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T28

  群号发在简介上,欢迎各位书友进群讨论。

  ************

  但这些优势无法弥补苏军T26坦克防御上的不足……15MM厚的装甲,这就是一层薄钢板,12.7MM的高射机枪在100米的距离上都能将其击穿,就更别说反坦克炮了。

  因此,罗马尼亚军队装备的25MM口径的反坦克炮反而体现出它的优势:轻便、灵活。

  罗马尼亚军队使用的这款反坦克炮是进口自法国的APX25MM反坦克炮,它外形看起来有点像苏军的SG43郭留诺夫重机枪……一根并不粗的炮管,后部架着一个小防盾,防盾下两个用于机动的小轮子,全重500公斤,可以用人力推着机动甚至分解之后布设到某个高地或碉堡里。

  它的弱点就是穿甲能力不足,就像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的,300米的距离对付T26就有困难。

  问题就于雨幕中T26想要在300米远的距离发现目标也很困难,尤其是罗军的25MM反坦克炮只比重机枪大一点,加上伪装就算在200米、100米的距离要发现它都不容易。

  因此25MM反坦克炮的弱点也就不再是弱点了,而优点却一个不落。

  就像现在,一辆辆开上前去的T26被罗军反坦克炮摧毁瘫痪在战场上,有的冒起了黑烟,有的被击穿发动机着了火,还有的甚至因为引爆了炮弹而被炸成碎片。

  进攻的苏军没有轻易妥协,他们似乎是想用坦克海战术在敌人防线上打开缺口……于是在用火炮对罗军防线实施压制的同时坦克和步兵一批接着一批往前涌。

  枪声、炮声、喊杀声,很快就充斥着整个战场。

  偶尔有几辆坦克突进敌人的防线,但都有如泥牛入海一去不复返。

  罗军25MM反坦克炮的另一个优点就是射速快,每分钟15发,这使罗军有足够的时间在打瘫一辆坦克后接着转向另一辆。

  战斗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后续部队被敌人炮兵分隔开进攻出现中断时苏军才不甘心的撤了下去。留在阵地上的,就是成片的尸体和横七竖八的坦克残骸。

  “我们应该要有更厚装甲的坦克!”这是舒尔卡的第一反应。

  这很正常,坦克与坦克炮之间的竞争很大一部份就是装甲厚度的问题。

  “我们的确有这样的坦克!”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不过它们还在赶来的路上!”

  “路上?”

  “是的!”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T28中型坦克!”

  舒尔卡闻言不由“哦”了一声。

  对于这款坦克舒尔卡也略有了解,这是苏军在苏芬战场上大量使用的坦克。

  它的火力很强,76.2MM炮再加上三挺DT机枪:一挺同轴机枪,另两挺位于炮塔前两个可旋转的独立小炮塔内。

  这种独特的三炮塔结构使其需要6人操控,有的经过改装后甚至还有奇葩的五挺机枪(包括坦克外用于防空的高射机枪)。

  这机枪数量和备弹量简直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

  其装甲厚度也勉强能达到要求,30MM,现在应该已加装了额外装甲前部达到了60到80MM。

  这足够用于抵挡罗马尼亚军的25MM反坦克炮。

  (注:法国APX25MM反坦克炮200米的距离对垂直装甲的穿甲能力为30MM)

  问题是这家伙的速度太慢了,越野最高时速只有19公里。

  这还是其次,毕竟从基辅到敖德萨500公里也不算远,几天的时间也能赶到,更大的问题是故障率高一路开一路坏。

  更悲催的还是这款坦克在之前的战斗中表现很糟糕,此时的苏联已决心将其退役于是零件都不生产了,一出故障需要更换零件……工程兵往往递上的是一枚手榴弹。

  就像现在这样,编入第9军的T28坦克有两个坦克营共73辆,能开到敖德萨的只有31辆,这还是一路修的结果……不过就算及时赶到也没几个人敢开着这玩意上战场,因为它通常到不了敌人的防线,除非能带着工程兵一起上路。

  这时一名参谋接完电话后就向加夫里洛夫少校报告道:“少校同志,我军刚才损失了53辆坦克!”

  53辆坦克,要知道苏第9军总共才只有五百多辆坦克,这还没扣掉出故障没法用的。

  加夫里洛夫少校眉头紧皱,按这样的打法,只怕还没打到天黑,苏第9军这个机械化部队就要被活生生的打成步兵部队了。

  “我们是否可以封锁德涅斯特湾?”福明政委问。

  福明政委这个想法有些道理,苏军拥有制海权,那就可以用黑海舰队切断敌人的补给线。

  但加夫里洛夫少校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看看这!”加夫里洛夫少校指着德涅斯特湾的出海口,说道:“这一带暗礁密布,只有一条宽约500米的入口可供船只出入,德国人很容易就可以用水雷、火炮将这个航道封锁使我军船只无法进入德涅斯特湾!”

  福明政委无奈的点了点头,这甚至还没算上德军轰炸机。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的话!”加夫里洛夫少校说:“我们可以从基辅运来一批中型、重型坦克……我们的人在抓紧维修铁路,但是需要五天的时间!”

  “敖德萨等不了五天!”福明政委说:“意大利远征军只需要三天就会赶到这里了!”

  事实上,舒尔卡知道苏军其实很难寄希望于用铁路运输……沿路到处都是敌人,他们只需要架起几门炮对着铁路猛轰一阵苏联工兵就要忙个半天。

  “他们还会继续这么打下去!”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直到我们的坦克全都打光为止!”

  加夫里洛夫说的没错,因为就在他说话的时候苏军的第二轮攻势就展开了……战术依旧是像之前一样用坦克平推,如果说有什么改变的话,那就是把改装坦克给省了。

  苏军在战场往往就是这样,他们总是一次、一次又一次的用相同的方法进攻,有时甚至连进攻节骤都有明显的规律。

  这可以说是苏军指挥官的素质和指挥经验不足,也可以说是此时苏军片面强调士兵的勇气而不注重战术运用。

  于是,烫手的山芋自然又传到了舒尔卡手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