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脱钩

  这显然是个绝好的出口,因为钻出去后就是火车的底盘及铁轨之间,这几乎就是个天然的堡垒。

  当然,头上顶着的是一箱箱的弹药还是让人胆战心惊。

  一钻出火车舒尔卡就放心了些,因为这些游击队显然不专业,他打着手电筒朝火车进攻。

  这很正常,乌克兰叛军……他们很可能就是丢下锄头扛一把枪的农民。

  “砰!”一声枪响,一名敌人被打倒在地。

  舒尔卡甚至没看清对手什么样子,他只看到手电筒的光线以及有节奏的上下跳动,舒尔卡由此推测出敌人的位置并打出一枪。

  “砰!”又是一声枪响。

  之前那名敌人被击毙时手电筒掉在地上并往侧面打出了一道光线,这道光线让舒尔卡捕捉到了一的个黑影,于是及时扣动扳机。

  黑暗中传来一声惨叫,舒尔卡知道自己命中,只不过不确定打中了哪里。

  “砰!”这一枪命中的是名靠近火车的敌人。

  在此之前舒尔卡一直没发现他,因为他似乎埋伏在车厢旁……就像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的那样,这家伙可能准备在车厢门打开的一霎那把手榴弹抛进车厢里。

  但他左等右等也没见车厢门打开,反而听到车底传来一声声枪响,于是好奇的走动几步并弯下腰查看车底的情况。

  这也是对手毫无作战经验的一种表现……此时的他更应该拉燃一枚手榴弹往车底抛。

  但或许,他是想弄清车底下的是敌人还是自己人,毕竟他不明白敌人为什么会凭空出现在车底。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即便他弯腰察看情况又能看出什么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所以,这其实是他习惯性的动作……就像之前所说的,想要成为一名战士就必须改掉和平时期的一些习惯。

  这名敌人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就在他弯腰察看时,舒尔卡就对准他的头部近距离扣动扳机……他哼也没哼一声就从铁轨上跌了下去。

  “打得好!”刚下来趴在舒尔卡身边的加夫里洛夫少校赞了声,同时举起手枪“砰砰”的朝外射击。

  其它战士也一个个举枪射击,手电筒光线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接着,敌人突然意识到怎么回事,只听有人叫了声:“关掉手电,他们是根据手电光线射击的!”

  于是手电一个个关掉,四周霎时就陷入一片黑暗,甚至就连枪声就停了下来,只有雨水在“沙沙”的响。

  “这些叛徒!”加夫里洛夫少校咬牙骂了声。

  舒尔卡知道加夫里洛夫少校为什么会这么骂,因为刚才的叫声是乌克兰语……乌克兰语虽然与俄语有许多共同之处可以互通,但还是有些不同之处很容易分辩出来。

  不过这时舒尔卡已没时间计较这个,因为若有若无的脚步声在两侧响了起来。

  加夫里洛夫少校朝舒尔卡望了一眼。

  舒尔卡明白加夫里洛夫少校这是什么意思,他感觉到了危机……游击队虽然战斗经验不足但却不笨。他们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需要也没必要对舒尔卡等人躲藏的车厢底发起强攻或者说是正面强攻。

  他们可以先占领火车两侧也就是头部和尾部……头部和尾部的战士就没有舒尔卡等人这么幸运了,因为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打开车厢门。

  其结果就不用多说了,此时的他们只怕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然后,游击队们需要做的就是往装满弹药的车厢里丢一个炸药包,或者从侧翼靠近舒尔卡所在的车厢然后往车底甩几枚手榴弹。

  雅可夫也感觉到了这种被包围的危险,于是紧张的问了声:“怎么办,少校同志?”

  雅可夫问加夫里洛夫少校是对的,因为战斗打响时就是以军衔最高的军官为指挥员,所以问的当然是加夫里洛夫少校。

  但加夫里洛夫少校很快就把责任推给了舒尔卡。

  “这话应该问少尉,雅可夫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由他指挥这场战斗!”

  舒尔卡不由一阵气苦。

  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游击队虽然素质不高但人数众多,更糟的还是现在时间紧迫……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思考,否则这整列列车都会“轰”的一声。

  当然,连锁爆炸不太可能,因为从一开始装运时就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是一节车厢装载弹药两节车厢装载补给间隔开来,否则列车运输的安全性就太差了。

  但即便是这样对舒尔卡等人来产也是十分不利的。

  然而,舒尔卡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杀出去?

  黑暗中寡不敌众,他们甚至连敌人在哪里都不知道,而敌人却有可能在外做好准备用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这里。

  想了想,舒尔卡就说道:“回去!”

  “什么?”雅可夫没听明白,加夫里洛夫少校同样没听明白。

  “雅可夫!”舒尔卡命令道:“爬到另一头去,将我们的车厢脱钩,其它人返回车厢!”

  战士们听着有些糊涂,这能起什么作用吗?

  但加夫里洛夫少校却明白了,于是补了一声:“按少尉的命令做,动作快!”

  “是!”战士们应了声。

  然后,其中一名战士爬了一会儿就小声说道:“我明白了!”

  “什么?”雅可夫问。

  “我们正在斜坡上!”

  “那又怎么样?”

  ……

  接着雅可夫也明白了:“车厢脱钩后会沿着斜坡滑行,我们就能与游击队脱离接触?”

  “是的!”另一名战士回答:“这样我们就能逃出他们的包围圈了!”

  这正是舒尔卡的想法,车厢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需要火车头牵引才能机动,重力也可以。

  问题就在于舒尔卡不知道这个斜坡有多长有多陡……

  如果又长又陡而且还在急弯处的话,又或者另一头是悬崖,那么火车就会带着他们一跃而下。

  舒尔卡很希望能想起火车被炸停之前的状态,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不过这似乎没什么意义,因为不管是什么情况,此时的舒尔卡已经没有其它选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