸体,发现它们并没有被黑袍老者转化为爪牙,脸色这才略微缓和。

  也就在这时,彼斌怀里的黛儿也渐渐清醒了过来,小萝莉看到彼斌那黝黑的脸,先是一愣,接着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娇小的身子一抽一抽的,霎是可怜。

  见黛儿没事,格里菲斯握着长刀的手终于略微松开。很明显,黑袍老者虽然行事乖张,但做事还是留有余地的,并不想真的与鹰之团死战于此。

  “鹰之团,从来不与黑巫师为伍。待到这一次雇佣结束,我们双方……就各安天命吧。”将长刀收起,格里菲斯率先转身,带着鹰之团的人离开,但她那冰冷的声音却还萦绕在场中,久久不散。

  伴随着格里菲斯离去,场中的混乱也逐渐平息。然而,鹰之团的人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在鹰之团离去的背影后方,名为奥古斯的黑巫师老者,正露出垂涎欲滴的表情,死死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桀桀桀,充满了热血与勇气的灵魂,这可真是献给‘黑暗母神’的……绝佳祭品啊!”

  ……

  回到帐篷内,黛儿的身躯依旧止不住地颤抖着,娇小的身子蜷缩在格里菲斯怀里,说什么都不肯出来。

  怀抱着黛儿,格里菲斯清冷的脸上也涌现一抹怜惜,对着楚承摇头道,“问过很多次了,还是什么都不肯说。看来这丫头,是真的被看到的东西吓坏了。”

  “是遭到了精神攻击吗?”楚承握了握黛儿的手,只感觉黛儿的身躯冰冷的吓人,整个人明显透着不对劲。

  “我的血液,可以抹平身体层面的创伤,不知对心灵层面的创伤是否有效。”就在这时,楚承心中突然掠出一个想法。当下他也不犹豫,直接咬破指尖,将流血的手指轻轻点在了黛儿的额头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