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终端遗传因子与……四维地狱!

  “检测到魔力输入,一号、二号、三号功能模块激活中……”

  “能量不足,一号、二号、三号功能模块激活失败……”

  “正在尝试连接【以太魔网】……”

  “连接【以太魔网】失败,能量传输通道无法构建……”

  “正在尝试联系【华亚重工】……”

  “尝试失败,【华亚重工】无应答……”

  “正在对自身安全等级权限进行自检……”

  “检测结果:2号至8999号安全框架协议失效,1号安全框架协议尝试性开启中……”

  “1号安全框架协议开启成功,获得临时安全权限Lv.1……”

  大量由光幕组成的数据图表,开始在模糊人影的周围闪烁,将狭小的空间映照得有如梦境;与其一同出现的,还有类似机械自检的声音。

  半响,所有的光幕突然暗淡下去,那些类似机械自检的声音也一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那模糊人影的轮廓渐渐明晰,连五官等等细节都迅速丰富起来。

  不消数秒,眼前的人形光影,竟变成了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

  少女蓝衣蓝发,精致的脸庞如同一件绝美的艺术品。红色的眼眸中充满了淡漠,仿佛不带烟火之气的仙子,给人一种生性清冷,不可逼视的感觉。

  “我叫……末音。”少女缓缓开口,声音如清冽的泉水,“刚刚将戒指激活的人……就是你吧?”

  楚承闻言,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他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在心中迅速分析着整件事的始末。

  少女见状,也不催促,就这样静静地站在楚承面前。

  楚承看到,自少女的身上,有清之又清的波纹在荡漾,仿佛正在虚空中吮取着什么。

  “如今,已经是「破灭纪一百一十四万三千两百一十六年」了吗?想不到,曾经无比强大的人类一族,居然没落到了这般地步,真是……可悲,可叹!”少女红唇轻启,声音如水晶般剔透,却又暗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

  “可惜啊,从古至今,那么多惊才绝艳之辈,都尽皆失败……也不知道主人预言的「文明之子」,何时才能出现!”少女脸上露出悲天悯人的神色,“或许人类这一种族,注定要在‘原罪’的诅咒中永恒沉沦,直至「四维地狱」降临的那一天!”

  少女喃喃低语,说着楚承根本听不懂的话,也令楚承察觉到了古怪……要知道少女的身高至少在一米七以上,而禁闭室棚顶的高度,明明只有一米五。

  此刻,矮小的禁闭室和身材高挑的少女,就这样以一种矛盾的视角呈现在楚承眼中。这种空间上的扭曲感,令楚承说不出的难受。

  “上古纪元的科技果然恐怖!”楚承可以肯定,那枚戒指绝对是上古纪元的造物。至于眼前少女的身份,楚承原本以为,少女是某种寄宿在戒指中的人工智能。但刚刚对方那明显拟人化的情绪,又颠覆了楚承的判断。

  “难道说,对方是某种拥有自我意识的……智能生命!?”想到这,楚承不禁心头一凛。如果对方真是某种智能生命,那么自己不回答问题的举动,很肯能触怒对方。

  要知道,眼前这个少女可是源自上古纪元啊。这要是发怒给自己来上一下,自己绝对是死定了!

  想到这,楚承不再隐瞒,将自己从被关到禁闭室一直到后面的遭遇,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

  “你说……你进入了戒指连通的封禁空间!?那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谁知少女闻言,清丽的脸庞瞬间被惊容覆盖,“像你这样的凡人,怎么可能在直视了不可名状后还不死!?这不可能!”

  少女的失态令楚承瞳孔微缩,从少女的话中他能确认两点:第一,他之前经历的一切绝非幻觉!第二,他自身确实具备着某种特殊性!

  “能安然无恙地从那个空间回来,就说明你的血脉遗传因子,必然具备着某种特殊性。”少女的话认证了楚承的猜想,就见她玉手轻轻挥动,顿时一道蓝色的光芒扫向楚承。

  刹那间,楚承有一种身体连同灵魂都被看了个通透的感觉。

  “你体内的遗传因子,居然具备着「终端遗传因子」的特征!想不到在这个时代,居然还有人拥有不完整的「终端遗传因子」!”少女大惊失色,整个人的画风都有些崩坏。

  “「终端遗传因子」……那是什么!?”楚承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词。

  “你不需要知道,以你现在所处的「认知阶层」,我暂时也无法与你解释清楚。”

  少女半响才堪堪恢复平静,“你只需要知道,你体内的遗传信息,能够激活戒指的部分功能,甚至有机会令其认主,这就够了。”

  “你是说,我还不是这枚戒指的主人?”楚承略微疑惑道。

  “当然不是。”少女说着单手一挥,那枚戒指顿时腾空而起,悬浮在她与楚承之间,“尼伯龙根之戒,是华亚重工巅峰时期造物,如果轻易就能认主,那岂不是太儿戏了。”

  楚承闻言,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将“华亚重工”四个字牢牢记在了心里,很明显这又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

  与此同时,少女素手突然轻轻一推,悬浮在两人之间的戒指,顿时向着楚承漂浮了过去。

  “既然你拥有不完整的「终端遗传因子」,那么按照我的主控程序,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少女清冷道,“我愿与你签订契约,护佑你成为戒指的主人,而你必须在成为戒指主人后,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楚承顿时警觉起来。他知道,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少女闻言淡漠开口,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选择吧!”

  少女模棱两可的回答,令楚承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不知是不是错觉,在少女抛出这个选择的瞬间,楚承只感觉一股地狱般的大恐怖沿着未知的因果线,在他心底迅速蔓延!仿佛他一旦答应,就要在未来面对什么极恐怖的东西一般!

  可是,他真的能拒绝吗?

  楚承不禁在心中这样拷问自己。

  从小到大,只有楚承清楚,他究竟有多么渴望力量!

  就因为父亲是外乡人,就因为发色和肤色与村里人不同,楚承从小便被冠上了杂种之名,母子俩这些年来,更是保受排斥和欺凌。

  多年来,楚承一直强迫自己昂起头,笑着去承受这一切。

  他从没怨恨过母亲,因为他清楚,他和母亲都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他更没有怨恨过父亲,因为他坚信,父亲的离开……一定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母亲这么多年的无怨无悔,就是证据。

  正因为如此,楚承从不憎恨命运,但他……渴望力量!

  渴望着将一切不公推翻的力量;渴望着保护母亲,让母亲幸福的力量;渴望着令这个颠倒黑白的世界……改变的力量!

  没错!他,楚承,渴望力量!

  “我接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