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进攻

  有许多书友对油桶引爆磁性水雷这章有疑问,这里统一做个回答吧:

  首先是磁性水雷引爆上限的问题,有书友说这是有上限的,油箱这点磁性无法将水雷引爆……事实是二战的磁性水雷是没有上限的,它引爆容易到什么程度,就是地球自身的磁场都有可能将其引爆,使其成为一种不攻自爆的水雷。

  这就有个疑问:这么敏感这么容易引爆的水雷,还能起到作用吗?

  这从来不是地雷、水雷之类的东西要考虑的问题,地雷同样也很容易被引爆,比如一个小动物、或是风吹雨打,都能轻易引爆绊发雷。

  它们的定义就是廉价的,能大批量迅速布设用于阻吓封锁敌人通过的,有些意外引爆完全不影响其战略目标。

  其次就是铁桶的磁性问题……船体经过敲打带有磁性能引爆磁性水雷,铁桶在加工的过程中也必然会敲打,运输过程中还有摩擦、碰撞、滚动等等,不难想像它也会有磁性吧,而且是大批量密集的漂浮在河面上,说因为铁桶没有磁性无法引爆这么敏感的磁性水雷……这有些说不过去。

  欢迎书友们的质疑和提问,现在因为是免费章节可以这样回答,多写些也不收费,入V之后就比较麻烦了。

  ************

  汽车在一阵阵炮弹的爆炸中剧烈摇晃着前进,车厢里的战士们都被摇得七荤八素的,有些人甚至都摔得头破血流,但他们都没有在意这些,因为炮弹就在汽车前后爆炸。

  舒尔卡甚至都能感觉到炮弹掀起了冲击波,从天而降的泥水将汽车的挡风玻璃都遮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见前方的路,甚至还有弹片飞射进车厢里打得车厢上的铁扶栏“叮叮”直响。

  有几次舒尔卡以为要翻车了,但最终汽车还是有惊无险的从封锁区里开了出来。

  “哇嚯!”阿列克大叔像个小孩一样叫了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能过来!你们看到了吗?看到了吧……”

  后车厢里的战士们个个惊魂未定,所以都没有回话。

  然后,他们发现跟在后头的一辆汽车被“轰”的一声炸上了天,甚至都有具尸体从天上掉下来摔到了车厢顶然后再掉下来……那几乎就不能说是一具尸体,而是血糊糊的一团东西。

  然后“哇”的一声,几名战士就忍不住吐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晕车或是因为尸体。

  “你是怎么做到的,阿列克大叔?”舒尔卡问。

  “这算不了什么,排长同志!”阿列克回答:“你需要做的就是尽量往弹坑附近开,如果可以的话你甚至要越过弹坑。因为……两枚炮弹砸在同一个地方的情况是很少的!”

  舒尔卡这才恍然大悟,暗道还真是行行出状元。

  又往前开了一会儿,枪声和炮声就渐渐密集了起来。

  就像之前所说的,第9军是按照侦察营、辅助营、主力部队的序列行军的,走在前方的侦察营和辅助营显然与敌人接上火了,不过似乎并没有占到便宜。

  果然,下一秒命令就在尖锐的哨声中传达了下来:“全体下车,战斗准备!”

  跳下车后舒尔卡让士兵们检查自己的装备。

  这时新兵又出了乱子。

  “排长同志,我的步枪不见了!”一名新兵报告道:“它一定是刚才汽车通过封锁线时被甩了出去!”

  舒尔卡马上就听到连长达维多夫的怒喝声:“你为什么不把自己甩出去?!”

  新兵的确就会这样,不过这似乎也不能怪他,汽车过封锁线时的颠箥不是人力能控制的,那时如果把步枪背在肩上或是抓在手上甚至还是危险的,因为可能会弄伤自己或是战友。

  “跟在部队后面!”舒尔卡给他出了个主意:“如果有战友牺牲了,你就可以捡起他的枪,明白吗?”

  “明白!”新兵回答,同时眼里闪过一丝悲凉。

  舒尔卡知道这眼神意味着什么:他必须希望哪个战友牺牲了,否则他就得赤手空拳的冲进敌人防线。

  “前进!”连长挥着手下令。

  部队猫着腰在泥水里朝前跑了一百多米,沿着公路拐了一个弯后就看到一辆辆T26坦克正在公路及两侧排开了阵势,炮口朝着前方,发动机“隆隆”作响,热腾腾的尾气在后方形成一团难闻的烟雾。

  “跟着坦克!”连长下令:“就像训练时做的那样!”

  战士们以排为单位分开,每辆坦克后方都跟着一个排,分成左右两边端着步枪,随时做好探出身射击的准备。

  不久,坦克就动了起来,战士们跟在后头缓缓朝前走,越来越快,不久就必须得小跑才能跟上了。

  这不是很好的体验,因为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尾气,还有坦克履带卷起的泥水,这使跟在第一排的舒尔卡甚至连呼吸都困难。

  但舒尔卡却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更大的困难还在前头……敌人的防线。

  坦克减速拐了个弯,然后战场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那是一片开阔地,苏军显然已经发起过几次进攻,因为战场上已经有几辆被击毁的T26和横七竖八的苏军尸体。

  让舒尔卡感到恐怖的是阵地上一个个弹坑……这也就意味着敌人用炮火封锁了阵地前沿,而T26坦克15MM厚的装甲不足以抵挡炮火的轰炸。

  “他们是德国人!”舒尔卡听到老兵的叫声。

  舒尔卡明白老兵这话的意思,这也就意味着这场战斗不会像之前对付罗马尼亚军队那么轻松,即便罗马尼亚军队是装甲师而面前这支德军是步兵师。

  舒尔卡将目光投往正在另一组跟着部队前进的达维多夫,他发现达维多夫也皱起了眉头。

  舒尔卡猫着腰往侧里跑了几步就来到达维多夫旁,说道:“连长同志,情况有点不妙!”

  “我看到了,舒尔卡同志!”达维多夫回答:“我们的进攻有些仓促了!”

  “舒尔卡同志!”副指导员不知从哪里冒出头来,说道:“我认为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应该回去指挥你的排!”

  从某方面来说副指导员还是正确的,因为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才讨论该不该这样进攻只会影响军心和士气。

  但达维多夫却并不这么想。

  “奥尔加同志!”达维多夫阻止了副指导员:“如果你想在这场战斗中活下来的话,就闭上你的嘴!”

  “可是达维多夫同志!”副指导员反驳道:“我们不应该在这时候讨论是否能活下来,这是懦夫的表现,我们更应该想着怎么攻下敌人的防线……”

  达维多夫不打算与副指导员争论下去,他转头问着舒尔卡:“你有什么办法吗?”

  这让舒尔卡十分为难。

  因为部队必须往前进攻,而德军必然会用炮火轰炸,T26又肯定抵挡不住这些炮火……接着,苏军士兵就不得不在没有坦克掩护的情况下朝敌人防线进攻。

  舒尔卡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就是以步兵的血肉之躯对德国人的机枪和迫击炮。

  这时舒尔卡依稀看到德军前方不远处有一道反坦克壕,确切的说那是一道没有完工的反坦克壕,就像之前说的,德国人没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

  从反坦克壕被挖出来堆在外面的土量来看,它的深度大慨只有60公分深,有许多部位可能更浅……舒尔卡挖过战壕所以知道这一点。

  而这深度的反坦克壕显然是困不住坦克的。

  于是舒尔卡就有了主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