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套路

  于是,第二天战场上就安静了一段时间。

  不过其实也说不上安静,因为枪炮声消停了随之而起的就是德军喇叭里的宣传声:

  “俄国人,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继续下去已没有任何意义,投降吧!”

  “全体乌克兰人,想想俄国人给你们带来的痛苦和灾难吧,我们是来解放你们的,勇敢的站起来推翻俄国人对你们压迫!我们会给你们安全和自由,你们没有必要为奴役你们的俄国人作战……”

  ……

  说实话,后一句针对乌克兰人的宣传很有杀伤力。

  原因是乌克兰人原本就对莫斯科有不满情绪,这些话似乎是说到了他们内心的痛。

  而且,舒尔卡知道的确有人上当把德军当成了“解放者”,这些乌克兰人的举动让德军都感到不可思议。

  一名德军军官在日记里写道:“在经过一个村庄时,一个老人将我的车拦下,正在我想给他几脚让他让开时,却发现他递上了牛奶和面包,而且一定要我吃完他才满意的离开……直到最后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其实还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这会造成苏军军队里的互相猜疑,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而第333团中就有许多来自基辅的乌克兰人。

  连长达维多夫就暗暗的交代舒尔卡:“把那些新兵盯紧些,别让他们出什么乱子,明白吗?”

  “明白,少尉同志!”舒尔卡回答,他当然知道这里的“新兵”指的不是新兵,而是乌克兰人。

  但实际上舒尔卡并没有什么做,因为他知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话,这时候如果搞分裂的话就只会人心惶惶。

  但舒尔卡知道这一点并不代表其它人也知道。

  很快就有指导员找一些新兵谈话,其间还带走了几个人,于是仓库里气氛霎时又紧张了起来。

  “上士同志!”阿夫莫维奇带着几个新兵紧张兮兮的凑到舒尔卡身边,压低声音说道:“我们表现还算不错吧!”

  “表现?”舒尔卡不解的望向阿夫莫维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是在整训时加入部队的,我没见你们打过仗!”

  “是的,上士同志记的没错!”阿夫莫维奇赔着笑说:“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很积极参加训练,一直都服从您的命令,您说是吗?”

  然后舒尔卡就明白了,阿夫莫维奇乃至列昂耶夫这些新兵都是乌克兰人,他们希望万一自己被查的时候舒尔卡这个直系上级能为他们说几句好话。

  “别担心这些没用的,阿夫莫维奇!”舒尔卡说:“你更应该担心的是怎么投入到将来的战斗中,明白吗?”

  “是,上士同志!”阿夫莫维奇是个聪明人,他很快就明白了舒尔卡的意思。

  正所谓言多必失,像这样的事,越是担心就越是会找自己人(乌克兰人)商讨对策,而越是这样就越会被人打小报告或是被指导员等政工人员怀疑……他们就是不希望乌克兰人结成一帮密谋什么,你们反而在密谋什么,那不是找死吗?

  反之,如果他们想的、担心的、说的都是将来的战斗,被怀疑的可能性就小得多。

  于是,舒尔卡的排突然就热闹起来,新兵们都很努力的向老兵学习战斗经验,问这问那的,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之间的隔阂似乎完全不存在了。

  接着很自然的,这股风很快就吹遍了整个仓库。

  这让那些政工人员感到十分满意,审查的恐怖气氛也就自然而然的消于无形了。

  加夫里洛夫少校走到舒尔卡身边,看了看周围后小声说道:“这是你的主意吧,上士?”

  “我只是给他们一个建议,少校!”舒尔卡回答。

  “干得好!”加夫里洛夫少校说:“我正为这个头疼呢,你就帮我解决了这个难题!”

  加夫里洛夫少校走了之后,副指导员又走到舒尔卡身边……副指导员就是不一样,他所过之处附近的士兵心跳都要加快几下,甚至舒尔卡也不例外。

  “可以谈谈吗?”副指导员问。

  “是哪种类型的谈?”舒尔卡问。

  “你说呢?”副指导员笑了起来:“如果是那种类型的,我就不需要征得你的同意了!”

  “那我就放心了!”舒尔卡说着就站起身来与副指导员走到一旁。

  仓库里空间有限,没人的地方只有堆放物资的一个角落。

  一边走着,副指导员给舒尔卡递上了一根烟,客气的给舒尔卡点燃了,然后说道:“你很聪明,上士同志!”

  “谢谢,副指导员同志!”舒尔卡回答。

  “我想我们之间或许有什么误会!”副指导员说:“有些事我不能多说什么,我希望你明白,我也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

  “我明白,副指导员同志!”

  “所以,我们会配合得很愉快,是吗?”

  “是的,当然!”舒尔卡点了点头。

  那一刻,舒尔卡几乎就要相信副指导员了,因为舒尔卡认为在战争面前这种内斗实在不应该再进行下去。

  但下一秒舒尔卡副指导员的话就让他沉到了谷底。

  “加夫里洛夫少校是个很出色的指挥官!”副指导员说。

  “是的!”舒尔卡回答:“当然!”

  “你们刚才聊些什么,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没什么,副指导员同志!”舒尔卡一愣之后就回答:“你知道的,我们给基尔波诺斯同志提供了一些建议,说的是这方面的事……”

  舒尔卡会这么说,一方面是因为他本来说的就是建议,只不过此建议非彼建议,万一与加夫里洛夫那边对不上也可以解释为一场误会。

  另一方面,则是这已经涉及到了军事机密,副指导员也就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了。

  “很好!”副指导员说:“我知道了,上士同志!”

  舒尔卡不由松了一口气。

  像刚才那样的交谈实在是防不胜防,副指导员显然很擅长干这个:先拉拉家常让人放下戒心,然后突然随口问一句……这让舒尔卡差点成为一个打小报告的人,而他甚至都不觉得这是在打小报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