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阻挡

  不久,第11集团军司令冯.肖伯特就接到了来自集团军群指挥部的命令。

  命令是由集团军群司令伦德施泰特元帅下达的。

  “有一支俄国人的装甲部队从基辅突围!”伦德施泰特对肖伯特上将说:“他们的兵力大慨一个军,坦克数量不详。他们正朝乌曼方向前进,挡住他们!”

  “什么?”肖伯特上将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由大吃一惊:“可是元帅阁下,我们的主力部队已经推进到了第聂伯河一线,我们用什么挡住他们?”

  肖伯特上将说的没错,第11集团军的战略目标从一开始就是克里米亚地区……克里米亚地区有苏联机场,苏联轰炸机从这里起飞可以越过里海轰炸位罗马尼亚的油田,而石油供应又是德军进攻苏联的基础。

  所以,第11集团军包括罗马尼亚第3、第4集团军在内都在全速往东推进,此时留在后方的部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师。

  “那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将军!”伦德施泰特元帅回答:“不管用什么方法,挡住他们!”

  “是,元帅阁下!”肖伯特上将无奈的挺身回答。

  挂上电话后,肖伯特马上走到地图前,然后下令:“命令第198步兵师马上撤回乌曼地区驻防,第1装甲师前进至乌曼与第198步兵师协同,同时……远征军撤回乌曼增援!”

  “是!”副官应了声就将命令传达了下去。

  这命令听起来似乎胸有成竹:以一个步兵师原地驻防、一个装甲师协同,再以一个军增援。

  这样的兵力,挡住苏军一个机械化军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但其中的苦处就只有肖伯特上将自己清楚:这几支部队中只有第198步兵师是德国的军队,第1装甲师是罗马尼亚军队,远征军则是意大利的部队。

  其中罗马尼亚的第1装甲师之所以会适合进入乌曼地区协同,是因为这个装甲师的速度实在太慢了……所谓的“罗马尼亚”就是装备了大量骡和马的军队。再加上他们坦克的速度以及糟糕的路况,使其远远落后于主力部队。

  意大利远征军,则是因为这支军队是第11集团军唯一一支机械化部队,肖伯特判断能及时赶到并参加战斗的就只有它了。

  “这些蠢货!”肖伯特看着地图时不由骂了声:“他们竟然丢下俄国人的装甲部队而渡过河去!”

  肖伯特骂的是克莱斯特,这的确让人有些不可思议,只是肖伯特不知道这其中还有很多曲折,就算是肖伯特自己,只怕也无法避免犯同样的错误。

  苏机械化第9军并不知道德军的这些布置。

  应该说苏军原本是可以知道的,因为这里是苏军的地盘,到处都是苏联百姓及游击队,只要德军一行动就会有人看见,比如多少多少部队通过某条公路之类的。

  问题在于这些百姓和游击队没有电台,他们无法将消息及时的传递给苏军。

  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他们正按之前计划的那样展开:前方用快速机动部队侦察,不断的将情报传递到后方并以此全速推进。

  这有点像“摸着石头过河”,也就是一边侦察一边前进,但也比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乱打一通要好得多。

  舒尔卡和他的部下在第二梯队。

  汽车里一片沉默,虽然战士们都在车厢里但却一片狼籍。因为之前的战斗,泥水和鲜血弄得整个车厢都脏兮兮的。

  如果说有什么好处的话,那就是车厢没有之前那么拥挤了……舒尔卡这个排牺牲了7人,还有两人受重伤被抬回了基辅,也就是说汽车里只剩下26人。

  “阿夫莫维奇死了!”列昂耶夫说:“还有阿廖申卡,安德烈维奇,阿尼西姆……”

  “我们知道,列昂耶夫!”舒尔卡打断了他的话,报出这些人没有意义,这只会增加新兵心中的恐惧。

  “不,你不知道,排长同志!”列昂耶夫激动的回答:“他们许多人甚至连战士证都没有!”

  这一点的确是,这些新兵大多都是从基辅临时征召的,人数太多以至于战士证都出现短缺的情况。

  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会成为失踪名单中的一员而不是英勇牺牲的烈士。

  不过列昂耶夫的语气却让演员感到愤怒。

  “所以!”演员狠狠的瞪着列昂耶夫说:“你以为这是排长同志的错是吗?哦,天哪……我们排有人牺牲了,所以排长同志应该对此负责!”

  “事实上!”老兵一边包扎着手臂的伤口一边说道:“如果不是排长同志的指挥,我们这个排很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是的!”小偷接嘴道:“列昂耶夫,你此时应该是具尸体,而不是在这里抱怨!”

  列昂耶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转向舒尔卡说道:“抱歉,排长同志,我没有抱怨您的意思!”

  “我知道!”舒尔卡回答:“没关系,你们很快就会习惯……”

  话还没说完舒尔卡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果然,这话再次造成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过了好半晌,才有新兵怯生生的问道:“我们在哪里,是突围吗?”

  “不!”老兵摇了摇头,回答:“我认为我们在乌曼,正往南前进,也就是说……我们的目的地很可能是敖德萨地区!”

  “这不可能!”列昂耶夫说:“德国人已经打到第聂伯河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家都知道,如果德国人已经打到第聂伯河,就意味着这条线路上将会是敌人控制的范围,所以就不会是什么突围。

  老兵没有回答。

  一个新兵透过车后厢朝外望了一会儿,然后就脸色苍白的说道:“上帝,这里是乌曼!”

  “你没有认错吗?”列昂耶夫问。

  “我不会认错的!”新兵回答:“我来过这里几次!”

  车厢再次陷入沉默,因为他们知道老兵说的对,而这也就意味着将来会有很多场仗要打。

  汽车继续摇摇晃晃的往前开着,舒尔卡在“隆隆”的马达声中隐隐听到些啜泣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