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风险

  很明显的一点是,如果舒尔卡所在的连像其它人一样冲锋的话,结果也必定与他们相同……一队队的士兵和坦克冲上去,然后一队队的被摧毁打倒。

  在德军炮火轰炸及反坦克炮锁的双重压制下,苏军的T26就像是豆腐做的一样没有一点防护力。

  如果说它能起到什么作用的话,就是被击毁后冒出的烟雾能为冲锋的步兵起到一点掩护作用。

  所以舒尔卡的建议是对的,战场上也应该是能随机应变因地制宜的……只不过此时战争爆发不久,苏军依旧在很强的教条主义束缚使前线指挥官没有太多的自由。

  这一点德军就好得多,他们更多的是上级定下战略目标,至于怎么做就让他们自由发挥。这也是德军军官在战场上抗命却不被追究责任的原因之一,也使德军的作战像艺术般的灵活。

  当然,随着战斗越来越艰难,自以为是军事天才的希特勒对部队的干涉也越来越多,尤其是在一次偶然的进攻计划泄露之后,为了保密希特勒甚至不允许德军军官了解自身任务之外的情报……这就相当于将前线德军军官的指挥艺术扼杀在摇篮里了。

  这些都是题外话。

  舒尔卡相信,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之前的建议都切实有效,达维多夫少尉也不会在这十万火急的前线接受自己的建议。

  这其中的风险就不用多说了……达维多夫少尉很可能会因此背上整个黑锅,也就是全营的失败都是因为三连没有加入进攻的行列而选择装死。

  更何况,即便是接受了舒尔卡的建议也不一定能顺利突破德军的防线,即便是成功的突破了德军的防线……最后说不定还是会落下抗命的结果。

  所以,达维多夫凭什么要接受这个建议呢?选择执行命令会容易得多也轻松得多!

  后来舒尔卡才知道,达维多夫少尉之所以会选择接受建议而不是执行命令,并不完全是因为舒尔卡的名声。

  “这很简单,舒尔卡同志!”达维多夫少尉感慨的对舒尔卡说:“当然,你的名声是一个原因,如果是一名普通的上士的话,我很可能会给他几个耳光把他打回自己的部队去!但那是你,我们的‘逃跑英雄’……”

  “还有其它原因吗?”舒尔卡问。

  “当然!”达维多夫少尉若有所思的回答:“那一刻我知道会发生什么,我知道这样打下去我们很有可能都会死在那里!在这种情况下……我是说,反正都是死,我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

  这的确是个很好的理由,反正都是死,那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抗命吗?

  也只是死而已!

  甚至抗命还可以活久一点。

  所以,同样一件事如果思考的角度不同,就会得到两个完全相反的结论。

  于是计划就很顺利的展开了。

  在德军大炮响起的那一刻,达维多夫就下令打出烟雾弹。

  因为有炮弹的硝烟和爆炸的掩护,德军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苏军打出了烟雾弹,只是觉得战场上的烟雾似乎浓了些。

  然后,达维多夫少尉就带领着三连一百多人另外再加上七辆坦克躲进了反坦克壕……因为之前就接到命令,所以他们居然没有像其它部队一样四散逃跑。

  当然,这其中也出现了损失,一辆坦克在躲进反坦克壕之前就被弹片击中出现故障停在原地。

  好在坦克乘员比较灵活,第一时间就放弃了坦克跟步兵一起躲进反坦克壕掩蔽。

  应该说反坦克壕并不是一个理想的藏身处,因为它太宽了……反坦克壕的宽度一般在三米左右,太窄根本无法起到阻拦坦克的作用,坦克可以轻松跨过。

  三米的宽度,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炮弹直接命中反坦克壕。

  也就是躲藏在其中并不意味着安全。

  不过战场上可以说没有任何地方是真正安全的,无论如何,位于反坦克壕的低处都会比其它地方安全得多。

  舒尔卡只感觉成片成片的泥水往自己的位置涌来……这使他无法再保持趴在地上的姿势,因为泥水会淹过口鼻使他无法呼吸。

  但同时舒尔卡又不敢起身,因为起身就意味着要承受更多的弹片也就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所以,他只能像做俯卧撑一样将自己的上半身撑起,同时还要不断的将飞溅到嘴里的烂泥吐掉……在这种情况下没法用鼻子呼吸。

  让人痛苦的是,烂泥有时不只是烂泥,它还带着血腥味。

  舒尔卡不敢多想,因为他担心自己会将昨天的晚饭都吐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炮声总算弱了下来。

  不过舒尔卡依旧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的任务是装死……所以舒尔卡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确定这是视线死角时才翻了下身让自己蹲座着。

  小心的揉着自己酸痛的手臂,舒尔卡就将目光转向周围搜寻着自己的战友。

  搜寻的结果让舒尔卡感到一阵恐惧,因为他几乎没有发现活着的人。

  不久舒尔卡才知道这是误会……炮弹掀起的泥水给每个人都上了一层天然的保护色,在烟雾中要发现他们并不容易。

  这对苏军当然是有利的,因为距离更远的德军就更难发现这里居然有一个连在集体“装死”,而且就留在距离他们防线只有两百多米远的反坦克壕里……德国人挖的反坦克壕。

  甚至坦克也不例外。

  六辆坦克成功的躲进了反坦克壕,不过反坦克壕不够深,整个炮塔都露在外面。(注:T26高2.4米)

  但这并不影响它“装死”,因为一层层的泥浆覆盖在上面,甚至还有鲜血、尸体和残肢断臂。

  可以说只要它不动,所有人都会相信它就是“死”的。

  再看看进攻的苏军,他们已经退了回去……事实上是被打了回去,留下一大堆的尸体和坦克残骸。

  一个“泥人”小心翼翼的爬了过来,舒尔卡差点就没认出来那就是达维多夫。

  “你是对的!”达维多夫小声说:“我们现在本该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