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计划

  加夫里洛夫少校被伏特加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一边咳嗽还一边吐着不知道是酒还是口水的东西,好半天才平缓了些,然后他就笑道:“包围?你居然想包围德国人?好样的,舒尔卡!”

  “是的,我就是想包围德国人!”舒尔卡回答:“德国南方集团军长驱直入,而且战线一直都在往前推进,这就会使他们的后方极度空虚,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只有防御而没有反攻的能力。恰恰在这时候,我们给他们反戈一击!”

  舒尔卡将目光投往基尔波诺斯上将,这当然需要他的首肯,否则一切都没有往下说的必要了。

  一直不作声的基尔波诺斯上将想了想,就说道:“为什么不呢?如果我们无法阻止敌人从后方包抄,那么就想办法击溃正面的敌人,我是说如果可能的话。这样一来,德国最终还是无法完成对我们的包抄!”

  “是的,这正是我的想法,将军同志!”舒尔卡说。

  “可是……”加夫里洛夫少校说:“那是我们的后勤补给线,我是说如果敌人包抄我们的后方,铁路、公路会被他们切断,我们就无法得到补给,我们还是处于敌人的包围圈中!”

  “如果这个计划成功了,我们就不需要担心这个了,少校同志!”舒尔卡说:“因为我们可以从黑海获得补给!”

  “黑海?”加夫里洛夫少校显然没想到这一点。

  “是的,黑海!”舒尔卡说:“我们的军队从基辅往南进入文尼察区,再进入敖德萨区并占领沿海城市与南方面军会师,然后我们就可以得到南方面军及黑海舰队的支援及补给!”

  “如果能将进入乌曼区以东的德军都包围并歼灭的话!”基尔波诺斯上将补充道:“我们甚至还可以利用第聂伯河运输补给!”

  第聂伯河在基辅下游拐了一个“>”形的弯然后进入黑海。

  所以,如果有一支装甲部队从基辅往南穿插包围的话,就会与南方面军驻守的第聂伯河形成一个完美的包围圈。

  此时的加夫里洛夫少校甚至连酒都忘了喝了,他盯着地图看了一会儿,然后就抬起头来说道:“太棒了,舒尔卡,太棒了!这个计划解决了所有的问题!不仅解决了问题,我们至少还可以将德国人的几个师包围在乌曼区以东!”

  “但是……”基尔波诺斯上将在地图上找了个位置,然后将目光投往舒尔卡:“我们很可能只有几天的时间,因为德国人距离我们只有80公里了!”

  舒尔卡知道基尔波诺斯上将这话的意思,80公里也就意味着德国人最多只需要八天,很有可能更短,因为在雨量变小之后德军又将战机投入了轰炸,三号坦克也正常投入使用,于是很难得会有一道防线能挡住一天。

  顿了顿,基尔波诺斯上将就说道:“但是我们没有其它选择,因为我刚刚收到消息,朱可夫同志已经被解决了总参谋长的职务!”

  加夫里洛夫少校不由愕然,要知道朱可夫大将一年前刚刚打赢了针对日本人的诺门罕战役,战功还热乎的,现在却被解除了职务。

  基尔波诺斯上将解释道:“因为他提议放弃基辅撤退!”

  于是加夫里洛少校就明白了。

  当然,舒尔卡也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后来有许多人认为基辅战役的失败不能完全归疚于苏军高层,因为苏军高层没有下过死守基辅的命令。

  舒尔卡认为这是不客观的。

  他们的确没有下过这样的命令,但谁说撤退就撤谁的职,就连朱可夫也不例外,这跟下死守的命令又有什么区别?

  而这也再次让基尔波诺斯上将明白,想要放弃基辅撤退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们似乎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舒尔卡的反包围计划。

  “说说详细计划,舒尔卡!”基尔波诺斯上将说:“我相信你已经胸有成竹了吧!”

  “我只是有一点大慨,将军!”舒尔卡回答。

  “你的大慨已足够吓我们一跳了!”加夫里洛夫少校笑着说:“我开始还以为你疯了,或是开玩笑!”

  加夫里洛夫少校说的是,所有人包括基尔波诺斯上将在内,想的都是怎么防守,怎么突围,没想到舒尔卡想的却是反攻、反包围。

  对于舒尔卡来说,这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他知道防守及后续有突之类的都行不通,所以只能另寻它法。

  “我认为我们应该分三步走,将军!”舒尔卡说:“首先,当然就是组建一支机械化军,并将尽可能多的轻型坦克、中型坦克编入这支队伍,步兵也必须是精锐。”

  “不需要重型坦克?”加夫里洛夫少校疑惑的问了声。

  “我们需要速度,少校同志!”舒尔卡回答:“重型坦克速度慢、故障多,它会成为这却部队的负担!”

  基尔波诺斯上将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我会在最短的时间组建起这支部队,第二个问题呢?”

  “后勤及后续部队的跟进,将军!”舒尔卡说:“坦克需要燃油,士兵需要食物、弹药,还有我们每占领一个驻点就需要部队驻防……”

  这是个大问题。

  相比起来,在基辅的防御作战的补给会比这简单得多,需求量也少得多。

  现在是进攻尤其是敌后包抄,弹药、燃油和补给就会成级数的增加,另外还需要大批的汽车。

  “没有问题!”基尔波诺斯上将回答:“乘敌人还没包抄到我军后方切断铁路,我会要求更多的补给,至于汽车……可以从基辅征用!”

  征用民用车,这是个很好的选择,甚至可以连司机一起征用。

  “最后一点!”舒尔卡说:“我们要有意识的保护从基辅到奥维季奥波利的铁路,并做好维修准备,也就是需要维修工人,有可能的话还需要准备火车!”

  这是为什么就不用多说了,可以利用火车一路为进攻的部队提供补给和增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