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驾驶

  介绍一本朋友的书:民国大特工,忘南辞著。

  最近谍战挺火的,哪天士兵也开一本……

  *********

  组建完成马上就进行训练……其实根本就没时间也没条件进行更多的训练,只不过是让部队成员及上级与下级之间混个脸熟,否则一旦打起仗来连自己的上级都不认识,编制马上就会乱成一团了。

  甚至都不需要打仗,如果互相不认识的话仅仅只是行军都有可能造成类似的混乱……汽车出个故障或是发生交通堵塞等情况,等故障排除交通畅通之后一抬头,糟了,全都是陌生面孔,哪支部队才是自己连呢?

  所以这训练就是在上级的指挥下进行一些常规动作,比如上车、下车、按战斗队形散开等等。

  如果说有什么其它的东西的话,那就是每个排都安排几个兵跟着司机学开汽车。

  这一方面是车队要是长途行驶必须得几个人轮换着开,总不可能让司机一个人不吃不喝不睡觉从头开到尾。

  另一方面,则是万一司机在战斗中负伤或是牺牲了,就有其它人驾驶汽车。

  问题是只有几天的时间,所以只能学一点皮毛。

  舒尔卡很荣幸成为其中之一……他在现代就有几年的开车经历,只不过开的是自动档的。

  舒尔卡原本以为这并不是很大的问题,因为考驾照时也是开手动档的,只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但他真的坐进这种嘎斯汽车的时候,就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首先是这玩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驾乘体验,不过这似乎可以理解,军队提倡的是多拉快跑,没人会考虑驾驶员的感受。

  然后就是启动难、换档难,动不动就要拿着“Z”字形的启动杆到车头像摇拖拉机似的进行人工启动,就连打方向盘都是体力活(没有转向助力)。

  更夸张的是观后镜就是个摆设,那里头根本就看不到后方什么东西,开动后车里的螺丝、车窗等都在“克克克”的响,就像要散架了似的,偶尔有个什么东西掉下来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这车要是放现代那妥妥的就是马路杀手。

  舒尔卡这个有几年驾驶经验的人都这样,就更别提那些刚刚才学开车的士兵了。

  所以不难想像苏军的战斗面临着怎样的危险,一整车的人生命就交给了一个刚刚学会开车的新手,更要命的还是苏军士兵还认为这些都很正常。

  “不用担心,上士同志!”小偷一边驾驶着汽车歪歪扭扭的开着一边对后车厢里的舒尔卡说:“反正在到处都是烂泥和水坑的公路上,它的速度就像只蜗牛,我们需要担心蜗牛撞上什么吗?”

  这话说的似乎有道理,就算是老司机在苏联雨中的公路上也只能开三、四十码。

  “我们还能摔到哪呢?”老兵说:“最多是滚到路边然后翻个身,把它推正了还能继续开!”

  这话好像也没错,乌克兰百分之九十五的地区是平原,放眼望去一片空旷,汽车就算偏离了公路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演员说:“还有什么能比德国人的子弹和炮弹更危险呢?”

  这话也的确是,跟战场比起来,开车这点交通上的危险实在不足挂齿。

  “小伙子们!”司机最后下了结论:“把你们在战场上跟敌人打仗的那份勇气拿出来,你们很快就会发现驾驶就会像驾驭女人一样容易!”

  车厢内的战士们“哄”的一下就笑了起来。

  司机是跟着汽车一起分配来的,岁数在四十开外,名叫阿列克维奇,战士们通常叫他阿列克大叔。

  听阿列克大叔这么说,舒尔卡也就不再纠结了,毕竟对于这时代的汽车阿列克大叔更有发言权……或许这也是苏联人开车的风格。

  但舒尔卡悬着的心才刚放下一半,就见阿列克大叔从驾驶位下取出一瓶伏特加,打开盖闻了闻,发出一声赞叹后就旁若无人的仰头喝了几口。然后再把酒瓶递给正在开车的小偷。

  “来几口,小伙子!”阿列克大叔说:“相信我,这会让你学得更快!”

  舒尔卡一脸黑线:*%@&*¥

  这些不过是些小问题,大问题是坦克。

  舒尔卡在第三天时跟加夫里洛夫参加了一次会议。

  这次会议是基尔波诺斯上将召集的……就像之前说的,机械化第9军由上将亲自整编。

  “舒尔卡同志!”在几分钟的开场白之后,基尔波诺斯上将就将舒尔卡叫到了前面。

  “说说你的想法!”基尔波诺斯上将将指挥棒交到了舒尔卡手里。

  这让与会的人纷纷侧目,他们不明白基尔波诺斯上将怎么会让一名上士主持会议。

  “长官!”舒尔卡先挺身向他们敬了个礼,然后用指挥棒指着沙盘上的坦克模型说道:“一直以来,我们都把坦克当作附属于步兵的装备用于协同步兵作战,即便是在坦克师我们也是把坦克当作掩护步兵进攻的工具。现在,我们要调换它们的主次关系,也就是将坦克集中起来向敌人发起进攻,步兵则是协同坦克作战的角色!”

  这话马上就在会议室里引起一片骚动。

  “这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战术,上士!”说话的是第9军军长托利奇卡少将。

  舒尔卡在此之前已经大慨的知道了他们的相关资料。

  “不,将军同志!”舒尔卡说:“事实恰恰相反,它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战术!因为德国人用的就是这种战术!”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向那些侵略者学习?”托利奇卡少将愤怒的望向舒尔。

  “将军!”舒尔卡一点不让的回答道:“德国人使用了步枪和机枪,如果我们不能和那些侵略者一样的话,我们是否要改用刺刀跟他们作战?”

  托利奇卡少将哑口无言。

  “说得对!”基尔波诺斯上将插嘴道:“我想我应该说几句话:少将同志,还有在座的所有人,我希望你们明白一点……这是战争,明白吗?这是战争!战争,就意味着只要是正确的战术就不应该分敌我,因为它可以保卫我们的祖国和人民不受侵略者伤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