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食物

  此时十分诡异的出现了一片死寂,或许是德军炮兵被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苏军坦克吓坏了,全都愣愣的盯着后方,现场居然能听到雨水的“哗哗”声和骡马不安跺脚声。

  直到一辆T26停车,然后转动炮塔对着前方的一辆汽车开炮。

  “轰”的一声巨响,汽车后车厢装满的炮弹发生了殉爆,汽车所在的位置爆起了一团鲜红的火焰和及一团有如蘑菇般的浓烟。

  汽车在爆炸的那一瞬间就被撕裂然后抛上天空,与它一起的还有附近十几名德军炮兵。

  这声爆炸似乎震醒了炮兵们,战场很快又再次乱了起来,逃跑的、开着司车乱撞的,甚至还有试图将榴弹炮重新架起来的。

  会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他们是炮兵,他们总是在二线按照上级的命令架起火炮开火,从没有人告诉他们遇到敌人该做什么,尤其是坦克。

  坦克“隆隆”的开了上来,离开公路不急不缓的推倒几门挡住视线的大炮并摆开阵式,接着机枪就“哗哗”的响了起来……成片成片的德军士兵倒在子弹中,就像是被收割的稻子,一排排整齐而有规律的倒下,这其中还包括用来运输的骡马。

  接着,在舒尔卡越过坦克朝他们发起进攻时德军就丢下他们的汽车和装备逃跑……这是德军的第一次溃逃,他们甚至都没来得及将他们的大炮和炮弹炸毁。

  一营也因此缴获了大批的榴弹炮和炮弹,另外还有汽车以及一些补给,后来统计了一共有37门完好无损的大炮及21辆汽车。

  不过更重要的其实是那些马匹和骡子……大炮对第9军来说其实没有很大的意义,因为此时苏军使用的更多的是122MM榴弹炮,彼此口径不同弹药不通用。

  这意味着一点:在打完这些炮弹之后这些火炮就会变成废铁,没有人会愿意带着这种随时会成为废铁的东西行军,所以它们的命运大多是被交给随后跟进的步兵,步兵会将它们就地布署,然后在打完所有的炮弹后炸毁,以免它们重新落入德国人手中。

  汽车当然是有用的,对于机械化部队来说汽车永远都不嫌多。

  最有用的还是那些骡马……

  要知道这是苏联军队,他们在不久前还饿死人,现在还成天啃着加了草籽和矿粉难以下咽的面包,有些人甚至几年都没尝过肉味,这时哪里会放过这些东西。

  于是没过一会儿,躺在地上死去的骡马就被他们用军刺分割了……小偷也割了一块,他对这样的便宜一向十分敏感,然后用防水布包着放进背包里,或许是因为没包紧所以一边走一边往下淌着血。

  列昂耶夫有些不可思议的问着小偷:“福利瓦科夫同志,你打算吃下那块肉吗?”

  “为什么不呢?”小偷反问。

  “可是……”列昂耶夫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小偷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列昂耶夫同志,我们不像你一样是来自基辅的,你不知道一个人要饿死是什么感受!”

  舒尔卡知道他们讨论的是什么,列昂耶夫是感到恶心……虽然那块肉是马肉,但它毕竟来自战场,周围到处都是死尸,一想到这就会让人倒胃口,所以在他看来别说吃了,没把昨天的晚餐吐出来就算好了。

  但舒尔卡却觉得小偷是对的,这是战场,战场就不应该过多的考虑精神或是文明方面的问题,他们要考虑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存。

  所以,如果总结这场战斗的收获,那就是汽车和马肉。

  不过舒尔卡认为更重要的还是那些火炮和炮弹……这可是德军一个炮兵团的装备,虽然这些火炮对苏军来说没多大用处,但对德军来说却是必不可少的火力掩护单位。

  如果没有缴获它们,那么下一场战斗,德军就会将这些炮弹砸到他们头上。

  舒尔卡想的没错,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德军因为炮兵损失惨重就失去了挡住或阻滞苏机械化部队的凭籍,于是第9军就更是势如破竹,只一天的时间就前进了五十公里……这还是因为公路泥泞无法快速行军。

  而随着苏军的快速突破,带来的就是德军第惨重的伤亡:第198步兵师伤亡四千余人,这还没算上失踪的人数,除此之外还丢失了大量的装备,比如汽车、火炮、弹药等等。

  这就是进攻与撤退的区别。

  就像苏军大部队被德军从波兰一路打到莫斯科一样,有些部队虽然从头到尾只是撤退看起来没多大损失但却失去了战斗力和机动能力……原因就是在撤退的过程中损失了必需的装备。

  战争从来都是人与装备的结合,他们受到的训练是使用这些装备作战,如果没有装备让他们挺着刺刀冲锋,那么战斗力无疑会成级数的下降。

  德军第198步兵师就是这样的情况。

  肖伯特上将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时他正在指挥部中低头看地图,副官匆匆忙忙的拿着电报走了进来报告道:“将军,俄国人突破了我们的防线!”

  肖伯特上将“嗯”了一声,然后问:“第一道防线?俄国人这支部队比我想像的还要强大!”

  “不,将军!”副官说:“是所有的!”

  “什么?”肖伯特上将吃惊的抬起了头:“你说什么?”

  “马库斯上校来不及向我们汇报情况!”副官说:“俄国人在两小时前已经突破了第一道防线,然后迅速突破第二道防线,克里斯上校请求增援……”

  克里斯上校是第三道防线的指挥官,如果连他都在求援的话。

  肖伯特站在原地愣了几秒,然后无奈的摇头说道:“增援?不,他们不会有任何增援了!”

  肖伯特不是在开玩笑,他的主力部队全都在第聂伯河一线,这已经是他所能组织起的最后的力量。

  接着,乌克兰南部战区薄弱的后方而且还是侧翼就完全暴露在苏军的枪口之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