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胜利

  祝各位新年快乐!

  ***********

  “杀!”随着舒尔卡一声命令,战士们就挺着刺刀冲了上去。

  那一刻其实冲上去的不只舒尔卡一个排,至少有一个营。

  这主要是因为苏军整条战线都被压缩处于过于密集的状态……德军坦克的反攻使苏军有些猝不及防,前面的人和坦克往后退而后续部队却在继续前进,结果整条防线上士兵和坦克都被压在一起。

  由此也可以看出苏军的反应速度以及军官的指挥能力与德军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这些是无法通过短时间内训练解决的。

  现在,舒尔卡这片打开了一个突破口,原本像被挤压的气球似的过于密集的部队就找到了出口……附近的苏军战士们甚至都不需要命令,自然而然的就跟着舒尔卡这个排的后方往前冲。

  而对于德军来说,舒尔卡的那个炸药包就像是在堤坝上炸开了一个口子,敌人就像是洪水般从这个缺口涌了出来。

  惨叫、鲜血和死亡很快就充斥了整个战场,德军的进攻线和士气几乎就在那一刻崩溃,步兵丢下坦克撤退,起初还是有组织的,很快就转变成无序的逃跑。

  坦克横冲直撞的似乎想冲出这个战场,但很快就被赶上来的苏军士兵用手榴弹、燃烧弹等炸毁。

  战斗在十几分钟后结束,德军的装甲营几乎被全歼,除了少数几个漏网之鱼及两百多名举手投降的之外,其它的全都躺在了战场上变成一具具尸体。

  “将军同志!我们胜利了!”第9军军长托利奇卡少将用激动的语气报告道:“我们以很小的代价歼灭了德国人的装甲部队,一个装甲团!我们胜利了!”

  方面军司令部霎时就一片欢腾,基尔波诺斯上将也松了一口气。

  一个军打敌人一个团,五百余辆坦克对德军一百辆坦克……这样的兵力对比取胜似乎并没有什么好高兴的。

  但是,这却可以说是苏军在战争爆发至今取得的唯一一场有模有样的胜利,其它方向无论是北方的列宁格勒还是中间的明斯克或是南方的基辅,全都是兵败如山倒,尤其是在坦克战方面苏军就更是不堪一击。

  这使许多苏军官兵都产生这样一个心理,他们认为苏军无法阻止德军的推进,认为苏军坦克是出了什么问题不可能在与德军对阵的战场上取胜即使苏军拥有数量优势……

  直到此时,第9军才用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很好!”基尔波诺斯下令:“继续前进,按原计划进行!”

  “是,将军同志!”放下话筒时托利奇卡少将不由感慨万分。

  一开始他并不认同那个“逃跑英雄”所谓的整训以及他提出的一系列计划。

  当然,托利奇卡少将承认这其中有主观方面的因素……身为一名少将,第9机械化军的军长,他当然不愿意相信自己不如一名嘴上连胡子都没有的上士。

  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托利奇卡少将想:如果这么容易就能将德国人打败,那么整条战线上正在败退的数百万苏军官兵难道都是傻瓜吗?他们难道不知道尝试整训或是新战术?

  但事实证明托利奇卡少将是错的,他们的确用这个“逃跑英雄”的战术击败了德国人,而且是德国人的装甲部队。

  “继续前进!”托利奇卡少将下令时中气十足,这次胜利给了他信心。

  另一方面,正指挥着第1装甲集群主力全速穿插的克莱斯特上将也收到了相关情报。

  一辆三轮摩托车从后方高速前进超过了克莱斯特乘坐的“桶车”……所谓的“桶车”指的是德军使用的一款军用小汽车,为了降低成本减少工序在设计上将小汽车的棱角抹平了,使其看起来像是个方形的“桶”。

  “将军阁下!”副官冒着雨从摩托车副座上跳了下来,跑到“桶车”前,弯下腰给打开车窗的克莱斯特上将递上一个用防水布包裹的文件夹:“刚刚收到的情报,俄国人突破了基辅的包围圈!”

  克莱斯特上将抬起头疑惑的望向副官,问:“第11装甲团呢?”

  “他们全军覆没了!”副官回答。

  “不,这不可能!”克莱斯特上将震惊的望着副官。

  顿了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问:“俄国人的第9军?”

  “是的,第9军!”副官点了点头:“他们突然出现在基辅并展开突围。艾贝哈德上校按照您的命令发起反击,结果……”

  结果就不用多说了,当然是全军覆没。

  但克莱斯特上将最担心的却不是这个,胜败乃兵家常事,与第1装甲集群所取得的胜利相比,一个装甲团根本算不了什么。

  克莱斯特上将从口袋里取出地图展了开来,戴上眼镜看了一会儿,然后就问:“他们现在在哪个位置?”

  “白采尔科维!”副官回答:“他们分成两个部份,一个部份沿着铁路,另一个部份沿着公路南下!”

  克莱斯特上将将目光沿着铁路和公路往下,然后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他们要对我们实施反包围!”克莱斯特上将对副官下令道:“马上把情报转给弗恩将军,让他布署兵力拦住他们!”

  “是,将军!”副官应了声就转身跑向摩托车。

  “桶车”继续跟着部队前进,但刚才还是自信满满的克莱斯特上将此时已是忧心忡忡,甚至已完全失去了胜利和包围基辅的喜悦。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彻头彻尾的上当了。

  俄国人的机械化第9军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基辅,这是假的。

  所以,基辅大桥被炸毁,第1装甲集群在克列缅丘格渡河成功……这些其实都是俄国人有意让自己这么做的,其目的就是让第1装甲集群过河。

  再将第1装甲集群调回去?

  过河容易回头难,俄国人只需要架起几门大炮或是用浅水重炮舰轰炸就能阻止第1装甲集群。

  所以,第1装甲集群是回不去了。

  想到这里,一丝寒意在克莱斯特上将心里油然而生,他无法想像敌人已猜透了他的心思。

  “逃跑英雄?”克莱斯特上将从牙缝里吐出了一个名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