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第一滴血

  炙热的火焰撕裂了怪物体表的伪装,露出了内部丑陋的紫黑色硬壳。

  或许是外壳太过坚硬的缘故,黛儿的攻击并没能造成足够的伤害,反而彻底激怒了对方。

  异形螳螂那原本死死盯着楚承的眸子猛地转向黛儿,眼神中蕴含的贪婪和杀意,令黛儿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下一秒,异形螳螂背后的翅膀骤然舒展,居然抛下了楚承,径直朝黛儿扑去。

  混沌侧的生物,就是这么真实!由于大脑长期处于疯狂状态,因此对外界的刺激,很容易就会做出应激式的本能反映。

  楚承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在怪物转身的瞬间,两道寒芒已经在他的操控下,一前一后朝怪物后颈关节的柔软处暴刺而去!

  这两道寒芒,正是之前被怪物击落的那两柄飞刀。

  “嘭!”第一柄飞刀狠狠刺在怪物后颈的甲胄上,强大的劲力自一点迸发开来,令怪物的甲胄表面露出一道肉眼可见的缝隙,也令第二柄骤然变得猩红的飞刀长驱直入,径直刺入了怪物体内。

  “轰!”炙热的火焰由内至外倾斜开来,怪物的脖子直接被炸得断裂,鲜血挥洒,头颅抛飞,狰狞的身躯轰然倒地。

  “果然,由内至外的伤害……才最有效!”楚承伸手接住了怪物抛飞的头颅。之前在复刻爆炎秘纹的过程中,他和黛儿发现了复刻能力的另一个特性,就是复刻的秘纹在完成一段时间后,就会隐没在复刻物表面,只有在激活时才会显现出来,并发挥效用。

  刚刚的爆炸,正是楚承激活了刻印在匕首上的爆炎秘纹。

  正当楚承准备检查一下怪物的尸体时,一枚龙眼大小的暗红色光团突然自那具尸体内飞出,径直融入了楚承体内。

  【击杀虚空吞噬者•卡斯克】

  【获得经验值595点;获得400金币(第一滴血)】

  【人物等级提升至3级】

  【获得‘灵魂精华’×1】

  【获得物品:卡斯克的头颅】

  与此同时,一大串数据也浮现在楚承的视野中。楚承专门扫了一眼人物模板上的灵视一项,就看到随着人物等级的提升,他的灵视已经从1提升到了3。但令他倍感怪谲的是,系统并没有就灵视的提升给出任何形式的提示或者……解释,就仿佛这一项属性的变化,是系统故意要隐瞒他一样。

  楚承心中越发警惕,可他此刻身在局中,一举一动已是身不由己。即便怀疑,也只能见招拆招,虽然被动,却也无可奈何。

  “该死,如果末音还在就好了!”想到这,楚承突然有些担心起末音来。不知为何,他总感觉末音这一次的消失……似乎与上次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你居然能和这么恐怖的东西战斗。”就在这时,小萝莉黛儿突然凑了过来,一双水亮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楚承,娇俏的小脸上写满了震惊,仿佛是看向什么怪物。

  黛儿一反常态的举动令楚承一怔,当即清了清嗓子道,“也没那么夸张吧,这怪物和袭击你的硅素人类比,论硬实力还是硅素人类略胜一筹吧。”

  “不!不一样!”谁知黛儿闻言却是用力摇起了头,“难道之前那恐怖的东西……你都感受不到吗!?”

  “恐怖的……东西?什么恐怖的东西?”楚承闻言,顿时更加不解。谁知小萝莉脸色却是越发惨白,指着地上的怪物尸体道,“你真的看不见吗?那缠绕在怪物身上的,层层叠叠的怨念与……死亡!”

  看着黛儿眼中实质般的惊恐,楚承不禁想起了他与怪物交手时,曾看到的那抹青紫色光芒,曾听到的那种诡异声音,以及浑身上下泛起的那股强烈的刺麻感。

  不知为何,楚承突然想起了村里老人提起的一种名为‘煞’的东西!

  所谓的‘煞’,据说是杀戮者在行杀戮之事时累积的恶念恶意,混合着死去生灵死前的怨恨与不甘,所形成的一种负面积淀之物。像一些屠夫屠戮太多活物,身上就会带有极稀薄的‘煞’,牲畜在接近他时,会本能地恐惧乃至是瘫倒在地。

  但是按楚承的理解,所谓的‘煞’应该是一种无形无质的东西,能够强烈到令人浑身上下生出针刺般的感觉,楚承不知道这是否还属于‘煞’的范畴。

  想到这,楚承背脊不禁生出一片凉意。

  谁知就在这时,一阵“咕嘟咕嘟”的恶心声响,粗暴地打断了楚承的思绪。楚承猛地抬起头,就看到地上那具无头的螳螂尸体,不知何时竟自己站了起来,

  站立的螳螂尸体,与他手中提着的螳螂头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难道诈尸了!?”这是楚承的第一想法,可他随即便看到,怪物原本覆盖着紫黑色硬壳的身躯,此刻正如沸水一样冒着泡,肿胀的水泡破开的同时流出一汪反光的液体,从中更是伸出一根根苍白条带一样的东西!

  伴随着这些苍白条带的舞动,某种只存在于地狱夹缝中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出乎意料的是,异形螳螂没有头颅的身躯并没有再攻击他们,更没有要夺回自己头颅的意思,它那光秃秃的脖子朝着楚承晃动了一下,接着振翅没入了丛林中,很快便消失无踪……只余下楚承和黛儿呆立在原地,遍体生寒!

  ……

  “诺尔萨斯被污染了!这是基地枢纽水晶内记录的一条信息。也是它从无数次战场轮回中,记录下的唯一一条信息。”

  此刻,在距离楚承十分遥远的峡谷下部河道区,格里菲斯和伊万里等人,正与一名身披重甲盘膝而坐的少女对峙着。

  少女生得极美,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烈焰般的红唇充满了妩媚。在其身后,一对宽大的羽翼早已收敛,将她的半边身子包裹,洁白的羽毛随着呼吸微微蠢动,令圣洁和魅惑两种完全矛盾的气质,在她身上完美的融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