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血肉畸变体

  “糟了!「量子观测系偏折仪式」所能容纳的观察者上限只有四人,现在多出了观察者,世界的另一重‘角度’正在排斥我们!必须马上阻止这东西!”眼看着无名的身影变得虚幻,格里菲斯登时焦急道。

  此刻,楚承所站的位置刚好距离那残骸上的肉瘤最近。听到格里菲斯的话,他第一时间便挥舞臂刃,朝那肉瘤上的眼睛刺去。

  谁知,就在楚承暴起攻击的瞬间,那肉瘤眼睛的瞳孔也猛地转向了楚承,眼中的贪婪恶意霎时大盛……

  与此同时,那肉瘤的主体突然一阵痉挛般地抽搐,接着陡然爆开。只见一团如蛇般的血肉畸变体,从那爆开的肉瘤内猛地立起,自那血肉的顶端,更是咧开数张尖牙利齿的嘴,扭动间便化作残影朝楚承咬来!

  血肉畸变体的速度极快,表面更是隐隐游弋着暗红色的光芒,明显不同于寻常血肉组织!楚承甚至来不及反应,那残影般的攻击便已临身,任凭他心中如何警钟大作都是无用,他的身体根本就来不及移动分毫。

  “糟了!”这是楚承的第一反应,几乎在他反应过来的瞬间,他的手臂已经被咬中,血肉畸变体那锋利的牙齿,更是深深刺入了他的手臂内。

  谁知下一秒,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就见楚承胳膊内流出的鲜血,突然亮起荧荧的金色光芒。那血肉畸变体一接触这血液,顿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身躯表面更是如同被泼了王水,竟“哧哧”地融化起来!

  楚承立即手起刀落,那血肉畸变体顿时被刺穿,抽搐了几下便彻底失去了生机。

  “楚承,你没事吧?”见到楚承被攻击,格里菲斯第一时间便冲到他身边,随即为他包扎起伤口来。虽然语气平静淡漠,但格里菲斯为他包扎的动作,却是那般的谨慎小心,直看得身旁的小萝莉都是一阵吃醋跳脚。

  “我没事。”格里菲斯认真专注的动作,顿时令楚承心头一暖。

  怪物被杀死,无名原本快要消失的身体也逐渐恢复凝实。此刻他正愣愣地盯着楚承,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震惊。

  “楚承,你的血液……”足足愣了数秒,无名才仿佛突然反应过来般,一个箭步冲到楚承身前,双手捧起楚承刚刚包扎完毕的胳膊,满脸垂涎地上下打量着。

  那模样,就仿佛饿了三天三夜的人,正捧着一只夺命香鸡腿!

  “那个,无名前辈,你冷静一点……”看到无名口水都快淌到自己胳膊上了,楚承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无名闻言,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楚承的手臂,一脸的怅然若失。

  “无名前辈对我的血感兴趣?”无名的举动令楚承心念一动,很明显,对方是知道些什么的。

  无名闻言,顿时将头点得有如小鸡啄米。楚承见状,也不迟疑,臂刃一闪间,一滴血液便从指尖飞出。眼下,他也急于弄清楚自己血液的秘密,自然只能选择相信无名。

  “你你你,这么重要的实验材料,你别这么粗暴啊!”见楚承如此随意地挥出一滴鲜血,无名眼中顿时掠过暴殄天物的肉疼神色,连忙双手朝那滴血液接去。在无名的操控下,那滴血液顿时被一股干涉力包裹,就这样悬浮在了无名双手间。

  无名目不转睛地盯着十指间的血滴,谁知就在这时,那滴血滴突然仿佛活物般轻轻挣扎了一下。紧接着,大量金色的纹路,突然浮现在血滴的表面!这些纹路发出淡淡的金色光晕,那股禁锢着血滴的干涉力顿时被碾压的嗡嗡作响,仿佛随时都会被这金光刺破一般。

  眼前这玄幻的一幕,霎时震惊了所有人,整个帐篷一时竟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犹豫了一下,无名小心翼翼地将手指伸向那滴血滴,一缕金光霎时朝他横扫而来,无名被扫中的手指立即变得虚幻。

  “这是……观察者效应!?你的血液居然具备着意识?”无名大惊,连忙收回手指,满脸的不可置信。就见他左手掐诀,右手虚空一点,顿时,一缕同样是金色的火焰就从虚空中涌出,这火焰的光芒并不刺目,相反给人一种如梦境般柔和的感觉。

  伴随着无名单手一招一引,金色火焰霎时将那血滴包裹,紧接着从那血滴内,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反涌出大量的数据和符号来。

  “这是在解析我的血液吗?”楚承心中隐隐有着猜测,随即朝无名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你的血液是具备着意识的。但这意识,却并不是你自身的意识,而是一种特殊的泛意识。我推测这股意识,很可能是传承自你的父辈!”无名随口道,他的双眸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火焰内的血滴。

  【成功解析一项血液特性】

  【特性名称——观察者效应:你的血液拥有意识,可以作为观察者存在】

  【奖励:血液之秘完成度+1,计算力+1】

  “又解析出一种特性?”心中惊诧,楚承感觉他真的要重新认识下自己了。

  无名的话顿时吸引了黛儿的兴趣,就见她忽闪着大眼睛,半响,突然仿佛想到什么般开口道,“无名前辈,你说楚承的血液是传承自他的父辈,难道这股力量是可以遗传的?”

  无名闻言,略微思考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小萝莉顿时放松般地拍了拍胸脯,小声道,“那还好。”

  小萝莉的本意,是让楚承追本溯源,从血亲源头处寻找这股力量的来源。

  谁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楚承闻言,整个人霎时警觉起来。

  “那还好?那还好是什么意思?”

  少女,你这画风不对啊。

  你不会是……想找我求~种吧。

  想到这儿,楚承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浩然正气。

  只能说,现在的少女,内心实在是太浮躁了!

  对于这种恬不知耻的要求,我只想说四个字:

  。

  。

  。

  。

  请联系我!

  “楚承,你又耍流氓!”眼看着楚承的表情逐渐崩坏,小萝莉顿时想到了什么,狐媚的小脸霎时羞得通红,双手插腰咆哮道。

  “又?”格里菲斯闻言,满脸诡异地看向楚承。

  楚承:“……”

  格里菲斯,你听我解释!

  此刻,无名的解析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因此楚承和黛儿的小插曲很快便被揭了过去,所有人都一脸紧张地盯着那金色火焰内部,期待着无名最后的结论。

  也就在这时,伴随着无名双手快速掐出一个咒诀,那团金色火焰顿时朝内猛地收敛,化作浑圆晶莹的一坨,如凸透镜般不断放大着内部那滴血滴的细节。

  借助火焰球体那透明的表面,楚承终于看清了血滴上那金色纹路的真面目,组成那纹路的,竟是无数如集成电路般密集嵌合在一起的……符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