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炼狱锁龙

  “你个不知贵贱的小崽子,我早晚要把你们这对贱母子逐出村子。”村长指着楚承的鼻子破口大骂,看样子根本没打算给楚承解释的机会。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仿佛是要将心中对帝国军队的恨意,都发泄在楚承身上。

  楚承捂着脸没有说话,但眼中的光芒却越发冰冷。明眼人都看得出,是肥龙带着人围攻自己,可村长却不闻不问。这已经不只是偏袒了,而是一种赤~裸裸的践踏。

  骂了半天,村长终于解了气,目光阴翳地扫过布莱恩,冷声道,“出了这样的事,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布莱恩闻言,神色复杂地点了点头,牵着楚承的胳膊,带着他朝村角的禁闭楼走去。

  由始至终,楚承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但他的眼神,却透着冰冷和倔强,让周围的那些少年不敢直视。

  楚承离开后,肥龙也被人用担架抬了下去。人群也渐渐散尽,只余下村长和他身边的两名执事,以及一群迁延不肯离开的孩子。

  “村长您消消气,这小杂种有他受的!”身旁一名执事朝着楚承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接着给村长递上一根烟草,满脸谄媚道。

  谁知,村长却是没有接。

  执事有些吃惊,这才看到村长正望着眼前的一群孩子,脸上满是不忍和决绝两种相互矛盾的神色。

  眼见如此,这名执事顿时想到了什么,半响才小心翼翼的说道,“村长,咱们真要按计划那样去做么?他们……可还是孩子啊。”

  “克兰执事,注意你的言辞,别忘了你的身份!”

  谁知就是这简单的一句话,却仿佛触动了村长的逆鳞,换来的竟是一阵厉声咆哮。

  名为克兰的执事顿时噤若寒蝉,不停地点头陪着不是。

  半响,村长才用刻意压低的嘶哑声音道,“克兰执事,你要记住,这是必要之恶!只有这样,我们的村子……才能延续下去!”

  ……

  布莱恩将楚承带到禁闭楼,检查了一下楚承的伤势,半响才无奈地叹了口气。

  楚承的背部,全都是大片的淤青,可见孩子们打架,下手是何等的没轻没重。

  “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布莱恩替楚承擦上一些药酒,接着将双手按在楚承的肩头,道,“楚承,虽然你是出于防卫,但你伤人总是不争的事实。按照村里的规矩,所有有重大过失的村民,都是要关禁闭的,不过至多也就是一两天。现在外面很混乱,你就在这里安心呆一段时间吧,家里那边,我会帮你照应的。”

  楚承闻言,黑玉般的眸子平静直视布莱恩的双眼,半响才微微点了点头。

  布莱恩见状,继续道,“村里很快就要组织针对地底的大行动,这次除了村里的青壮阶层外,所有年龄超过15岁的孩子也要参加。到时候我会找个借口,将你提前放出来的。”

  布莱恩说着,打开禁闭室的大门,门内的景象,令楚承登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虽然村中一直流传着禁闭室的恐怖,但楚承一直以为那是以讹传讹,夸大其辞。

  然而在这一刻,他真正认识到了这恐怖是何等的真实不虚。

  在楚承原本的印象中,禁闭室应该是一间很窄小的房间,至少还有一张能够躺着的床。

  可现在映入楚承眼帘的却是一个高不过一米五,里面不过一平方米的狭小空间。整个禁闭室看起来更像是楚承家里的衣柜,甚至还不如。

  借着微弱的灯光,楚承甚至能看到禁闭室墙壁上,那斑斑驳驳的血迹。

  “楚承,你一定要坚持住。一两天内,我就会救你出来,我保证!”布莱恩见状,用力握住了楚承的肩膀,中气十足地说道。

  楚承闻言,朝布莱恩重重点了点头,接着弯腰走了进去。

  “咣”伴随着禁闭室厚重的铁门重重关上。楚承周围的光线瞬间消失,黑暗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急不可耐地淹没了楚承。

  楚承并没有责怪布莱恩,他十分理解对方。作为村子的执法队队长,他不可能不给自己一些惩罚,毕竟被他打伤的肥龙……是村长唯一的孙子。

  “只要能和村里人一起进入地底,这点惩罚不算什么。”在得知所有15岁以上的孩子,都必须跟随大部队进入地底后,楚承反倒放心下来。

  地底虽然危险,却代表着治愈母亲唯一的希望。在楚承心中,母亲的安危,便是他的整个世界。

  门外传来脚步渐远的声音,周围顿时陷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静。这不禁令楚承生出了一种被遗弃在世界角落的感觉。

