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无限恐怖与……曙光!

  【直视‘不可名状’而不死!隐藏任务完成!】

  【任务奖励:万能钥匙×1,与‘戒灵’沟通次数×1,战斗意识+3】

  【额外获得:‘LCL之海’的海水一抔,蕴含有1个单位的魔力】

  楚承视野的右上角突兀地弹出两行文字。而伴随这些文字的出现,楚承视线中的那一块区域颜色陡然加深,如一块轻薄的“显示屏”悬浮在他的视野中。

  “与‘戒灵’沟通次数×1?难道完成了刚刚的触发任务,我获得了一次与戒指沟通的机会?”想到这,楚承立即萌生了与戒指沟通的想法。戒指的神奇和诡异,他刚刚已经见识过了。毫不夸张的说,这枚戒指若是运用得当,绝对代表着大机缘;若是运用不当,也可能给自己带来大危险。

  说来也神奇,就在楚承萌生这一想法的瞬间,戒指上突然一阵光华闪烁,大量介乎于现实与虚幻之间的马赛克方块,开始从戒指中凭空冒出。

  这些马赛克中闪烁着大量繁奥的代码,最终竟缓缓凝聚成一尊模糊的人形光影。

  “正在尝试连接【以太魔网】……”

  “连接【以太魔网】失败,能量传输通道无法构建……”

  “正在尝试联系【华亚重工】……”

  “尝试失败,【华亚重工】无应答……”

  “正在开启‘尼伯龙根之戒’自律运转程序……”

  “正在开启‘戒灵’知性模拟程序……”

  大量由光幕组成的数据图表,开始在模糊人影的周围闪烁,将狭小的空间映照得有如梦境;与其一同出现的,还有类似机械自检的声音。

  半响,所有的光幕突然暗淡下去,那些类似机械自检的声音也一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那模糊人影的轮廓渐渐明晰,连五官等等细节都迅速丰富起来。

  不消数秒,眼前的人形光影,竟变成了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

  少女蓝衣蓝发,精致的脸庞如同一件绝美的艺术品。红色的眼眸中充满了淡漠,仿佛不带烟火之气的仙子,给人一种生性清冷,不可逼视的感觉。

  “我叫……末音。”少女缓缓开口,声音如清冽的泉水,“召唤我的人……是你吧?”

  楚承闻言点了点头,他看到有清之又清的波纹自少女身上荡漾开来,接着又从四面八方没入她体内,仿佛在虚空中吮取着什么!

  “如今,已经是‘破灭纪一百一十四万三千两百一十六年’后了吗?想不到‘文明之理’破碎后,曾经无比强大的人类一族,居然没落到了这般地步,可悲,可叹!或许人类这一种族,注定要在‘原罪’的诅咒中永恒沉沦,直至‘四维地狱’降临的那一天!”少女红唇轻启,声音如水晶般剔透,看似三无,却暗含着难以言喻的悲伤。

  少女的喃喃自语,楚承自然是不可能听懂,但他却敏锐地感受到了少女言语中蕴含的悲伤。

  楚承原本以为,少女只是寄宿在戒指中的人工智能。但现在看,对方更像是某种拥有自我意识的……智能生命!

  “如果这少女真是智能生命,我在交流时就必须要顾及对方的情绪。如果触怒了对方,这次交流的效果必将大打折扣。”楚承如是想着,谁知就在他斟酌语言时,面前的少女却是率先开了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知道‘尼伯龙根之戒’的情报,我可以告诉你。”少女红唇轻启,声音清冷,“你手上的这枚戒指,是上古纪元时期的巅峰造物,其本质相当于一座独立的「认知坐标系」。我知道你无法理解‘独立认知坐标系’的含义,简单的说,一个宇宙的本质……便是一座独立的「认知坐标系」!”

  “宇宙,拥有着近乎无限的体量,它的边界会随着认知的扩大而不断扩大,其内的文明除非是超脱,否则永远都无法探索到它的边界,因为宇宙相对于他们是无限的!”

  “而你手中的这枚戒指,便是同样的东西了!它……等同于一座宇宙的雏形,拥有着无限的可能!如果你确认成为它的主人,它便会与你的命运线融合!它将赋予你力量,亦将带给你考验,更将授予你使命……”说到这里,少女微微顿了顿,加重了语气。

  “所以,告诉我,你愿意接受这份馈赠……或者说诅咒吗?”少女双眸注视着楚承,红色的瞳孔一眨不眨,仿佛在等待他的回答。

  “诅咒……吗!?”楚承闻言,只感觉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捏住,浑身的血液都开始倒涌。少女话里蕴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大到他无法想象,大到他不知所措,大到他惊恐莫名!

  “为什么是我?”楚承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他思考了半响,才问出这个他唯一能问的问题。

  “你是‘尼伯龙根之戒’挑选的人!‘尼伯龙根之戒’可以短暂跳出‘时间长河’,它的选择自有其深意。我现在需要的……是你的选择!”少女闻言,微微加重了语气。

  少女的话,令楚承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不知是不是错觉,在少女抛出这个选择时,楚承只感觉仿佛有无限的大恐怖,沿着未知的因果线朝他潮涌而来!仿佛他一旦答应,就要在未来面对什么难以言状的恐怖事物一般!

  可是,他真的能拒绝吗?

  楚承不禁在心里拷问自己。

  从小到大,只有楚承清楚,自己有多么渴望力量!

  因为自幼没有父亲,因为发色和肤色与村里人不同,楚承从小便被一些村里人冠上了杂种之名,母子俩这些年来,更是保受恶言恶行的欺凌。

  多年来,楚承一直强迫自己昂着头,笑着去承受一切。

  他从没怨恨过母亲,因为他清楚,他和母亲都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他更没有怨恨过父亲,因为他坚信,父亲的离开……一定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母亲这么多年的无怨无悔,就是证据。

  正因为如此,楚承从不憎恨命运,但他……渴望力量!

  渴望着治愈母亲的力量;渴望着探清前世记忆真相的力量;渴望着将一切不公推翻的力量;渴望着令这个颠倒黑白的世界……颠覆的力量!

  没错!他,楚承,渴望力量!

  而这枚戒指,正是他的……曙光!

  “我接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