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精神扭曲现实

  “所以说刚刚的仪式,是为了连通世界另外的‘角度’,仪式本身并不重要咯?”楚承如是想着,感觉整个人稍微好了一点,毕竟刚刚的仪式实在是太奇葩了!

  无名回答完问题,便不再看楚承。他将目光重新投向格里菲斯,半响突然发出一声悠悠的长叹。

  “格里菲斯,你的身体,已经与那股力量深度融合了啊!”无名语气中透着深深的惋惜,“实在想不通,以你的资质,为何会渴求那样的力量!”

  无名说着缓缓站起身,直视格里菲斯的双眼道,“修炼一途看似方法无数,实际总结起来却只有两条大道:求道于外与求道于内!”

  “所谓的求道于外,是指通过科技手段解析和掌控万物背后的法则,最终借假修真,逆果成因,重塑自身的过程;而求道于内,则是不断吸纳能量与信息入体,不断淬炼自身,最终以自身为根基,影响掌控天地万物的过程。这两条道路中的任何一条一旦大成,都可以重塑无量金身,纳天地为己用!”

  无名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一下,眼中随即掠过一抹自责,“但你体内的力量,却完全不同于这两者,这力量即使在我的家乡也是禁忌,真后悔当初将它交给你。再这样下去,你会被这股力量吞噬的啊!”

  “无名,谢谢你!但我有必须完成的事情要做!”格里菲斯的语气,在这一刻充满了落寞与苦涩,“我……别无选择!”

  “是啊,身在局中,谁都别无选择……罢了!”无名闻言长叹一声,脸上迅速恢复了先前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说吧,你们来见我,究竟有什么事?”

  “我们遇到了麻烦,想让无名先生帮我们鉴定一下这块残骸。”小萝莉闻言,连忙拍着月匈脯道。她是真的很着急,以至于饱满的月匈部都被拍得一抖一抖的。

  “这有何难。”见小萝莉一脸小崇拜的开口,无名顿时一口答应下来,就见他手中掐诀,脚踏七星,一头长发无风自动,负手而立间,身影有如平地高楼,逼格霎时直耸天际。

  然而,出于同是男人的敏感,楚承却敏锐地注意到,无名在故作高深的同时,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正有意无意地瞥向小萝莉的……轩然大波!

  仿佛是察觉了楚承的目光,无名顿时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就见他掐诀的手上光芒一闪,一柄手术刀霎时凭空出现在五指间。

  “所以最后还是要靠解刨吗?那你从开始到现在的逼格都是装的咯?”楚承这一刻真的是无力吐糟。

  不过好在无名虽然逼格有点不稳定,但做起事来还是十分专注的。就见他小心翼翼地将那截青灰色的无机质管道切开,双手在管壁内侧的血肉层以及内脏状物质间不断翻找。与此同时,大量的医学实验器材也不断被他凭空具现出来,他就这样一边解刨,一边做着切片化验等等实验,一时间可谓是忙得不亦乐乎。

  “有些麻烦啊。”伴随着无名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他整个人的面色也逐渐变得冷峻严肃,“相信你们也猜到了,这东西原本只是一截普通的运输管,之所以变成半血肉的怪物有几种可能:第一是感染了某种病毒,这种病毒可以将无机物血肉化。但是在刚刚解刨的过程中,我并没有发现任何病毒的痕迹,所以这种可能可以排除。”

  “第二种可能,则是这些无机管道在漫长的岁月里已经‘自动机械’化,毕竟地底的自动机械大多都是半有机半无机的构造。但根据刚刚的实验数据显示,这东西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转化为半血肉怪物的,所以这一条也可以排除。”

  说到这里,无名的面色突然一怔,整个人的气质又凭空冷冽了几分,“当所有的可能性都被排除后,剩下的一个无论多不可思议,都是真相!所以我猜测,这东西很可能是某种强大的负面精神意识,强行污染扭曲现实的产物!”

  “精神……扭曲现实!?”楚承等人闻言,顿时齐齐发出惊疑声,唯有格里菲斯的面色,突然变得有些复杂。

  “精神,是可以干涉现实的!我可以为大家举例说明。”见众人不解,无名立即解释道,“相传,在人类科技刚刚起步的蒙昧时代,曾经有科学家做过一个著名的实验:将纯净的水,分成若干组来冰冻,并在冰冻时将容器彻底密封,隔绝了空气以及外力的干扰。之后让不同的人,怀着不同的心情去注视容器内的水,直到其彻底冻结为冰。”

  “这个实验最后的结果是,好心情的人所注视的容器内,冰块的图案最为美丽规整,类似于‘雪花’的形状;而没人注视的容器内,冰块上的图案则近乎完全相同,类似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至于心情不好的人注视的容器,其内冰块上的图案则呈现四分五裂,惨不忍睹的模样。”

  “这就是思想意识干涉现实的初级体现了,当这种干涉不断增大,以至于量变引起了质变,那就是精神意识对现实层面的扭曲了!而你们所经历的正是这样的情况,能将现实物质扭曲成这般模样,按照我的估算,至少需要将成千乃至上万人的意识强行融合在一起才能做到。虽然不知道你们具体要面对的是什么,但那对你们而言……绝对是难以形容的恐怖之物!

  “成千上万人!?”无名此话一出,楚承等人顿觉心脏被一只无形大手攥住,帐篷内的气氛霎时变得无比沉重。

  也就在这时,刚刚被无名充当试验台的桌子上,突然传来一阵恶心的蠕动挤压声。众人连忙定睛看去,就看到那截被解刨的残骸表面,突然鼓起一个硕大的肉瘤,接着从肉瘤的表面陡然睁开一只竖向的眼睛。那眼睛一扫,一股充满贪婪恶意的目光霎时笼罩整个房间。

  与此同时,无名的身影也迅速变得虚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