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军官证

  在苏军的军衔体系中,从少尉军衔起就是名副其实的军官了。

  其实大士就可以算军官了,因为实际上就有许多大士担任连长……缺乏指挥人员,所以军衔跟不上。

  但如果说正儿八经的有个军官证作为证明,那就是少尉。

  那是一张规格为75MM*110MM的小本,一共有17页。

  相比起之前的“战士证”,军官证的信息填写就比较严格些……“战士证”是随便填些姓名、入伍部队、兵种之类的信息,照片无所谓,甚至有许多人连这个仅有的证都没有。

  军官证就不一样了,它需要填写出生时间、地点、家庭详细信息等等。

  这就让舒尔卡发愁了……出生时间、地点、家庭信息?

  舒尔卡是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道。

  如果说周围没有熟人的话,舒尔卡还可以乱填一气,但现在明知道演员就是自己的老乡……

  “奥库涅夫同志!”舒尔卡把演员叫到了一旁:“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是,连长同志!”演员挺身应了声,然后就小声说道:“连长同志,你应该说‘有个任务让你完成’!”

  “好吧!”舒尔卡说:“我想不起这些了……”

  说着舒尔卡就把军官证递了上去:“我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

  既然演员一直以为舒尔卡是因为伤到头部失忆,那么舒尔卡就顺水推舟将计就计。

  演员没有半点怀疑,他只是略带悲伤的眼神望了舒尔卡一眼,然后就说道:“1922年1月19日,洛布尼亚,父亲……”

  于是舒尔卡就知道了这些信息,他是个独子……这似乎是好事,因为这样就不需要担心被兄弟姐妹识破。

  接收装备的信息,舒尔卡就让普卡雷夫去列一份清单,他只需要照抄就可以了。

  照片就只能空着。

  首先是因为在战争时期想找个还在营业的照相馆并不容易。

  其次就是就算找到了并且拍了照,这照片也很有可能拿不到……原因很简单,部队随时都会被调往前线或是别的什么地方执行任务。

  舒尔卡想的没错,因为部队在学校里不过休息了一天的时间就又被派上了战场。

  确切的说不是战场,而是奉命驻守敖德萨中层防线。(注:外层防线由原敖德萨部队第25步兵师和第95步兵师)

  这又是驻军对机械化第9军的“感恩”……正如之前所说的,中层防线距离敖德萨市区只有6到8公里,这使他们可以在夜幕降临时轮换着返回敖德萨休息。

  不过必须得步行。

  这让战士们有些想不通。

  “连长同志!”演员问着舒尔卡:“我们有汽车,为什么不能搭乘汽车回去?”

  普卡雷夫替舒尔卡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的补给线正被德国人封锁,我们必须尽最大的努力节省补给,你知道如果我们每天搭乘汽车回敖德萨需要消耗多少汽油吗?”

  闻言演员就不说话了。

  “你可以选择呆在防线过夜!”普卡雷夫说:“或者步行回军营!”

  战士们当然是选择后者,因为回军营至少还可以在干燥的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觉缓解疲劳,否则就得呆在阵地的泥水里了。

  部队在中层防线的主要工作就是构筑工事,包括将那些从罗马尼亚军队及德军手里缴获的装备利用起来。

  第9军的主要任务还是后者,前者大多由来自敖德萨的自愿者完成,战士们只需要告诉他们怎么做就可以了。

  舒尔卡认为这些工作没有很大的必要,因为德军会再次进攻敖德萨的可能性不大,不过舒尔卡也不知道德军下一步会怎么做。

  直到第三天,在舒尔卡正指挥着部下构筑工事的时候,加夫里洛夫少校走到舒尔卡身边,说道:“他们渡过第聂伯河了!”

  “什么?”舒尔卡不确定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的是什么。

  “德国人,还有罗马尼亚人!”加夫里洛夫说:“他们没有撤退,而是继续往东前进!”

  “往东?”舒尔卡疑惑的问:“那么他们的补给……”

  “南方面军!”加夫里洛夫少校说:“在他们遭到德国人进攻的时候,他们甚至没来得及炸毁仓库。还有其它地方……比如中转站,至少有20个大型仓库完整的落入他们手中,德国人就是用这批补给完成他们的布署!”

  “他们把兵力布署在第聂伯河东岸?”

  “不完全是!”加夫里洛夫回答,然后随手捡了一根树枝在地上画着草图:“布列斯特、基辅、第聂伯河……他们利用普里皮亚特沼泽和第聂伯河在我们的北面建立了一道防线!”

  然后舒尔卡就明白了,德军在围歼基辅无望之后,就希望能将乌克兰主要是基辅的军队与中央切割开使其无法增援其它地方。

  其它地方……

  舒尔卡将目光转向中央,说道:“莫斯科?”

  “是的,莫斯科!”加夫里洛夫少校点了点头:“他们把矛头对准了莫斯科!”

  舒尔卡在心里暗道一声不妙。

  莫斯科保卫战本应该在10月开始的,因为这时候德军已围歼了基辅的苏军并成功抽出身来。

  接着11月上旬就进入冬季……事实上10月就已经寒风瑟瑟了,11月后地面的积雪已达到1米厚。

  也就是说,德军到达莫斯科展开攻势才一个多月寒冷的冬季就降临至莫斯科,这显然是最后战局出现反转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现在才7月底,即便德军遭到苏军的层层阻截到9月才赶到莫斯科,那也足足比历史上多了一个月。

  一个月,另外德军还将南方集团军群的主力也调往莫斯科方向,就很可能改变莫斯科战役的结局。

  想到这里舒尔卡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苍白。

  他原以为自己用所知道的历史知识拯救了基辅以及西南方面军会给这场战争带来些正面的影响,没想到却适得其反!

  不过,就算再来一回,舒尔卡或许还会选择这么做。

  因为,他总不能牺牲自己成全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