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量子幽灵

  大战后的营地很快便恢复了沉寂,地上的尸体被尸袋收敛,血迹秽物被处理拭去,就连空气中都被喷洒了特殊的药粉,为的就是不让血腥味传播出去,以免引来其它恐怖的东西。

  此刻,在鹰之团营地最中央一间较为宽阔的帐篷内,格里菲斯正端坐在主位上,目光平静而冷冽地盯着桌上的一截残骸。

  那是一截青灰色的无机质管道,但在管道的断裂处却呈现出类似血肉的痕迹,正是刚刚攻击营地的怪物残骸。

  “团长,我们鹰之团已经不止一次进入地底了,却从未遇到如此诡异的东西,我怀疑所谓的食脸虫,根本不是普通的自动机械,而是某种更诡异、更恐怖的……‘事物’!”彼斌盯着桌上的半截残骸,心有余悸道。

  此刻,桌上除了楚承、格里菲斯、黛儿、彼斌四人外,还围坐着七八个人,这些人都是鹰之团的中坚力量,拥有一定的话语权,此刻听了彼斌的话,也纷纷点头附和。

  “当务之急还是必须搞清楚,我们面对的敌人……究竟是什么!”格里菲斯声音平静,脸色却是空前凝重。

  然而众人闻言,却都是面面相觑,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哥哥,要不,我们问一下……那个人?”就在这时,小萝莉黛儿突然压低声音道。

  “那个人……吗?”格里菲斯闻言,绝丽的脸上霎时浮现犹豫之色,半响才下定决心般点了点头,对着帐篷内的众人道,“黛儿,彼斌,楚承留下,其他人……暂且回避一下。”

  “是,团长。”其他人闻言,立即躬身退出帐篷。没有人犹豫,更没有人质疑为什么楚承一个外人可以留下。就仿佛服从格里菲斯的命令,已经成为了烙印在这些人骨子里的本能。

  “黛儿,想要见那个人,必须先启动「量子观测系偏折仪式」,你准备一下。”见其余人退出房间,格里菲斯脸色逐渐变得严肃,对着小萝莉吩咐道。

  “是,哥哥大人!”黛儿闻言,顿时忙碌起来。

  “量子观测系偏折仪式?”楚承默默叨念这个高大上的名字,目不转睛地盯着小萝莉的一举一动。不知为何,这个所谓的仪式,竟令他心中本能地生出一股期待感。

  然而下一秒,出现在楚承眼前的画面便令他大跌眼镜。就见满脸严肃的小萝莉,突然从不知什么地方端出了四份主食,分别是米饭、花卷、馒头和水饺,接着将它们郑重地摆在了帐篷的四角。

  楚承:???

  小心翼翼地做完这一切,小萝莉的面色顿时更加凝重,就见她踱着中规中矩的四方步,绕着帐篷中央的会议桌就转起圈来,一边转,口中还一边念念有词: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脚踩地,头顶天……”

  “迈开大步走连环……”

  小萝莉一边叨念,还不知从哪里掏出两个铃铛,有节奏地挥舞着。

  楚承:????

  看着小萝莉那羞耻到爆表的姿势,和违和到爆表的台词,楚承只感觉眼前的一切全都无法直视了!

  说好的高大上呢?

  说好的‘量子观测系偏折仪式’呢?

  所以姑娘你其实是在跳大~神么?

  楚承胸中‘吐槽值’爆表,可偏偏格里菲斯和彼斌此刻都是一脸严肃的样子,仿佛马上就要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发生一般!

  就在这时,楚承突然感觉淡淡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朝帐篷笼罩过来,整个帐篷内的空气也仿佛停止了流动,变得黏稠而诡异。

  同一时间,楚承的心中也莫名升起一股诡异的割裂感!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如果硬要形容的话,那就仿佛他们所在的帐篷,正在与原本所在的世界割裂开一般!

  “格里菲斯,我们又见面了。”突然,一道完全陌生的声音在帐篷里响起。

  楚承倏然转身,就看到在格里菲斯正对面的椅子上,正坐着一名男子。这男子身披青衣,头戴金冠,他的面容似乎颇为年轻,又似乎极为苍老,两种完全矛盾的感觉就这样叠加在他的身上,不禁令人生出一股强烈的眩晕和不适感。

  男子的出现极为突兀,可包括楚承在内的所有人在看到这男子的瞬间,都从心底由衷地生出一种感觉,就仿佛这男子原本就存在于那里,一直都存在于那里!

  “无名,抱歉又来叨扰你了。”格里菲斯对着男子行礼,用带着歉意的语气道。

  “谈不上叨扰。有你陪我聊聊天,我求之不得。你也知道,被困在世界的另一个‘角度’,可是很无聊的!”男子的语气有些玩世不恭。在四人的注视下,他脸上那种矛盾的叠加感也逐渐消失,渐渐稳定在了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整个人隐隐透着一股飘逸如仙,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世界的另一个‘角度’?”楚承闻言大为不解。与此同时,男子的目光也投向了楚承。

  “新面孔啊。以前没见过你,新来的?”男子双眸意味深长地打量着楚承,半响才咧嘴道。

  “呃,算是新来的吧……敢问前辈尊姓大名?”突然被点名,楚承心中顿时泛起一丝紧张,毕竟男子的出场方式实在是太诡异了。

  为了确保自己的态度不会引起男子的反感,楚承甚至还模仿古籍中的见礼方式,朝着男子十分标准地拱了拱手。

  楚承曾看过一本名为《妖~刀记》的古籍,里面的修行者在打招呼时,就流行这样的拱手礼。而眼前的男子,无论在打扮还是气质上,都给他一种修行者的感觉。

  “你就和格里菲斯一样,叫我无名吧。”男子玩世不恭道,“相对于你们的世界,我只是个不存在的幽灵而已,自然不该有名字。”

  “前辈与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楚承闻言疑惑道。

  “是一个世界的人,但却处于世界的不同‘角度’。”男子闻言,并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你们所在的是世界的现实‘角度’,而我则被困在了现实与虚妄的夹层中。相对于你们所在的现实世界,我其实是不存在的。若不是你们启动了「量子观测系偏折仪式」,强行挤进了我所在的‘角度’,你们根本就看不见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