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明修栈道

  “你的意思是说……让第9军继续呆在基辅?”基尔波诺斯上将问。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舒尔卡回答。

  “什么意思?”

  基尔波诺斯上将和加夫里洛夫少校疑惑的朝舒尔卡望来。

  “说是,是因为我们的确要让第9军继续呆在基辅!”舒尔卡说:“只不过,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继续光明正大的训练!”

  “把它藏起来?”加夫里洛夫少校问。

  “是的!”舒尔卡点头说道:“把它藏在基辅!这会容易得多!”

  基尔波诺斯上将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基辅到处都是房屋、仓库,是苏联的第三大城市,总面积七百多平方公里,别说五百多辆坦克了,就是上千辆也没什么大问题。

  另一方面,就是基辅城是由苏军控制的,不会像南部区域随时会被德军占领,隐藏起来当然要容易得多。

  “可是如果德国人的装甲部队在基辅外将我们重重包围的话,这不会有任何意义!”加夫里洛夫少校说。

  这话当然是对的,苏军担心的就是德军的装甲部队,也就是克莱斯特指挥的第1装甲集群。

  就像之前所说的,只要第1装甲集群在基辅附近,那么苏军新组建的这个机械化第9军就不可能有太大的作为。

  毕竟那是德军的装甲集群,此时正在欧洲大陆上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的装甲集群,他们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不是舒尔卡提出几个改进方案短时间提升些战斗力的苏军机械化部队能比拟的。

  如果让的德军第1装甲群纠缠上,苏第9军根本就没有反包围的机会,不仅没有,反而走出基辅一战很可能就全军覆没了。

  舒尔卡知道这点,加夫里洛夫少校知道这点,基尔波诺斯上将也知道。

  但是当然,舒尔卡不会让这些发生的。

  “所以,我们要‘不是’!”舒尔卡说。

  “‘不是’是什么意思?”基尔波诺斯上将问。

  “‘不是’,就是我们要让德国人相信第9军不在基辅!”舒尔卡解释道。

  “将第9军拉出基辅作战?”加夫里洛夫少校问。

  “不!”舒尔卡说:“是撤到第聂伯河东岸!”

  基尔波诺斯上将闻言不由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上士。我们让德国人误以为我们开始撤退。”

  “是的!”舒尔卡说:“白天,我们将第9军的坦克和和车辆通过基辅大桥撤至东岸,夜里再将这些坦克和车辆通过船只运回来,这样一来,德国人会以为第9军已不在基辅!”

  “他们会相信吗?”加夫里洛夫少校问了声。

  “会的!”基尔波诺斯上将很肯定的说:“相信我,少校,在基辅的间谍会比你想像的要多得多!”

  这是当然的,就像之前所说的,这些间谍不只是德国人,还有许多乌克兰人,甚至乌克兰南部地区还有许多地方发生了叛乱……他们占领了苏军兵力不足的村镇迎接德国人的到来。

  加夫里洛夫少校点了点头,但随后又说道:“可是,这有什么用呢?我是说,如果德国第1装甲集群始终在基辅附近的话……”

  “他们不会的!”舒尔卡说:“让我们来分析下接下来有可能的战局发展……”

  说着舒尔卡就指着地图说道:“如果我是德军指挥官司,知道第9军也就是基辅的坦克已经撤到了东岸,那么我就不担心苏联人突围,因为在没有坦克的情况下,德军只需要凭借着少量的轻型坦克和步兵就可以对基辅实施有效的封锁!”

  说着舒尔卡就将目光投向基尔波诺斯上将。

  基尔波诺斯上将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这一点是他无法否认的,因为仗打到现在,苏军似乎只有撤退、防御、再撤退再防御,而进攻战……苏军步兵的进攻表现一直都很糟,他们就是朝敌人发起人海冲锋,一波接着一波,这在德国人的机枪和大炮的轰炸下除了伤亡外什么也无法得到。

  所以,基尔波诺斯上将有时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打这场战役了。

  “如果确信了这一点!”舒尔卡接着说道:“我相信德国人不会把装甲第1集群继续留在基辅附近,因为这就是一种浪费,德国人一向认为坦克必须机动才叫坦克,而不是呆在附近做为包围基辅的铜墙铁壁!”

  “那么他们还能去哪?”加夫里洛夫少校问。

  “他们首先会让空军炸毁基辅大桥!”舒尔卡说:“这样一来,第9军就很难短时间再从东岸返回基辅,也就是他们彻底不需要担心我们的坦克!”

  “有道理!”基尔波诺斯上将说:“基辅大桥是我们的运输补给线,炸掉它会使我们与东岸的联系很困难,德国人就能让自己的装甲部队解放出来!”

  “是的!”舒尔卡接着说道:“然后,我认为德国人就会将第1装甲集群往南开进……”

  “可是我们在南面没有多少防御!”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他们不需要第1装甲集群也一样可以占领南面,这对德国人来说是多此一举!”

  “往南并不是意味着是去作战!”舒尔卡的手指在地图上画了一条往东的横线,说道:“他们会渡过第聂伯河……”

  “这不可能!”加夫里洛夫少校打断了舒尔卡:“第聂伯河有我们的浅水重炮舰,东岸还有南方集团军!”

  “浅水重炮舰很容易解决!”舒尔卡说:“他们只需要在河里布上水雷!”

  “那可是德国人的装甲集群,上士!”基尔波诺斯上将说:“我们会把所有的桥都炸毁的,这意味着德国人必须搭建浮桥才能渡过第聂伯河!”

  “是的!”舒尔卡说:“这的确有危险,但他们有这么做的必要!”

  “什么必要?”

  舒尔卡手指接着往北一划,说道:“与德国人的中央集团军会师完成包围圈!”

  闻言基尔波诺斯上将和加夫里洛夫少校不由愣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