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恐慌

  舒尔卡猜的没错,机械化第9军是以师为单位被分割隔绝了。

  舒尔卡所在的摩托化131师被安排在了一排用于存放补给物资的仓库里……仓库里的物资早就被运往基辅分散储存起来。

  仗打到现在,任谁都知道不能将这些宝贵的东西暴露在地面上,否则它们很快就会像布列斯特要塞的仓库一样被敌人的炸毁。

  仓库大门紧闭,连窗户都被警卫从外面用木板钉上,里头一片黑暗,只留下几个通风的大风扇在“呼呼”的转着,从扇叶间透过一道道似乎也在旋转的光线。

  除此之外,部队所有的电台等通讯工具全部登记收缴,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机会与外界联系。

  这在仓库里造成一片恐慌,因为战士们担心这是对部队的某种惩罚和不信任……第79师的事才过去不久,他们都在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第79师。

  其中小偷就问了好几次。

  “上士同志!”小偷问:“是不是我们中出了间谍,所以……”

  “我觉得可能更严重!”演员说:“如果只是间谍,不需要把我们关在这里……”

  “别想这些没用的!”舒尔卡说:“看看你们手里拿的是什么,如果像你们想的那样……首先就应该缴械!”

  “排长同志说的对!”老兵回答:“枪在我们手里就是安全的!”

  闻言战士们这才放心了些,不料列昂耶夫又冒出了一句:“说不定,等会他们就命令我们把武器交上去了!”

  战士们立时又被吓得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舒尔卡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可以说是一种后遗症,苏军士兵们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却要担心这担心那的。

  不过这似乎是正常的,因为在此之前,同样也是没有做错的什么的人,甚至是苏联元帅也一个接着一个的成为“叛徒”,身为小兵的他们又怎么能不害怕?!

  直到命令从连长那传了下来:“全体休息,有秘密任务!”

  话音刚落,舒尔卡马上就感觉到仓库里几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然后气氛很快就轻松了下来,虽然仓库里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

  “秘密任务”,就很好的解释了现在被关在仓库里的原因,同时也消除了战士们的恐慌和疑虑……舒尔卡认为上级是有意这么说的,因为他们也感觉到了部队的不安。

  另一个让舒尔卡感到意外的是,部队返回基辅并不像舒尔卡想的那样搭乘运输船……舒尔卡只简单的认为机械化部队的坦克、汽车再从基辅大桥返回太过张扬,这样很容易就会被德军间谍发现,所以想要隐瞒就得坐船。

  没想到基尔波诺斯上将用了另一个方法:火车。

  事后想想,舒尔卡也觉得火车的确更适合隐藏,汽车、坦克什么的往平板车上一开,固定好后再在旁边堆上一些箱子或是搭起一些架子再用帆布一盖……没有人能看出运输的是坦克和汽车。(注:搭架子是为了隐藏汽车、坦克的形状)

  反之,如果是用船运输的话,那又是去码头又是装运、卸载,进入基辅后还是要经过一段路才能到达目的地,很难做到滴水不漏。

  但是用火车……部队从这边上,然后通过铁路桥一路直达目的地拖拉机厂。

  拖拉机厂的工人已经被基尔波诺斯上将以战斗需要清空了,留下了大片的厂房和仓库足够整个第9军驻扎,厂房外还有一道围墙,管理起来十分方便。

  更重要的还是……拖拉机厂,里头少不了敲敲打打的声音,甚至如果有一阵“隆隆”的马达声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们第一反应会以为那是拖拉机。

  于是,坦克、拖拉机等很快就被运进了厂里。

  初时战士们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因为一路上他们几乎都是被“蒙着眼睛”的。

  当然,这不是真的“蒙着眼睛”,而是在汽车开上火车固定好后,战士们就进入汽车。

  首先是汽车上的帆布盖严实了,接着外面绑上几个箱子然后再盖上一层帆布,用密不透风这个词来形容也不为过。

  此时是夏季,虽然运回去时是在夜里气温不高,但三十几个人在一辆汽车里挤成一堆又被裹得严严实实的,那感觉就像是被憋在地下室里。

  这其间战士们几次想要跳下车掀开帆布透透气,其中尤其是有点自命不凡的哥萨克,他甚至鼓动着自己的手下这么做。

  “我们快要被憋死了!”

  “他们一定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情况!”

  “就算在帆布上扎几个洞也好!”

  ……

  “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这是上级的命令!”舒尔卡说:“想想吧,如果因为一、两个人不正常的举动使整个秘密任务破产会有什么结果!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不阻止你们!”

  说着舒尔卡就朝他们摊了摊手。

  舒尔卡这么一说就没人敢动了,包括哥萨克在内……车厢里虽然难受,但跟被枪毙比起来实在算不上什么。

  事实证明舒尔卡是对的,因为其它车辆的确有人没忍住下车掀开帆布……其实并没有完全掀开,只是掀开一个角透气,在黑夜中也没有暴露什么。

  如果就这样的话或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但是,此时的苏军部队永远都不缺打小报告的人,下车透气的几个兵马上就被控制起来。

  舒尔卡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只知道后来没人再见到这几个兵。

  为此哥萨克有点心有余悸,虽然他嘴上没说什么但却是满脸的尴尬和不快……他本来应该高兴的,因为捡回了一条命。

  问题在于有些人往往不会从这个角度考虑。

  哥萨克的动作实际上是在挑战舒尔卡的指挥权,或者证明自己对他那帮哥萨克人还有控制力。

  然而,这件事却让舒尔卡的威信更加稳固,因为那帮哥萨克人甚至都在抱怨着他们的班长:

  “瞧你干的好事,我们差点被你差死了!”

  “还好没听你的,班长同志!”

  ……

  这当然是舒尔卡乐意看到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