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牺牲

  雅可夫的尸体挂在车厢连接处,他在成功将车厢脱钩后就试图从连接处爬上车顶。

  但从后头追上来的游击队胡乱开枪击中了他,他的尸体被几根绳索挂着,直到战斗结束时战士们才发现。

  战士们将他的尸体从绳索上解了下来然后抬着平放在车厢里,他们希望能在雅可夫身上找到一点活着特征,他们甚至还对他进行了急救,但一切显然都是徒劳。

  “一名勇敢的大士!”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他完成了使命,救了我们所有人!”

  舒尔卡想到的,就是不久前雅可夫说的话:“我该感谢你,少尉,敖德萨有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你救了他们!”

  雅可夫的确没有失去他的家人和朋友,但他的家人和朋友失去了他。

  “有情况!”这时加夫里洛夫少校大叫一声。

  战士们包括舒尔卡在内在那一霎那就端起了武器做好战斗准备,几名战士还爬上了车厢顶占据有利位置。

  顺着加夫里洛夫指示的方向望去,果然就见铁路前几点模模糊糊的手电光,然后突然就没了……这是正确的做法,偶尔用手电观察情况然后迅速按灭以免自己成为敌人的目标。

  “可能是我们的人!”舒尔卡说。

  铁轨附近到处都是苏军,他们在抵挡西面罗、德军有可能的进攻的同时还负责保护铁路、公路。

  “是的!”加夫里洛夫少校点头表示赞同,对方看起来是有素质的部队。

  接着他们的猜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因为对面传来了惨叫声……那是负伤的游击队队员发出的,他们显然遭到刺刀的亲密接触。

  当对方靠近的时候加夫里洛夫少校就表明了身份。

  “自己人,我是加夫里洛夫少校!我们遭到游击队的袭击!你们是哪个部份的?”

  “我们是步兵第25军的!”对面的黑暗中传来喊声:“我是阿格里普少尉!你们那安全了吗?”

  “是的,安全!”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他们被我们打跑了!”

  对面的苏军一队队的起身,然后打着了手电。

  开始还有些小心谨慎,但是当他们看到车厢周围的尸体和舒尔卡等人的军装时就彻底相信了。

  这种谨慎是必要的,毕竟这是在雨夜,而且敌人还是同样会俄罗斯语的乌克兰叛军。

  “少校同志!”阿格里普少尉上前向加夫里洛夫少校敬了个礼,然后问:“你们其它人呢?去追击那些叛徒了吗?”

  “其它人?”加夫里洛夫少校不明白阿格里普少尉这话的意思。

  “就是其它人!”阿格里普少尉说:“你知道的,黑夜里很容易发生误会,我需要知道他们的位置,否则万一打起来就糟了。我是说……我担心我们会把您的部下当作敌人打垮的!”

  阿格里普身后的苏军士兵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加夫里洛夫少校很冷静的回答:“不,少尉。我们没有其它人!”

  阿格里普少尉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然后问:“少校同志,没有其它人是什么意思?”

  “没有其它人的意思,就是我们所有人都在这了!”

  “其它人都牺牲了?”

  “可以这么说吧!”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我们总兵力有一个排,分车首、车尾、车中间三个部份,车首和车尾的同志应该牺牲了,排长雅可夫大士也英勇牺牲,其它人都在这了……”

  “您是说……”阿格里普少尉艰难的咽了下口水:“你们总兵力只有一个排?”

  “有什么问题吗?”加夫里洛夫少校反问。

  “不,没什么问题!”阿格里普少尉回答。

  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因为阿格里普少尉及其身后的战士们眼里都透露着震惊,甚至还有人满脸不信以为这是在撒谎。

  其中就包括阿格里普少尉身边的一名军官。

  “不,这不可能!”那是一名大士,应该是副连长:“少校,您知道这一带有多少尸体吗?”

  “不,我不知道!”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我们只顾着战斗了,没时间去数尸体……而且,那不是你们应该做的事吗?”

  加夫里洛夫少校最后一句奚落的话显然是回敬阿格里普少尉刚才那句带有挑畔意味的话,因为少校在说这句话时眼睛盯着阿格里普少尉。

  “尸体,还有伤员,一共有一百多人,少校!”大士说:“当然这不是精确数字,如果再加上逃走的,我认为他们应该有两百人!”

  “哦,是吗?”加夫里洛夫少校装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然后望了望舒尔卡,说:“舒尔卡,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瞧,打死了这么多人!”

  “这不怪我,少校!”舒尔卡很配合的开起了玩笑:“我想,他们大多数是来搬物资的,所以才这么不经打。”

  说着舒尔卡就回过头来望向身后的战士们,问:“你们说是吗,同志们?”

  “是的,当然!”战士们你一言我一语吹起了牛皮:

  “他们有两百多人?打死我也不信!”

  “我还只是热热身!”

  “这些游击队一定饿着肚子上战场的!”

  ……

  这些话只说得那些阿格里普少尉以他的部下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他们或许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眼前遍地的尸体却又让他们不得不信。

  最后加夫里洛夫少校不想再这样耽搁下去了,于是他就问着阿格里普少尉:“通常碰到这样的情况,你们会怎么处理?”

  “什么怎么处理?”阿格里普少尉问:“你是说那些游击队?”

  “不,我是说火车!”加夫里洛夫少校说:“它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开起来?”

  “我认为它开不起来了,少校同志!”阿格里普少尉回答:“他们杀死了司机,然后往火车头里丢了一个炸药包!”

  “接下来呢?”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你们总不可能把我们全丢在这里吧?”

  阿格里普少尉“哦”了一声,然后回答:“我们会把火车头推到路边,修好铁路,同时从基辅派来一个火车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