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丑陋的心

  楚承遍阅古籍,曾看过一本名为《生理卫生》的书。呃……怎么说呢,书名很……晦涩,但内容……很有深度!

  所以,少女的行为令他很担心,作为一名有志青年,他决意提醒一下少女。

  不得不说,这是一波令人窒息的操作……

  反正少女是窒息了!

  “额,不管怎么样,我们总算是……安全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看到气氛再一次陷入尴尬,楚承连忙“机智”地转移话题。

  少女扶额打量四周。

  此刻,他们正身处在一条类似下水道的沟渠内。沟渠整体呈30度角向地底更深处延伸。而他们刚刚跌下来的洞口,距离地面至少有十米高,沟渠的四壁光滑如镜,没有工具的话,根本无法攀爬。

  “看来,想要爬出去是不可能了。为今之计,也只能沿着沟渠往更深处走了。”楚承老脸一红,目光瞥向少女,明显是征求少女的意见。

  少女闻言,微微点了点头,扶着墙壁就要动身,却被楚承抢先一步叫住。

  “你要干什么?”少女双手护在月匈前,眼中满是戒备,再没了之前的云淡风轻。很明显,眼前这个少年就是个搞事Boy,她真怕对方再来一波让她窒息的操作。

  “呃,那个……你别紧张。”楚承努力挤出一抹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主动伸出右手道,“无论怎么说,我们也算是盟友了。我叫楚承,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少女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伸出手与楚承握在一起,半响缓缓吐出一个名字,“格里菲斯!”

  “我记下了。”楚承闻言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个名字很可能不是少女的真名。但既然少女选择女扮男装,其中肯定有不得已的原因。这种事人家不说,楚承也不可能主动追问。

  甬道内温度很低,两人的衣物都很单薄,只能瑟瑟地向前走。

  自从知道了少女的真实性别,楚承就再不敢主动搀扶少女了。好在少女脚踝上的伤势,并没有伤及筋骨,虽然无法快速奔跑,但是正常行走还是不受影响的。

  一路无话,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前进着。期间,沟渠的坡度,也渐渐变得陡峭,两人深入地底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你听,前面有人声。”不知过了多久,少女脚步突然一滞,压低声音道。楚承屏息聆听,果然在前方隐约听到了人声。

  “难道是其他失散者?”听到人声,楚承心中顿时有些兴奋。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并没有偏离大部队太远。

  “是人声没错,但是不是人发出来的,可就不一定了!”谁知少女闻言,却是冷冷回了一句,直接将楚承心头燃起的火苗给浇了个通透。

  狭窄的甬道内无遮无拦,根本藏不住人。就在少女和楚承察觉到前方动静的同时,前方的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他们。

  楚承看到,有几个人影朝他们缓缓靠了过来,速度很慢,明显十分戒备。待到双方的距离足够近时,楚承这才看清,来人是三男一女。

  四人中为首的,是一名眼神阴郁的棕发青年。他的手中端着一柄做工粗糙的双管猎枪,枪管上零零散散地焊着各种金属构件,看样子明显是民间作坊制造的土兵器。

  楚承认得出,青年名叫耶鲁,是村中执事的儿子,行事向来跋扈,想不到竟会在这里遇到。

  此刻,青年手中黑洞洞的枪口,正死死对着楚承和少女,眼神不善地上下打量着。

  “你们两个,脱~光衣服,给我们检查一下。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青年将手指按在扳机上,阴恻恻地开口道。

  楚承闻言,胸中顿时腾起怒火。脱~光衣服给人检查,这简直是赤~裸裸的羞辱,单是他便不可能答应。

  更何况,他身旁的格里菲斯,可是女儿身!

  想到这,楚承不禁瞥了格里菲斯一眼。就看到格里菲斯正冷漠把玩着手中的短刀,绝美的脸上满是冰霜,仿佛随时会动手一般。

  场中的气氛,霎时冷了下来!

  “不检查一下,谁知道你们有没有被自动机械寄生。奉劝你们还是乖乖听话,我可不想地上多出两具尸体。”见到两人没有动作,耶鲁身旁的女子,也跟着尖声附和道。

  女子金发披肩,面容妩媚,身材暴露性感,但略微尖锐的下巴,却将她的神态衬托得有些刻薄。

  楚承看到,在女子身后,还站着两名青年。但这两人却是唯唯诺诺,一副老实跟班的模样。

  “你们两个,少给老子磨磨蹭蹭。再不脱~光衣服,信不信我把你们打成筛子。”耶鲁恶狠狠地催促着,眼神不怀好意地在格里菲斯的身上游走。

  尽管并不知道格里菲斯是女儿身,但对方那绝美的容貌,依旧勾起了他心中的贪婪。

  “收起你恶心的眼神。”谁知回应他的,却是格里菲斯无比冷漠的声音,“不然,杀了你!”

  “我看你是搞不清楚状况啊!”耶鲁闻言,先是一愣。泛着血丝的眼底霎时涌上一抹狠戾,一言不合就要扣动扳机。

  谁知,就在耶鲁手指扣上扳机的瞬间,他眼前突然黑光一闪!只见一道黑色闪电般的匹练,以凌厉无比的角度直射他的面门!

  霎时间,耶鲁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背脊直冲天灵盖,强烈的死亡预感,令他的身体不顾一切地躲避,连扣动扳机的手指,一时间都忘记了用力。

  然而,就在他躲避的瞬间,楚承看到一直冷漠伫立的格里菲斯,突然如绞索般绷紧了身躯。

  『战技:绞骨六杀!』

  下一秒,楚承只感觉眼前一花,待到他回过神来,耶鲁的身躯已经倒飞了出去!

  而在耶鲁刚刚站立的地方,格里菲斯的身影正如清冷雪莲般傲然而立。她的左右手中,分别握着刚刚掷出去的黑色短刀……以及耶鲁手上那柄双管猎枪!

  霎时间,场中陷入了诡异的寂静,针落可闻,只余下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