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踱步生死

  “特米娅,大家现在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只要你不做背信弃义的事,我和格里菲斯自然会尽力护你周全。但若你以为凭一点点甜头?就可以让我甘当你的裙下之臣,那你真是小看我了。”楚承冷漠开口道。

  看玩笑!更大的我都摸……见过,还在乎你这B的?

  看不起谁呢?

  谁知特米娅闻言,苍白的脸颊却是瞬间涨得通红,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声泪俱下道,“你可以质疑我的肉体,但你不能质疑我的灵魂!虽然我纹身、劈腿、堕胎、滥交,但我是个好女孩!你居然敢不接受我,你特么还是不是男人!”

  楚承:???

  末音,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反驳?在线等,挺急的!

  “楚承,你有种!”见楚承“哑口无言”,特米娅的表情顿时更加悲愤,看楚承的眼神仿佛都带上了钩子,“你就等着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吧!”

  冷冷撂下一句狠话,特米娅丰腴的身躯再度退回黑暗中,原地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楚承。

  “将身体和道德当做武器的女人,真是太可怕了!”楚承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若不是不想杀女人,他真的会认真思考是不是应该干~掉特米娅。

  “同样是女人,差距还真是大!”想到这,楚承不禁想起了格里菲斯。与特米娅相比,前者令他头大,后者令他头大!

  同样是头大,内涵却截然不同。

  如果可能,他更愿意走进格里菲斯的内心世界,去感受格里菲斯的深浅点滴……

  呃,扯远了。

  楚承用力摇了摇头,将杂念从脑海里摇出去。此刻他们距离血虺巢穴,已经十分接近了。如果集中精神的话,楚承甚至能从极遥远的黑暗深处,感受到那抹隐晦的淡淡恶意!

  “必须打起精神来!否则,可是会被~干掉的。”楚承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他知道,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一行人继续赶路。

  楚承若无其事地走在队伍前方,并没有将特米娅的事告诉旁人。毕竟特米娅今天,可是现身说法地为他上了一课,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有些人,你永远不可能在他的道德观里打败他,遇到这样的人,要么直接干掉,要么敬而远之!

  很明显,楚承不能现在干掉特米娅,所以他选择了无视。

  众人又行进了一个小时。此时,楚承感知中那隐隐约约的恶意,已经强烈到了令他胆寒的地步。那是一股什么样的恶意啊,充满了贪婪与污秽,仿佛要将所有人生吞活剥一般!

  同一时间,格里菲斯也摆手示意众人停下。接着取出那管蓝色药剂,直接挥洒在众人头顶。

  说来也神奇,随着那药剂在空气中挥发,众人眼前霎时一片朦胧,连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仿佛与外界隔上了迷蒙的水雾。与此同时,楚承感知中的危险和恶意,也瞬间下降了数个量级,令他心中莫名生出一股安全感。

  很明显,药剂是有效的!

  身处在药剂的保护中,众人都是一阵欣喜。然而,没有人注意到,一直木讷跟在队伍末尾的杰森,此刻嘴角突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

  “这药剂……真是神奇!”感受着周围的变化,楚承不禁发自内心赞叹道。可他随即便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格里菲斯身上,会有这种源自上古时代的药剂呢。

  须知这样的东西,即使在帝国军队里也是可遇不可求之物。再结合格里菲斯的身法和战技,楚承很容易就能得出一个结论:格里菲斯的身份,怕是非同小可。

  也就在这时,格里菲斯突然朝众人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指着前方道,“大家屏住呼吸,千万不要出声,血虺母巢……就在前方!”

  楚承闻言,浑身的肌肉霎时绷紧,连忙开启夜视功能望向前方。这一看不要紧,楚承背后顿时生出了一层的白毛汗!只见在前方不远的墙壁上,一个硕大肉瘤般的东西,正不住地抽搐蠕动着!

  那肉瘤状的直径足有五六米,表面长有数只硕大猩红的眼球,这些眼球不断扭动着瞳孔,仿佛在搜寻着一切可能的猎物!

  强烈的危险气息直袭而来,即使有灵子对冲药剂保护,楚承都清晰地感受到了那股如唾液般恶心而黏稠的恶意!

  “大家保持冷静,放轻脚步,千万不要胡思乱想!灵子药剂时效性有限,我们必须尽快通过这里。”格里菲斯一马当先,对着众人叮嘱道。

  耶鲁等人闻言,顿时将头点的有如小鸡啄米。他们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明显是紧张恐惧到了极点。

  要知道,这么近的距离,一旦被血虺母巢发现,所有人绝对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相比与其他人,楚承此刻却是冷静得多。按照他的计算,众人从接近母巢到远离母巢,大概需要二十步……而这二十步,每一步都意味着危险,每一步都可能通向死亡的深渊!

  想到这,饶是楚承只感觉自己腿上像是绑上了千斤的巨石,每一步都沉重无比!

  一步,两步,三步……

  楚承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他屏住呼吸,压低身形,小心翼翼地迈动着步伐。此刻,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聚焦在前方那硕大丑陋的“肉瘤”上,只感觉整个心神都绷紧到了极致。

  四步,五步,六步……

  墙壁上的“肉瘤”痉挛般地抽搐着,楚承的心也随之微微战栗!直至此刻,他才看清血虺母巢的主体,竟是由无数胡乱拼凑在一起的内脏肉块堆积而成。在这些血肉与内脏的缝隙间,还夹杂着一只只没有躯干的手臂,正无规律地挥舞着……

  七步,八步,九步……

  母巢表面那硕大猩红的眼球,突然轱辘辘地一阵转动,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楚承的心霎时提到了嗓子眼,连指甲都深深嵌入到肉里……

  十步,十一步,十二步……

  血虺母巢表现得越发躁动,表面那没有躯干的手臂张牙舞爪地挥舞着,仿佛要将看不见的猎物,从虚空中抓扯出来一般。

  此时,正是楚承等人距离血虺母巢最近的时候。所有人的身子,都是紧紧贴着另一侧的墙壁,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敢有。

  十三步,十四步,十五步,十六步……

  一行人终于越过了血虺母巢,楚承心中这才略微放松。直至此刻,他才察觉到掌心的刺痛。刚刚由于过度紧张,他刺入掌心的指甲已经刺破了皮肤,此刻只感觉钻心的疼。

  十七步,十八步,十九步……

  血虺母巢的躁动渐渐平息了下去。所有人都是长舒了一口气,难以想象他们居然真的越过了血虺母巢!

  此刻,楚承已经能依稀看见在前方的黑暗深处,似乎有大部队留下的荧光记号在闪烁。可以预见,只要顺着记号继续前进,他们很快便能与大部队汇合。

  二十步……

  谁知就在所有人都在为刚刚的死里逃生暗自庆幸时,杰森那木讷的脸上,突然又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下一秒,伴随着一道细微的“咔嚓”声,杰森的脸突然从中央裂开。一只拳头大小,浑身血淋淋的“虫子”,从杰森咧开的脸部张牙舞爪地爬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