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黑暗中的温柔乡

  耶鲁的话,令特米娅和杰森都是一阵色变,人也变得唯唯诺诺起来。

  “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放心,血虺母巢我来解决。”谁知,面对如惊弓之鸟的众人,格里菲斯却是语出惊人。就见她从腰间小心翼翼取出一管蓝色药剂道,“这是「蓝色灵子对冲药剂」,是我在一处遗迹中偶然所得。它可以使我们的存在感变得稀薄。只要使用了它,血虺母巢应该发现不了我们。”

  格里菲斯的话,令众人大喜过望。如果这药剂真这么神奇,那么他们还真有希望活着与大部队汇合。

  事已至此,特米娅等人再不犹豫,跟随楚承和格里菲斯,小心翼翼地朝沟渠更深的黑暗处行去。

  漆黑的环境,会令人丧失时间概念;紧绷的心弦,更会极大消磨人的体力和意志。众人往沟渠深处走了数个小时,不得不停下暂做修整。

  背靠着冰冷的金属墙壁,楚承幻想自己的身躯正被温暖沉重的海水包裹。不知为何,此刻身处在黑暗中,楚承不禁没有感到恐惧和窒息,反倒像是浸泡在母亲的羊水里,只感到内心一片宁静。

  楚承感觉,随着前世记忆的逐渐解封,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过去那个倔强到骨子里……心里却总是莫名发慌的大男孩,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冷静,沉睿,还有些腹黑的另一个自己,一个连自己都感到陌生的……自己!就仿佛那个旧的楚承,已经永远死在了禁闭室里;此刻沉溺在黑暗中尽情享受欢愉的……是另一个新生的楚承!

  “但这样也不坏呢。”楚承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所谓的人生,本就是不断杀死旧的自己,再迎来新生的过程,无论是哪个楚承,于他来说都是最真的自己!

  突然,一双柔弱无骨的手从黑暗中伸出,紧紧抱住了楚承。

  楚承微微一愣,但身体却没有动。任凭手臂主人那对丰满的玉兔不断朝他挤压过来。

  “小帅哥,你知道么?所有人里,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玉臂的主人吐气如兰,不断撩拨着楚承的心弦,那是特米娅的声音。

  “不是格里菲斯么?”楚承撅了噘嘴,有点小失落。一想起格里菲斯裹月匈布下的尺寸,楚承就感觉痛心疾首……

  真是太特么暴殄天物了!

  这样的底子,要是能正常发育的话……

  少女,你这样做是要遭报应的,未来是要被制裁的好么!

  见到楚承没有动静,特米娅还以为楚承的身子,已经在她的突然袭击下僵住,顿时有点小得意。全然不知楚承心里,其实正进行着另一番天人交战。

  “看来,已经上钩了!”特米娅狡黠的眸子缓缓转动,将朱唇凑到楚承耳边,软糯糯道,“这些人里,耶鲁内心太阴暗,杰森又太木讷,至于那个格里菲斯……”

  说道格里菲斯,特米娅明显停顿了一下,声音中突然带上一抹幽怨,“那家伙虽然是女人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但实在太冷酷了。这种坚冰一样没情~趣的家伙,我才不稀罕呢。”

  特米娅语气中的酸涩,是个正常人就能听得出来。可她偏偏觉得骗骗楚承这样的小处~男,这样的谎话已经足够了。

  楚承笑而不语,任凭特米娅蹭来蹭去,卖力表演。

  厉害了,我的格里菲斯!

  当女人都能当成公众情敌,还让不让正经单身狗活了?

  楚承有些小郁闷,不过转念一想,格里菲斯魅力再大,也终究是个女人。

  像除膜慰道,光复正义这样的伟大事业,还得他这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真刀真枪地上才行!

  特米娅蹭了半天,耳朵也咬了半天,发现楚承还是没有动静,这才感觉到不对劲。

  也就在这时,楚承口鼻间,突然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这小子不会是……睡着了吧?”特米娅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地底这么危险的地方,居然还敢睡觉,而且还睡到打鼾,心脏可真够大的。

  原本还信心满满的特米娅被楚承这么一搞,顿时有些进退维谷,不知道是该放弃还是该叫醒楚承。可就在这时,她的手臂突然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

  特米娅:“……”

  神特么装睡!少年你都鸡动了好么!

  想到自己被楚承戏弄,特米娅登时就要发作。可她随即便看到,楚承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一双幽亮的眸子正冷冷地注视着她。

  瞬间,特米娅有一种猎物被掠食者盯上的感觉,她的身子顿时本能地朝后缩去,微微出汗的脸颊都瞬间苍白起来。

  “怎么了?是该出发了吗?”耳边传来楚承慵懒的声音,特米娅连忙定睛看去,就看到少年正朝她尴尬地打着哈欠,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她的错觉。

  楚承怎么也是熟读《生理卫生》的人,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索性也懒得再装。在他看来,特米娅色~诱失败,肯定会知难而退。

  谁知,看到楚承苏醒,特米娅居然又扭捏着身子凑了过来。

  “你醒啦?”特米娅的声音嗲得掉渣,刚刚少年那冰冷的目光,已经被她自动脑补成了眼花。

  地底如此危险,特米娅迫切地需要一个挡箭牌!这样的需求对她来说已经超越了一切。与之相比,手段和廉耻,又算得了什么。

  “小帅哥,姐姐可是来和你表白的哦。所有人里,姐姐最喜欢的就是你了。只要你能保护姐姐,姐姐可是……愿意把一切都奉献给你哦。”特米娅做势抚摸楚承的脸颊,声音中充满了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想必,你还没尝过女人的……”

  谁知,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楚承挥手打断。

  “不要!没兴趣!讨厌N手货!不想成为接盘侠!”楚承淡淡(aojiao)道。

  楚承的话,令特米娅努力挤出的狐媚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她还从未经历过如此简单粗暴而又清新脱俗的……拒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