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希望

  巴萨拉布少将是罗马尼亚第1装甲师师长。

  虽然这是罗马尼亚军队第一次参加战斗,但这并不意味着巴萨拉布少将没有战斗经验……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打过来的老兵,区别只是那时他指挥的是骑兵团。

  巴萨拉布少将认为这并不是很合适的进攻时机,因为第1装甲师的炮兵甚至都没来得及跟上来。

  就像之前所说的,罗马尼亚的后勤补给大多是用骡和马,包括大炮也是用骡马拖……为数不多的汽车都分配给坦克团运送汽油了,所以炮兵几乎没有汽车可以使用。

  这对炮兵来说几乎就是噩梦。

  因为汽车不但可以用来牵引大炮还可以搭载一定数量的炮弹。

  没有汽车,就意味着所有的这一切都必须靠人力和畜力。

  更糟糕的还是此时下着暴雨,再加上苏联原本就保养不足的公路又被走在前头的坦克、汽车辗过,于是跟在后头的罗马尼亚炮兵就出现了让人无奈的一幕:马匹在前头吃力的拖着大炮,车夫在旁边使劲的抽打着马背,炮兵在雨中喊着口号推着炮轮,好不容易将大炮从一个泥坑里推出来但转眼又陷入另一个坑……

  于是炮兵就落后在坦克团后方一百多公里。

  “上将阁下!”巴萨拉布少将向肖伯特报告道:“我们的炮兵没能跟上来,没有炮兵的掩护我们很难对俄国人发起有效的突袭!”

  巴萨拉布少将这话是有道理的,尤其是在罗马尼亚坦克速度如此感人的情况下,就更需要炮火准备给敌人造成首次打击并使其无法从容应对。

  “让炮兵见鬼去吧,少将!”肖伯特说:“等他们赶到的话只怕俄国人都打到黑海海岸了!”

  肖伯特说的也有道理,一百多公里,对于每天只前进二、三十公里的罗马尼亚炮兵来说少说也要五天的时间。

  “用你们的坦克,少将!”过了一会儿肖伯特又补充道:“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他们,明白吗?他们的坦克甚至比你们还少,只要你们往前冲,他们很快就会崩溃了!”

  “是,上将!”巴萨拉布少将无奈的回答。

  这其中其实有个误会。

  苏军装甲部队在肖伯特上将眼里的确不堪一击,因为德国装甲部队就曾以100辆坦克击败了1000辆坦克。

  而现在罗马尼亚第1装甲师却是以200辆坦克对苏一个摩托化师的100辆坦克。

  再加上罗马尼亚军是以有备打不备,所以肖伯特上将认为至少这场战斗是稳操胜券的。

  肖伯特上将寄希望于这场战斗的胜利能使苏军前进的速度慢下来使在前方防守的德军步兵师有更多的准备时间……德军步兵师正在前方三十公里处紧张的挖掘反坦克壕布设地雷。

  但真打起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开火!”

  随着韦尼亚科夫大尉一声高喊,战场就像炸开了锅似的热闹起来,成片成片的子弹和炮弹朝罗马尼亚军的方向倾泻而去。

  苏军战士甚至都没看清目标,他们能看到的只是雨幕中的一点影子,舒尔卡也一样。

  但这时已顾不上这么多了,反正朝着敌人的方向开枪就没错。

  如果仅仅是坦克对比,敌我双方谁都不占便宜。

  罗马尼亚装备的坦克在火力上稍显不足,因为无论是R2还是R35都是37MM坦克炮,而且R35还是穿甲能力不足的短管37MM炮。(注:法国的R35在40年时换装长管炮,罗马尼亚军没换)

  但此时彼此距离足够近互相都能击穿,所以苏军45MM炮的优势就被弱化了。

  于是双方坦克各有伤亡,不一会儿战场上就到处都是坦克燃烧冒出的火光,还有被火焰点燃的士兵的惨叫声。

  但舒尔卡知道,这其实也就意味着罗马尼亚军失败了。

  原因很简单,公路上一字排开的不过是第131摩托化师的一个坦克营和一个步兵营,而罗马尼亚军却是主力的两个坦克团……罗马尼亚军被挡住无法突破,就意味着他们的侧翼就暴露在苏军后续部队面前。

  其实这是必然的结果,坦克速度太慢。

  速度慢就意味着无法快速突破,意味着无法及时应变,意味着被动挨打。

  果然,十几分钟后,一通炮弹就狠狠的砸向罗马尼亚军的阵地,炮弹炸起的硝烟和水汽就像一支大手一样死死的捂着罗马尼亚军队……苏军的炮兵是用汽车机动的,他们乘刚才这段时间架好炮并完成试射,然后就将成片成片的炮弹朝敌人打了出去。

  炮弹打了十分钟,然后从侧面杀出一支坦克部队直奔硝烟而去。

  舒尔卡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因为那片战场早就被一片“白雾”笼罩着。

  他能看到的只有“白雾”中时不时闪出的一道亮光以及一声声惨叫。

  不过就算是这样,所有人都知道敌人败局已定,因为已经没有人再朝公路防线冲锋。

  韦尼亚科夫大尉没有命令冲锋,这是正确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冲锋很容易自己人打在一起出现友好伤亡。

  又等了十几分钟,枪炮声慢慢的平息了下来而且渐渐远去。

  “就这样结束了吗?”列昂耶夫有些意外的问:“我们胜利了?”

  “我想是的!”老兵接了句,这场战斗胜利得如此轻松就连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比想像的轻松,不是吗?”舒尔卡抓住这个机会给新兵做宣传:“只要按命令说的做,就可以打败敌人然后活下来!”

  “说得对!”新兵们回答:“我们已经两次打败敌人了!”

  “这次的伤亡比上次小得多!”

  “而敌人却不比上次少!”

  ……

  演员想说什么但却被舒尔卡用眼色制止了。

  老兵们都知道这次损失小是有原因的,敌人是战斗力较弱的罗马尼亚军,这甚至有可能是他们第一次作战,当然与那些从欧洲一直路打到这里的德军不一样。

  但是,舒尔卡认为这些话还是不说破更好,它至少可以让新兵们轻松些,或者说多给他们一点希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