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可名状的恐怖

  禁闭室第四天……

  楚承被刺鼻的血腥味呛醒!此刻的他,就仿佛从炼狱爬出来的恶鬼。浑身上下连同周围的墙壁上,都染满了他疯狂时留下的血迹!

  可不知为何,在连番的疯狂后,楚承今天居然感觉身体上的疼痛减轻了一点,身体里那股躁动的戾气更是反常的平静。

  然而,这难得的平静,却令楚承心中隐隐生出不好的预感。

  为什么呢?楚承摸不到头脑,心里似乎有答案,但仔细一想却又毫无头绪。

  就在这时,一个冷战突然袭遍楚承全身。然而,在身体抽搐过后,那股期待的温暖却并没有出现。

  楚承曾在书本上看到过,一个人打冷战是为了将自身的脂肪快速燃烧,以获得热量来抵御外寒。但是这个冷战过后,楚承却没有感觉到那股久违的热气。

  强烈的危机预感立时涌上心头!与此同时,一股难以名状的灼热感觉,开始从脚底一路上涌,朝着楚承的大脑疯狂冲去!

  楚承终于知道他的不安来自于哪里了。这是精神崩溃的前兆!就象精神病院里的精神病人在陷入更疯狂的状态前,都会有段异常清醒的状态一样!

  “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心中突然浮现的可怕想法,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伴随着这个念头出现,那股灼烧的戾气就像是洪水决堤一样,开始疯狂冲刷楚承仅剩的理智,仿佛要将他意识深处最后的防线给冲断一般!

  忍受不住痛苦的楚承一声长啸,开始疯狂地攻击目所能及的一切,指尖飞起的血迹夹杂着身体各处的皮肤碎肉,在禁闭室狭小的空间内飞舞,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如亿万毒虫不断噬咬着他的每一寸血肉,每一缕神魂。

  此刻的楚承,对痛苦已经没有了感觉,对鲜血已经没有了概念。完全是凭借着本能在攻击着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切,仿佛是要通过这种疯狂的发泄方式,来保存心中那最后一点清明!

  楚承本能的知道,如果连这一点灵智也丧失了,他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布莱恩叔叔,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要把我留在这个地方等死!为什么!”不知过了多久,体力大量透支的楚承突然双腿跪在地上,双手拄地,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之前那疯狂的挣扎,已经将他逼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其实,楚承的表现已经足以自豪了。之前,为了防止负面传言太多,村长和执事们都是故意封锁了消息,掩盖了禁闭室的残忍和恐怖。

  要知道历史上被关进禁闭室的人,大多都会在三天内精神失常,之后很快死在禁闭室里。而楚承一个孩子,居然熬过了四天,这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

  “妈妈,救救我!”

  半响,楚承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伴随眼角涌出晶莹的泪水,楚承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微弱,连喉咙中疯狂的嘶吼,都变成了呓语般的呜咽。

  此刻的楚承已经陷入了彻底的弥留,只待这最后一丝力气丧尽,死神便会无情夺去他的生命!

  可就在这是,某种模糊的呢喃低语声,突然再一次出现在楚承耳边!

  楚承拼尽最后的力气睁开眼睛,就看到在距离他不远处,一枚系着铁链的戒指,正闪烁着朦胧的微光,仿佛在催促他,将自己带在手上。

  就像是溺水的人,奋力想要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楚承遵循着生命最后的本能,使出积聚在体内的最后一丝力量,将那枚戒指狠狠戴在了食指上。

  “轰!”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在楚承眼前颠倒了过来!

  下一秒,一抹异样的光辉,沿着戒指的外延开始闪烁。在这抹光辉的浸润下,楚承那早已被榨压干净的体力,居然一点一点回到了他身上。

  楚承尝试性地动了动手脚,确认了这种感觉并不是错觉,可紧接着他便惊呆了。

  此刻,虽然周围依旧是无孔不入的黑暗,但黑暗中那禁锢他的束缚,却已经消失了!

  没错,周围那禁锢着楚承的墙壁和棚顶不知何时,居然全都消失不见了。楚承大惊之下站起身,尝试着向前走去,居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这是怎么回事?”楚承心中惊骇,但这种惊骇很快就被死里逃生的喜悦所取代。体力和理智重新回到身体里,让楚承有一种浴火重生的感觉!

