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虚实

  接着,舒尔卡和战士们要做的,就是在漆黑的仓库里等待着时机成熟,他们甚至都不被允许交谈,尤其是看管他们的部队……事后舒尔卡才知道,看管他们的部队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得到的命令同样是不许交谈,如果有人试图从仓库里逃跑,允许将其击毙。

  这样的生活对战士们来说就像是渡假,因为他们已好久都没有过过这么悠闲的日子了:

  吃饭时有人送来面包和其它食物,比如土豆泥,运气好的话还会有一小段香肠……这对苏军士兵来说绝对是难得的福利。

  睡觉就在仓库里打地铺,方便的问题则在仓库一角临时搭建的一排厕所解决,至于洗澡就算了,苏军一般情况是不会考虑这方面的问题的。

  另一边,德第1装甲集群的指挥官克莱斯特上将也接到了相关的情报。

  副官将一封电报递到了克莱斯特上将面前,报告道:“好消息,将军,俄国人将坦克撤到东岸,这会使我们少很多麻烦!”

  副官说的没错,虽然克莱斯特并不认为俄国军队的坦克能阻止德军突破基辅防线,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敌人的坦克是个麻烦……这其中尤其是敌人的重型坦克:KV1、KV2等。

  这其中尤其是KV2坦克,110MM厚的前装甲使其可以无惧任何反坦克炮:德军的37MM反坦克炮在它面前成了“敲门砖”,4号坦克的短身管火炮被士兵们骂为“舒岑梅尔”(木头桩子)。

  而KV2坦克的152MM口径的火炮却能摧毁挡在它面前的一切……如果不是因为这玩意的机动性和故障率的话,克莱斯特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它。

  所以,苏军的坦克部队撤过第聂伯河对德军来说的确是个好消息。

  可是……

  克莱斯特上将接过电报瞄了一眼,疑惑的问:“他们为什么要撤过第聂伯河?难道要放弃基辅?可莫斯科给他们的命令却不是这个!”

  如果莫斯科方面听到这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德军指挥官居然知道莫斯科发给前线的命令。

  但这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就像之前说的,有勃兰登堡和乌克兰乃至其它地区的游击队的支持,再加上苏联内部的混乱……很少有什么情报能瞒得过德国。

  “驻守基辅的是基尔波诺斯上将!”副官说:“他已经几次向莫斯科请求撤退了,但都遭到拒绝,我认为……基尔波诺斯可能打算违抗莫斯科的命令!”

  克莱斯特上将没有说话。

  虽然副官说的很有道理,而且现在这种局势,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得出驻守基辅的西南方面军应该撤退,至少应该要撤到第聂伯河东岸,否则大桥被炸断再想过河突围就没那么容易了,尤其是坦克、汽车这些玩意。

  从这方面来说,俄国人把机械化部队先行撤过第聂伯河而不是用来防御基辅是合理的,如果俄国人打算突围,那么这支机械化部队就将是突围的前锋和支柱。

  但是……

  此时的克莱斯特对自己及副官的判断已不是那么有信心了。

  这是受这段时间战事的影响。

  首先是那个自己根本就看不上眼的“木屋伪装”。

  谁能想到只是简单的做一些伪装就能使装甲部队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

  其次就是在“斯大林防线”对敌人的包围……克莱斯特从情报部门那知道那支俄国部队是第333团,据说出谋划策的是一名被称作“逃跑英雄”的上士。

  这场包围战让克莱斯特有了挫败感,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将第333团围得水泄不通怎么也无法逃走的,但事实却是让他们轻松的穿过防线逃了回去。

  想到这里克莱斯特上将不由在心里暗赞了声……这是一名值得尊敬的对手。

  先是利用缴获的德军坦克伪装成德军部队从侧翼突破,然后再用少量部队吸引两翼德军的火力使他们发生“误会”,其主力却在另一位置迅速突破……一系列的计划可以说是环环相扣。

  克莱斯特上将很难想像这是出自一名被他瞧不起的俄国人之手,尤其还是一名俄国上士。

  更让克莱斯特上将惊讶的是,紧接着德军面对的就是苏联人的重重防御:每十公里一道,突破一重又一重,就像是没有尽头。

  虽然这些防线都无法挡住德军装甲部队前进的脚步,很多时候苏军甚至是被打得一路溃逃。

  但是,克莱斯特上将又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德军前进的势头受阻,从“斯大林防线”到基辅只有160公里,以前只需要两天就能赶到,现在却整整打了八天。

  时间还只是一方面,德军包括第1装甲集群在内在连续不停的高强度作战下,赶到基辅时已成了一支疲军,另外还消耗了更多的弹药和补给,这对于雨季补给困难的德军来说简直就是个噩梦。

  这一连串的误判,让克莱斯特甚至都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这会不会是俄国人的陷阱?”克莱斯特上将问。

  副官迟疑了下,然后就问了声:“将军,如果是俄国人的陷阱的话,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这话把克莱斯特上将问住了,苏军坦克要是留在基辅的话,在德军看来的确就只有死路一条……他们单辆坦克性能或许比德军坦强,但无法整合成一股力量,于是最终会败在德军装甲集群的履带之下。

  这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得到了证明。

  “我不知道,戴维!”克莱斯特上将说:“我只知道,我们不能轻易相信他们告诉我们的,我们要面对的这些俄国人并不简单!”

  “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将军?”副官问。

  想了想,克莱斯特上将就说道:“休息!”

  “休息?”

  “是的!”克莱斯特上将说:“休整一天,让士兵们补充下体力,然后……全力进攻基辅,我要看看他们是否真的把坦克部队调到了东岸!”

  于是副官就明白了,克莱斯特将军是想用强有力的进攻一探虚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