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坦克战

  此时德军大多奉行“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的作战原则,也就是他们更擅长进攻而不是防御,甚至还对绝对防御表现出某种不屑。

  确切的说,他们更崇尚的是“动态防御”,也就是将机械化部队布署在二线,敌人从哪个方向突破他们就往哪个方向发起进攻将这个漏洞堵上。

  克莱斯特上将也做了类似这样的准备。

  为了预防苏军突围,克莱斯特上将在基辅外留了一个装甲团。

  这个装甲团是隶属于第3摩托化军的第11装甲团,它有两个坦克营共93辆坦克,这两个坦克营分别布署在基辅的西面和南面。

  这么做是有道理的,因为在基辅以北是德第17集团军,而且第聂伯河上的桥梁已经被苏军自行炸毁,再往北就是德中央集团军,也就是从这方向突围基本没有可能。

  西面也不太可能,因为那是德军部队的腹地。

  德指挥官艾贝哈德将部队一分为二其中一支布署在西面的原因,是一旦苏军突围,西面的坦克营就能与布署在南面的坦克营对敌实施夹击。

  让艾贝哈德上校意外的是,苏军的突围方向偏偏就是西面。

  “西面?为什么会是西南?”艾贝哈德上校接到情报时不由一愣,但还是第一时间下令:“命令一营准备战斗,二营马上增援一营!”

  “是,上校!”

  但还没等通讯兵将命令传达下去战斗已经打响了。

  基尔波诺斯上将掌握了德军装甲部队的情报,所以苏军这场包围战是以歼灭这个第11装甲团开始的。

  这让基尔波诺斯上将有些紧张,因为在之前的战斗中苏、德的坦克部队曾经对阵过,而且双方坦克数量差距很大……布琼尼率领一个机械化军希望能突破德军一个装甲团的防御。

  如果单纯从坦克数量来说,苏军一个机械化军拥有近千辆坦克,而德军一个装甲团只有大约一百辆坦克,无论是谁都以为德军防线会毫无悬念的被突破甚至被歼灭。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因为德军的坦克团并不仅仅只是坦克团,他们还有飞机、大炮、步兵,而且彼此间协同得如鱼得水。

  而苏军机械化部队的进攻则是大喊一声然后一窝蜂的胡冲乱打。

  德军并没有选择正面与苏军硬捍……这是苏军所希望的。

  德军是在空军、炮兵和步兵的掩护下撤退。

  说“撤退”只有两个字,但在战场上却没有这么简单:炮弹成片成片的往苏军坦克群中倾泻,斯图卡轰战机带着呼啸声一架接着一架从头顶上往下俯冲,苏军庞大的坦克群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而且还有陷入混乱的迹像。

  布琼尼命令部队加速前进。

  这个命令或许是对的,因为只要跟敌人坦克绞在一起,对方的炮火和空中力量的优势就无法体现。

  但是……在前面等待苏军坦克的却是成片成片的地雷。

  也就是说,在还没有见到德军坦克时苏军机械化军就已经损失惨重了。

  等苏军坦克在遭受被轰炸、辗过雷区,再加上令人无奈的机械故障之后总算是看到了德军坦克。

  只不过德军坦克却不是在正面而是在两翼。

  为了避免被德军包围,苏军只能分出两支部队分别应战,但德军却以其坦克的高机动性继续与苏军坦克打游击

  德军坦克彼此间通讯良好,可以很灵活的时而分兵时而集中,一边用斯图卡轰炸轰炸追击的苏军坦克一边在局部形成兵力优势对苏军分散的坦克实施围歼。

  反之,苏军坦克则因为缺乏通讯没有统一的指挥个个都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转。

  结果就是一千多辆坦克对阵德一百余辆坦克不仅没能取得胜利反而损失了将近一半的坦克铩羽而归。

  现在,同样是对付德国人的一个装甲团,苏军却只有一个不满编的机械化军,全军只有500多辆坦克。

  基尔波诺斯上将又不得不从坦克战开始。

  原因很简单,如果不歼灭德军留在基辅附近的这个装甲团,他们很有可能会利用其高机动性成为苏第9军的噩梦。

  如果是按之前的经验,这500辆坦克虽然依旧在数量上占据优势,但却还不够德军塞牙缝的。

  所以,从战斗打响的那一刻起,基尔波诺斯上将就提心吊胆的一直守在电台前。

  前线枪炮声已响成一片,再混合进坦克的履带声以及火焰和硝烟……一场苏德之间的坦克大战又一次展开了。

  舒尔卡等人已跳下了汽车跟在坦克后。

  这一方面是因为坦克需要步兵掩护和协同另一方面则是战场上到处都是炮弹,此时再搭乘汽车前进无疑就是当敌人的靶子。

  “前进!”营长韦尼亚科夫大尉挥舞着手枪朝战士们大喊:“跟着坦克注意利用坦克隐蔽自己!”

  这是第9军这段时间训练的结果……之前苏军的战斗可不是这样打的,之前步兵是步兵,坦克是坦克,步坦之间唯一有效的协同或许就是用曳光弹为坦克指示进攻的目标和方向。

  现在就完全不同了:

  发令兵在后头将信号旗一挥,然后所有的坦克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信息当然是由趴在坦克后装甲上的士兵通过电话传递进坦克的。

  苏军士兵们还给这些跟随兵起了个外号叫“跟屁虫”。

  这外号还真像那么回事,因为他们的任务就是紧紧的趴在或是跟在坦克后一刻都不能落下。

  没办法……苏军战士大多都是没文化的粗人,所以他们取的外号通常也很难听,就像舒尔卡的外号是“逃跑英雄”一样。

  跟随兵使坦克与步兵之间的协同变得容易得多,因为他们可以在外面很直观的告诉坦克乘员一些信息:

  “你们开得太快了,等等他们(步兵)!”

  “我的天,你们就要跟旁边的坦克撞上了,往右往右!”

  ……

  不过当然,也有跟随兵会瞎指挥,战后舒尔卡听一个坦克乘员抱怨,一名跟随兵就在电话里叫唤着:“嘿!左前方有架飞机,你们为什么不把它打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