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碾子

    舒尔卡明白加夫里洛夫少校的意思。

  虽然第9军已日夜不停的行军了……这一点对机械化部队来说其实十分困难,这并不像常人所理解的那样只要呆在车上而汽车则由几个人轮换着开就行了。

  汽车或许的确可以,但是坦克驾驶员却没法这么做。

  首先是因为坦克驾驶员较少,其次就是驾驶坦克是体力活,换个档都需要双手抱住档杆然后用尽全力掰,油门、制动都得使劲踩。

  不久前舒尔卡就见过连续开十几小时的坦克后就被抬出来的驾驶员。

  所以坦克在实际行军中都是分成几批,他们不像汽车一样走走停停的推进,而是利用别人停滞的空白抓紧时间休息然后一口气赶上。

  从这一点来说,坦克驾驶员其实还是希望前方有地雷使行军速度变慢。

  不过从战略上看,这至少会让第9军赶到敖德萨的时间推迟三天,并且还会损失大量的坦克、汽车,除此之外还会使部队变成疲兵。

  如果德军成功的拿下敖德萨,苏军这支三万余人的疲兵要面对的还会是十余万罗马尼亚军以及一万德军,而且还占据有利地形……这几乎就意味着舒尔卡反包围计划就此破产。

  “这不是你的错!”加夫里洛夫少校察觉到了舒尔卡的愧疚,他安慰着舒尔卡:“你的计划显然是成功的,事实上,所有人都没想到我们能在这种情况下取得如此辉煌的胜利!”

  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的或许对,毕竟此时苏军的主力部队基本处于兵败如山倒的状况,而第9军却能对德军发起反攻,不但发起反攻还一次又一次的击败德军……

  就连莫斯科方面都被这个大胆的计划以及取得的胜利震惊了。

  不过他们对于这个胜利处于暂时保守的状态。

  原因是莫斯科担心第9军的计划无法成功,如果开始宣传而第9军却打了败仗甚至被歼灭……那无疑是很尴尬的事。

  由此也可以看出莫斯科方面也不看好这个计划的结果。他们只给西南方面军司令也就是基尔波诺斯上将发了一个口头上的嘉奖和认可的电报:

  “你的计划让我们感到惊讶,虽然你没有按莫斯科的命令撤退,将军同志!但我们无法指责你,因为这是种英勇的行为,你和你的士兵所表现出来的勇气是所有人学习的榜样!”

  看到这封电报,基尔波诺斯上将才彻底松了一口气……这时代谁都不知道违抗莫斯科的命令会有怎样的下场,这封电报就相当于一个特赦令,也就是告诉基尔波诺斯上将可以放手按他的计划做了。

  但这些都不是舒尔卡关心的。

  各种合理不合理,承认不承认,或者情有可原等等,对身在前线的战士来说其实都没有意义。

  因为这是战场,就算都合理,也情有可原同时得到莫斯科的承认和支持……战场就是战场,失败了最后还是一个字“死”。

  这时前方的车队又动了起来,加夫里洛夫少校拍了拍舒尔卡的肩膀,说道:“别想太多了,做我们该做的事,是什么结果让上帝去考虑吧!”

  “是,少校!”舒尔卡应了声,然后就返回了汽车。

  汽车再次摇摇晃晃的前进,在拐过一个弯时突然一个碾石磨闯进舒尔卡的视线里。

  舒尔卡的眼睛不由亮了起来……那是一个传统的碾子,碾盘上有一个巨大的碾滚,中间是辗柱,碾滚的另一侧有拉杠,方便绑在骡子上拖着滚动,中国东北也常有这种碾子。

  “少校!”舒尔卡对正经过身边的桶车大叫起来:“我有办法了!”

  桶车“嗞”的一下停了下来,加夫里洛夫少校一脸不解的望向舒尔卡。

  舒尔卡则直接从汽车上跳了下来……汽车速度不快,士兵们经常这么干。

  “什么有办法?”加夫里洛夫少校问。

  “地雷!”舒尔卡回答:“对付地雷的办法!”

  加夫里洛夫少校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舒尔卡:“对付地雷……还能有什么办法?”

  “当然有!”舒尔卡朝村庄方向扬了扬头:“看到那个碾子了吗?”

  “你不会是想用它把地雷碾碎吧!”加夫里洛夫少校笑了起来,但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僵住了。

  “哦,你说的对,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不自觉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们可以用那个玩意引爆地雷!”

  “是的,少校!”舒尔卡点了点头。

  其实要引爆地雷并不困难,这一点坦克就可以做到。

  问题就于苏军的坦克故障较多,而且坦克的履带也经不起地雷一次又一次的炸,就算那是反步兵地雷。

  更严重的还是……德军是将反步兵地雷和反坦克地雷布在一起。

  所以用坦克辗地雷并不现实,这只会让苏军坦克一辆接着一辆的成为废铁。

  这也是第9军前进速度变慢的原因之一。

  但如果在坦克前装上这样一个碾子就不一样了,坦克在后头推着碾子前子,碾子在前头引爆地雷,后方的坦克完全不会受影响,于是就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甚至就连反坦克地雷也能引爆……反坦克地雷需要一定的重量才会被引爆,而用石头做的碾子又有重量。

  “太棒了,舒尔卡!”加夫里洛夫少校很快就想清楚了这些道理,于是他就不再迟疑了,下一句就是命令坐在身边的参谋:“动作快,命令侦察部队停下来!另外带上一队人,征用那些碾子!”

  “是,少校同志!”参谋顿了下,又反问了声:“需要多少?”

  “所有的!”加夫里洛夫少校没好气的叫道:“所有能找到的碾子,明白吗?”

  “是,少校!”

  然后加夫里洛夫少校就跳下车,走到舒尔卡面前,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给了舒尔卡一个熊抱。

  “我错了,舒尔卡同志!”加夫里洛夫少校高兴的说:“是什么结果不是上帝考虑的事,而是你考虑的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