  “难道这枚戒指在救了我的同时,也将我传送到了某个地方?”周围的豁然开朗,令楚承胸中的燥热为之一清。此刻的他,就仿佛在黑暗中迷路的旅人,竟下意识开始探索起这片黑暗来。

  戒指发出的朦胧微光,只能够勉强照亮楚承周围两米的范围。这令楚承根本无法分辨方向,只能沿着一个方向不断朝黑暗的深处走去。

  而伴随着楚承不断深入,周围的黑暗也变得愈发浓郁!这种感觉并不是唯心的幻觉,因为楚承能清楚地看到戒指带给他的两米能见度,正在一股无形外力的压榨下不断缩小。

  更令楚承感到不安的是,他总感觉在戒指光辉照不到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地蠕动着,发出若有若无的恶心声响。

  无形的恐惧,将楚承的身躯再一次贯穿。楚承下意识地感觉到了危险,在这股危险的胁迫下,他脚下的动作渐渐从快走变成了小跑,又从小跑变成了夺路狂奔。

  黑暗中,那毛骨悚然的蠕动声渐渐变得清晰,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追赶着楚承。与此同时,那股不断逼近的危险感觉也越发明显……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危险啊,充满了难以形容的恶意,充满了唾液一般的恶心感觉,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

  楚承全力地狂奔着,就在那股黏糊糊的恶意,已经快要贴到他背脊的时候,一个闪烁着白光的洞口,突然出现在了正前方的黑暗中。

  楚承想都不想,纵身一跃,身子直接扑进了那个洞口。

  在跨入洞口的瞬间,楚承感觉周围的空间又是一阵颠倒。下一秒,楚承只感觉眼前一阵豁然开朗,呈现在他视野里的,再不是浓稠的黑暗,而是一片广袤的未知世界!

  在楚承身后,辽阔的赤红色大地一直延绵到天际的尽头;而在楚承的前方,波光粼粼的橙黄色海洋浩然无际,层层叠叠的橙色浪花,几乎占据了楚承的全部视野!

  楚承用带着戒指的手,小心翼翼地捧起一抔海水,只感觉入手黏稠。这种半透明的橙黄色海水,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某种生物质,而非单纯的海水。

  如果单看赤色大地和橙色海洋,眼前的世界确实充满了一种异样的美感。然而,真正令楚承感到惊骇和无法理解的,是那头顶的天空!这里的天空并非是蔚蓝色,也并非是楚承熟悉的漆黑色,而是一片用人类语言无法形容的扭曲和混沌!

  注视着头顶的扭曲,楚承感觉自己仿佛在注视着深渊一般,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开始自他心底不受控制地滋生出来,令他本能地想要收回目光……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只见从那混沌一片的天空顶端,突然有扭曲的血红色气息向下渗出!再然后,整个天空突然从中央裂开,紧接着一颗巨大无匹的龙眸就出现在了天顶!这龙眸巨大无比,几乎将裂开的天顶都占据了三分之二,光是用视线来称量,都有上百公里直径!

  伴随这龙眸出现,下方的一切立时变得沉凝,一股无可名状,如渊如狱的大恐怖,瞬间充塞整片天地!

  楚承的身躯,在这一刻仿佛被铆在了原地,连一根小指头都无法移动。这并非是某种禁锢,而是在他的意识思维感受到之前,他的身体已经抢先一步感受到了大危险!在这有如世界末日的巨大恐怖面前,他的身体正在千方百计地告诉他一件事……

  不要动弹,会死!

  也就在这时,那巨大龙眸突然来回晃动了一下,龙眸的瞳孔扫过橙色海洋和猩红大地,最终径直转向了楚承,接着猛地一缩……

  “轰!”瞬间,楚承只感觉自己周围的空间都塌陷了一般!在楚承的视野中,他所能感知到的一切,都以这眼眸为中心开始了扭曲,连他脚下的无边大地,都如同血肉活物般剧烈地蠕动起来……

  “不要!”楚承下意识地大吼一声。在最后的求生本能下,他的左手突然暴起,将嵌套在右手食指上的戒指给一把扯了下来!

  瞬间,眼前的恐怖异象消失!楚承发现自己依旧蜷缩在禁闭室狭小的空间内,正浑身汗出如浆,大口地喘息着。

  楚承摸了摸脸颊,发现自己的眼角居然溢出了血水。这令楚承不禁怀疑,刚刚的一切并不是幻觉。

  楚承心有余悸地坐起身,他不敢回忆刚刚那无可名状的恐怖场景!毫不夸张的说,刚刚那场面若是再持续一两秒,绝对足以令他认知崩溃,直接被活活吓死!

  “幸好我刚刚急中生智,将戒指及时扯了下来。”想到这,楚承不禁一阵后怕,连忙将攥在掌心中的戒指丢了出去。

  现在看,这戒指实在是太诡异了,还是敬而远之为妙!

  可无奈的是,禁闭室的空间就这么大,戒指撞击在铁门上,又咕噜噜地滚回了楚承脚边。

  看到戒指滚回来,楚承心中顿时一慌,整个人下意识地躲避,结果脑袋结结实实地撞在了禁闭室低矮的顶棚上,直疼得龇牙咧嘴。

  也就在这时,被楚承丢弃的戒指上,突然一阵光华闪烁。大量介乎于现实与虚幻之间的马赛克方块,开始从戒指中央凭空冒出。

  这些马赛克中闪烁着大量繁奥的代码,最终竟缓缓凝聚成一尊模糊的人形光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