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坦克肉搏战

  艾贝哈德上校的选择是正确的,在这种情况下撤退显然不现实,敌我两军相距太近了,还不到一百米。

  一旦让苏军发现了撤退的意图,他们必定会发起冲锋。

  虽然苏军T26的速度不快……时速30公里,但全速前进的话100米也只需要12秒。

  12秒,德“三号”坦克还没来得及转身敌人坦克就已经开到跟前了,到时就不仅仅是被包围的问题,正面都会被敌人冲垮。

  继续这样呆在原地与敌人作战显然也不行,因为这就意味着坐等被敌人包围。

  所以,如果说有活路的话,那就是正面,杀出一条血路才有一线生机。

  于是,惨烈的坦克肉搏战就在那一刻打响了。

  双方都来不及开炮,两道相向而行的钢铁防线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膨”的一声钢铁碰撞声,舒尔卡前方的T26坦克就被有撞得倒退了一段距离。

  虽然坦克表面没有多大的损失,至少从后方看是这样。但舒尔卡却能体会到身在坦克里的坦克乘员的状况……坦克舱内空间狭窄,乘员几乎是被钢铁和各种操纵杆之类的包裹着驾驶坦克的,平时就算越过一道坎如果不小心的话都有可能碰得头破血流,何况是此时坦克相撞。

  德国人之所以敢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因为用于相撞的话,重量几乎是T26两倍的“三号”坦克明显占优,何况它的前装甲还有比T16厚得多。

  于是,没过一会儿,T26就被“三号”坦克推着倒退了。

  “想想办法!”位于坦克后装甲上的跟随兵大叫:“我们快要被它压扁了!”

  战后舒尔卡才知道的确有这样的情况:“三号”坦克的车身比T26更高,再加上重量以及道路泥泞的因素,有几辆

  “三号”居然“嘎啦嘎啦”的沿着T26的前装甲爬了上去,然后狠狠的将它压在了履带下。

  里头的坦克乘员就不用多说了,大多都被压成了肉泥。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居然有一个人活了下来……他很幸运的滚到一个变形后的空腔里安然无恙,只不过外人没法将他救出,因为出口全都变形卡死了,救援人员只能隔一段时间从缝隙里为他送进食物和水,直到几天后才把他弄出来。

  T26继续被推着后退,跟随员已经吓得丢下了电话从装甲上跳了下来。

  几个士兵想从侧面绕过去,但很快就被对面打来的子弹打倒在地……“三号”坦克后方同样也跟随着德步兵,他们掩护着坦克的侧翼。

  这样下去显然不是办法,T26在这种角力下肯定会输,苏军步兵只能跟着T26一步步后退,而后方却是尾随而至的友军坦克和步兵……如果继续被推着往后的话,很可能使苏军挤成一团并陷入混乱。

  而苏军一旦陷入拥挤的混乱,就是德军展开大屠杀的时候了。

  “手榴弹!”舒尔卡大叫。

  正不知所措的战士听到命令,赶忙拉燃了手榴弹往坦克对面抛……“轰轰”的一阵爆响,对面传来了德军的惨叫声。

  但手榴弹这玩意,苏军能投到德军就意味着德军也能投到苏军,于是下一秒马上也有几枚冒着青烟的手榴弹翻滚着从头顶上落了下来。

  舒尔卡赶忙一翻身滚进了水沟里趴低了身子……雨天想要找到哪里其实很方便,因为水是往低处流的,哪里有积水就意味着哪里地势低,积水越多就意味着越是躲避藏身的好地方。

  这与生活在和平社会的意识有些不一样,和平社会下的常态就是会避过水坑,时间一久就成了某种潜意识。

  所以,战场往往要克服这种潜意识或者也可以说是习惯。

  “轰轰”一阵爆响过后,几名躲避不及的战士就倒在血泊中。

  舒尔卡看到阿夫莫维奇也是其中之一,那个来自马卡里夫通过关系调到舒尔卡这个排的新兵,他的脖子被弹片击中……舒尔卡无法判断是被弹片划过还是击中,他只看到鲜血就像喷泉一样从他指缝中流出来,他想呼救但却叫不出,因为每张一下嘴都有鲜血从他嘴里涌出。

  那一刻,舒尔卡心里闪过一丝内疚,毕竟他是相信“逃跑英雄”才加入这支部队的,但舒尔卡却让他失望了。

  不过这内疚只是一点,因为这是战场,谁也无法保证能活着的战场,包括舒尔卡自己。

  “手榴弹!”舒尔卡大叫。

  这时候就是手榴弹最有用,如果想要减少敌人方向投来的手榴弹,最好的方法就是抢先一步将更多的将手榴弹投过去。

  苏军在手榴弹这方面是占有优势的,因为苏军人多而且占了先机。

  不过的这还是无法扭转苏军的危机,因为“三号”坦克正推着T26一步步逼着苏军士兵后退。

  “怎么办,排长同志?”老兵大叫,他也看到了这样下去存在的危险。

  舒尔卡没有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坦克的问题,他总不能招呼一声让士兵们上去顶住正后退的T26吧。

  不过,当舒尔卡看到小偷手上抱的炸药包时就突然有了主意。

  舒尔卡没有多说什么,一把从小偷手里抢过炸药包拉燃了的导火索就往T26的底盘下丢……

  “你在干什么?”小偷愣愣的看着舒尔卡:“排长同志,这是我们的坦克……”

  话还没说完小偷似乎就明白了舒尔卡这么做的目的。

  炸药包有导火索的地间延迟,而“三号”坦克又在推着T26前进……也就是说,如果时间计算得差不多的话,炸药包就应该在“三号”坦克的底盘下爆炸。

  “上刺刀!”舒尔卡大声命令。

  战士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按舒尔卡的命令为步枪上好了刺刀。

  舒尔卡计算的没错,几秒钟后只听“轰”的一声巨响,T26对面就爆起了一团火焰,T26随即停止了后退……坦克底盘是装甲最薄弱的部位,当然无法承受炸药包的威力,即便那是“三号”坦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