  或许是黑暗令感官变得单一的缘故,楚承的感知在这一刻也变得十分敏锐。不知是不是错觉,刚刚在布莱恩离开的时候,他似乎从布莱恩身上……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微不可察的恶意……

  没错,楚承可以感受到恶意,特别是在他精神集中的时候!这项能力是近一年来,随着楚承脑海中的记忆片段逐渐解封而出现的。这种类似危险预感的能力,也是他今天能够躲开石块和肥龙那一拳的原因。

  “不可能,一定是我神经太敏感了!”半响,楚承突然使劲儿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驱逐了出去。

  要知道从小到大,他最亲的人除了妈妈,就是布莱恩叔叔。从楚承记事开始,布莱恩叔叔就经常往他家里跑,对楚承更是照顾有加。

  楚承的格斗技巧,十有八九都是和布莱恩叔叔学的,不然凭他瘦弱的体质,就算能预知危险,也不可能是肥龙的对手。

  想到自己刚刚居然怀疑布莱恩叔叔,楚承不禁发自内心地感到了惭愧。

  禁闭室里很静,静得让人发毛!楚承蜷缩着身子,用肌肤去感受着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的黑暗。

  此刻的楚承,就象是漂浮在漫无边际,漆黑一片的虚空中,唯一能让他感受到自己活着的,就是他那砰砰的心跳声和粗重的呼吸声。

  背后的淤青疼得厉害,禁闭室冰冷的墙壁更加深了这种痛苦。之前和肥龙冲突的画面,在楚承脑海中一一闪过,但是他不后悔!

  楚承坚信,即使是蝼蚁,也要活得有尊严!他肥龙……不,是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践踏自己的尊严!

  或许是空间太过狭小,血液无法畅快流动的关系,楚承背后的疼痛很快就变成了麻木。楚承努力蜷缩着身子,只感觉意识越来越沉,居然就这样睡了过去。

  禁闭室第二天……

  禁闭室中刺骨的寒冷,令楚承猛然惊醒。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让楚承的身躯仿佛灌铅般疲惫,四肢上传来的麻木痛痒,更是不断刺激着楚承的神经。

  无奈之下,楚承只好想办法伸展身体,先跪着,伸直腰,然后猫着腰,舒展一下已经麻木得失去了知觉的大腿,之后再坐回地上。

  “布莱恩叔叔,今天应该会带我出去吧。”想到这,楚承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振作起来。

  黑暗和寂静会令人失去时间概念,但根据四肢麻木的程度来看,楚承至少已经在禁闭室关了二十个小时以上,时间已经来到了第二天,如果布莱恩遵守诺言,那么他很快就会出现。

  楚承就这样期盼着,然而足足十数个小时过去,期待中的布莱恩却依旧没有出现。

  心中的期盼逐渐转化成烦躁,这股烦躁积聚在胸口,最终化作火辣辣的戾气。

  楚承曾听说过,黑暗密闭的环境,足以令一个人精神失常,此刻他才真切的体会到这种痛苦。在这股戾气的侵蚀下,楚承忍不住大声地嘶吼着,双脚更是用力踹向禁闭室的铁门。

  然而,除了能听见禁闭室里的回响,感受肢体末端传来的疼痛以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理会他。

  铁门发出的“咚咚”闷响,仿佛就是这个世界对他唯一的回应!

  禁闭室第三天……

  楚承在漆黑的禁闭室中已经蜷缩了近四十个小时,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狭窄的空间,幽闭的环境,无边的黑暗,如此残酷的折磨,如一缸黑色的毒液,不断侵蚀着他的心灵,仿佛要将他的灵魂扭曲成另一种形状。

  楚承感觉,自己已经渐渐开始控制不住情绪了!一股畸形的冲动让他不能控制地挥舞着拳头,像暴风雨一样朝铁门打去,尽管拳头上已经是血肉模糊!

  “布莱恩叔叔,为什么还没有来!为什么!拜托!拜托谁来救救我!”楚承疯狂地攻击着,疯狂地嘶吼着,此刻,他终于知道禁闭室内那大片的血迹,是怎么来的了!

  多少次撕心裂肺的咆哮,多少次痛入骨髓的折磨,所有这一切,令楚承深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挥了多少拳,楚承终于在冰冷的禁闭室里再次睡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