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第二阶段

  尽管彼得罗夫少将半信半疑,但他最终还是把这个消息和命令传达了下去……毕竟这是莫斯科的命令,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好消息。

  只不过彼得罗夫少校传达这个情报时比较保守:“援军可能会在将来的两天或是三天到达,你们知道的,70公里,一路上还有敌人阻截!”

  彼得罗夫少校这种做法是正确的,因为如果把时间说得太短比如一天,这虽然会给部队打上一针兴奋剂,但一天后如果援军没有出现,士气就会遭到反噬。

  但即便是这样,敖德萨的苏军还是士气大振。他们甚至在某些局部地区对罗、德联军发起了反攻并将几支进入市区的罗马尼亚军队赶了出去,德第22步兵师同样也是举步维坚。

  消息传到伦德斯泰特那,就让他感到头疼了。

  一方面无力阻挡苏第9军的穿插,另一方面又无法短时间内彻底占领敖德萨,这就会使罗第4集团军处于苏军的两面夹击之中。

  虽然罗、德联军总兵力要比苏军总兵力多完全可以分兵,但伦德斯泰特却知道分兵不会起到多大的作用。

  原因是罗马尼亚一个集团军十几万兵力是虚的,如果按战斗力算的话他们顶多只能算一个军。

  “他们怎么解决水源的问题?”伦德斯泰特问了声,他记得副官曾经告诉他罗马尼亚军队占领了敖德萨的蓄水池。

  “雨水,元帅阁下!”副官回答:“他们收集雨水!”

  伦德斯泰特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在心里骂了声:“这该死的天气,如果没下雨的话战斗早该结束了!”

  但现在事实就是下着雨,而且可预见的是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都是多雨。

  所以问题还是得解决。

  伦德斯泰特盯着地图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就指着地图对副官说道:“最外层防线……”

  “最外层防线总长80公里!”副官马上就给出了伦德斯泰特需要的信息:“从德涅斯特湾一直到季利古尔湖!”

  “距离市区多远?”

  “25到30公里!”副官回答。

  “也就是说,距离中层防线近20公里!”伦德斯泰特说。

  “是的!”副官点了点头:“最远的地方应该超过20公里,最近的也有17公里!”

  这是一个简单的减法运算。

  “外层和中层防线都在我们的控制中?”伦德斯泰特又问。

  “是的,元帅阁下!”

  “有什么工事?”

  “战壕、碉堡还有反坦克炮阵地!”

  “那么……”伦德斯泰特说:“把部队及后勤部队调入两道防线的中间地带!”

  伦德斯泰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在没有彻底拿下敖德萨的情况下把苏军的防线及工事利用起来,然后内攻敖德萨外拒强敌。

  副官马上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他吃惊的望向伦德斯泰特,说道:“可是将军,这也就意味着俄国人可以切断我们与罗马尼亚之间的联系!”

  将防线利用起来当然有它的好处,但把主力部队调到两层防线之间就是一种自我封闭,也就是断了自己的补给线。

  “不!”伦德斯泰特指着德涅斯特湾,说道:“这就是我们的补给线!”

  副官不由恍然大悟,然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另外!”伦德斯泰特说:“命令肖伯特将军马上赶到敖德萨指挥这场战斗,我信不过罗马尼亚人!”

  “是,元帅阁下!”

  另一边的舒尔卡当然不知道德军的这些安排,他们只知道昼夜兼程的赶路……谁都知道敖德萨是整场战役的关键,而敖德萨的关键又在第9军能否及时的赶到。

  否则,如果罗、德联军占领了敖德萨全境,事情就有些不妙了。

  基尔波诺斯上将这时也紧张起来,他一再用电报催促。

  据加夫里洛夫少校说,基尔波诺斯上将几乎每半小时就问一次先头部队的位置。

  所以,第9军唯一一次休息就是在与罗马尼亚军脱离接触之后。

  那主要是坦克驾驶员实在受不了了,又考虑到如果没有坦克让汽车载着步兵前进又太危险,于是全军休息两小时。

  步兵倒是没什么,他们除了打仗之外其它时间都是坐在汽车后车厢休息。

  开车的阿列克大叔往驾驶位上一靠,马上就是鼾声如雷。

  汽车司机都累成这样,就更别说坦克驾驶员了。

  为了不影响阿列克大叔的休息,后车厢的战士们都很自觉的把音量降低。

  “谁知道目的地是哪?”列昂耶夫小声问。

  “敖德萨!”老兵翻了翻白眼:“命令下达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呢?”

  “我那时可能睡着了!”列昂耶夫回答,然后又问了声:“快到了是吗?”

  “你是希望到还是不希望到呢?”老兵又问。

  列昂耶夫不由沉默了,每个人的潜意识都希望能快点到达目的地。

  但那是在和平时期的希望,也可以说是高层军官或是敖德萨守军的希望。

  到达目的地对第9军的士兵来说,往往就意味着战斗的开始,也就是鲜血和死亡。

  沉默了好一会儿,列昂耶夫就回答道:“希望快点到吧!”

  “为什么?”老兵对这个答案有些意外。

  “总要面对的!”列昂耶夫回答:“如果一定有什么不好的结局的话,我宁愿早点结束这样的生活!”

  “是的!”另一名新兵望着车厢外绵绵不断的雨水,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说有地狱的话,这里不就是吗?如果这里就是地狱,死了跟活着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话说的有几分道理,所以其它新兵也纷纷点头。

  “很好!”舒尔卡说:“你们已经进入第二阶段了!”

  老兵们不由“哄”的一下笑了起来。

  舒尔卡不是在说笑,而是的确有这样一个心理过程:一开始怕得要命,总想着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怕着怕着……很快就会被这种恐惧折磨得心力憔悴。

  这时候就会出现一种类似“回光返照”的现像,也就是舒尔卡所说的“第二阶段”,干脆放开不去害怕那些没用的东西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活到这个阶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