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封闭

  百姓会有这样的疑虑是正常的。

  因为这里是乌克兰,他们对莫斯科本就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但这也正是舒尔卡想要的……如果能在百姓中造成一定程度的恐慌,德国间谍就更能相信苏军将部队撤出了基辅。

  舒尔卡不知道的是,这个计划的第一道阻力是来自自己人而不是敌人……不过这似乎是苏军的常态。

  首先是西南方向总司令一个电话打到西南方面军司令部。

  “怎么回事?”铁木辛哥问:“我听说你们将坦克部队撤到东岸?你要知道一点,基尔波诺斯同志,莫斯科的命令是坚守!”

  “我知道,元帅同志!”基尔波诺斯上将回答:“请你相信,这只是转移,而不是撤退!”

  “转移?”铁木辛哥说:“你的意思是说,基辅不需要坦克部队的驻防?”

  基尔波诺斯上将的托词当然无法糊混过去,铁木辛哥是从一战过来的老兵,不久前还参加过苏芬战争,当然不是这么好忽悠的。

  “稍后我会向您详细报告,元帅同志!”基尔波诺斯上将回答。

  然后基尔波诺斯上将就开始为难了。

  从保密的角度来说,他不应该把这个计划告诉任何人,因为知道的人越多泄漏的风险也就越大。

  但问题是,如果不向上级的报告的话,这就是一种公然违抗命令的行为,基尔波诺斯上将担心这样下去计划还没能实施就要被莫斯科解除职务了。

  不得已,基尔波诺斯上将只能亲自飞往克林齐与铁木辛哥会面,基尔波诺斯上将认为这关系到西南方面军的命运,他不敢冒任何风险。

  (注:此时的铁木辛哥身兼数职,他原本是西方战区司令,西方方面军司令巴甫洛夫被撤职后,铁木辛哥兼任西方方面军司令。西南战区司令布琼尼被撤职后,铁木辛哥又兼任西南战区司令,可以说整个乌克兰的战事都由铁木辛哥指挥)

  基尔波诺斯上将与铁木辛哥元帅一番交谈后,铁木辛哥也被这个大胆的计划震撼了。

  “基尔波诺斯同志,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铁木辛哥元帅问:“如果德国人的第1装甲集群没有像你猜测的那样过河……”

  “我知道,元帅同志!”基尔波诺斯上将回答:“我们做的所有努力都是白费的。但是,我们现在至少还有一个机会不是吗?否则我们只能在基辅等死!”

  铁木辛哥点了点头,他也是主张将西南方面军撤出基辅的众多将领之一,他甚至还为这事亲自飞往莫斯科与斯大林面谈,而且还是在布琼尼被解除职务之后。

  但毫无疑问,他也没能说服斯大林改变主意。

  “我不希望莫斯科知道这件事,元帅同志!”基尔波诺斯上将说:“这会给这个计划带来无法预估的风险,我是说,万一情报泄漏的话……”

  铁木辛哥犹豫了下,然后回答道:“你不需要向莫斯科报告什么,基尔波诺斯同志,因为你们只是在欺骗德国人,你们的部队实际上没有离开基辅,所以……”

  接下来的话就不用多说了,基尔波诺斯上将不由松了一口气。

  此时的舒尔卡搭乘的汽车正穿过闹市,在民用车辆的拥堵下车速放缓了些。

  突然,舒尔卡瞥见路边一个熟悉的影子……是阿加塔,一身军装打着一把雨伞,正用着急和期待的目光望着一辆辆经过面前的军车。

  “阿加塔!”舒尔卡探出身去招了招手。

  看到舒尔卡,阿加塔又惊又喜,她跟着汽车跑了一阵,一边招手一边喊:“你们去哪,舒尔卡?”

  “我不知道!”舒尔卡只能这么回答。

  “我会在基辅的!”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奔跑,阿加塔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道:“第92医务团!”

  “我们现在是第333团了!”舒尔卡回应。

  “我知道!”阿加塔回答:“我听说了……”

  接下来的话舒尔卡就听不见了,因为阿加塔被一辆汽车挡住,过了好一会儿舒尔卡才看到她的身影从汽车另一头闪了出来,但彼此已经隔得太远,只能在雨幕中看到一点模糊的身影,依稀可以看到她不断的朝这个方向挥手。

  “她是好女孩!”演员说:“而且似乎爱上我们的逃跑英雄了!”

  车厢里立时就传来士兵们的一阵起哄声。

  “排长同志!”列昂列夫叫道:“可以跟我们说说这个阿加塔的故事吗?”

  排里有一半是新兵,他们不知道阿加塔的事。

  “她是大士!”演员马上就出卖了舒尔卡:“排长同志和她是在布列斯特要塞认识的!”

  “哇哦”又是一阵起哄,然后就七嘴八舌的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她很漂亮,而且还是军官!”

  “我们的排长同志不是应该向她敬礼吗?”

  “不知道追求她是否需要向她报告?”

  “蠢货,她会命令排长同志追求她的!”

  ……

  别以为当兵的个个都是钢铁直男,因为平时很少接触女性而且生活在极度危险和单调中,所以总会找点小事来八卦一番。

  舒尔卡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在担心一点:阿加塔在基辅,而且可以预见她在将来一段时间不会离开。那么,如果这个计划失败的话……舒尔卡无法想像她要面对的会是什么。

  也许,就像布列斯特突围时,为自己留下一发子弹或是一枚手榴弹。

  这或许就是战争的悲哀,你无法知道刚才的相见是否是最后一面,尤其是此时的苏联。

  不知不觉的,车队已经驶过了基辅大桥又开上了公路。

  在公路上摇摇晃晃的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个没人的地方就停了下来,然后转进路旁的一座仓库……一辆辆汽车开进去后仓库的铁门就被从外面关了起来,四周马上就陷入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小偷感觉有些不对劲。

  “不是说撤退吗?”演员说:“为什么把我们像囚犯一样关起来?”

  老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他却没有多说话。

  命令很快就下来了:“原地休息,保持安静!”

  这时舒尔卡才知道,基尔波诺斯上将的保密措施,就是把第9军的所有士兵都关起来与世隔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