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图哈切夫斯基

  “也许你是对的!”加夫里洛夫少校说:“但是你不能说出来,明白吗?谁也不能说!”

  “为什么?”舒尔卡问。

  “你知道为什么!”加夫里洛夫少校回答。

  然后看了看周围,就离开了,离开前还补充了一句:“忘了这个,谁也别说!”

  “是,少校!”舒尔卡回答。

  但回答是这么回答,舒尔卡最终还是没忍住。

  在蹲在汽车旁吃饭的时候,舒尔卡将目光眺向一百多米外位于碉堡间的坦克,装作漫不经心的小声问演员:“奥库涅夫,我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不把坦克集中起来使用!”

  演员愣了下,咬着面包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回答道:“看来你到现在还没恢复,舒尔卡,我以为你已经正常了!”

  “别废话!”舒尔卡说。

  “好吧!”演员回答:“因为图哈切夫斯基想这么做,舒尔卡,记得他吗?”

  舒尔卡不由“哦”了一声。

  他当然知道图哈切夫斯基,他是苏联最早的五大元帅之一,是个很有才华的军事战略学家,有“苏军拿破仑”之称。

  他的贡献,比如建议组建机械化部队、空军、空降兵等,还有提出研发T34坦克、军用喷气式发动机等等。

  但最让舒尔卡印像深刻的,就是图哈切夫斯基提出了要将坦克集中使用并加入空军、步兵、空降兵等多兵种协同的军事理论……这些理论在之后德国军队上被证明是完全正确的。

  舒尔卡相信,如果苏联军队按照图哈切夫斯基的想法组建的话,那么在地球上纵横驰骋的就不是德军而是苏军。

  问题就在于……时任德国“安全警察”头子的海德里希在这时候用了一个反间计,他伪装了一系列图哈切夫斯基“叛国”的证据并有意泄漏给苏联。

  其结果就不用说了,图哈切夫斯基连同七名将军一起被以“叛国罪”逮捕并处决。(注:1956年平反)

  于是叛徒图哈切夫斯基提出的军事理论当然也就不能继续使用,因为那是“别有用心的、试图颠覆苏联军队的理论”。

  所以舒尔卡当然也不能重提这种理论。

  “去他妈的!”舒尔卡不由骂了声,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绑着手脚与德国人作战,而绑着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苏联人。

  “有什么问题吗,上士同志?”一双靴子出现在舒尔卡面前。

  舒尔卡抬头一看,是副指导员奥尔加。

  “不,没什么问题,副指导员同志!”舒尔卡站起身来。

  “很好!”奥尔加点了点头:“有什么情况或是想法,我希望你能及时向我报告,明白吗?”

  “是,副指导员同志!”舒尔卡生涩的回答。

  他怎么感觉自己跟副指导员不是同一战线的友军,而是勾心斗角、斗智斗勇的敌人。

  虽然加夫里洛夫少校一再叮嘱,但舒尔卡还是忍不住要在基尔波诺斯上将面前提出来。

  “有什么话就直说,上士同志!”基尔波诺斯上将没有理会加夫里洛夫少校的圆场,因为舒尔卡已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是这样的,将军同志!”舒尔卡想了想,就说道:“我认为碉堡再加上‘木屋伪装’战术,我们已足够抵挡住德国人的进攻了,那么……我们是否还有必要将坦克布署在碉堡间成为德国人的轰炸目标?”

  基尔波诺斯上将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将坦克布署在防御圈上的确有点画蛇添足的味道。

  更何况,此时的重点已不是前方的防御,而是后方的敌中央集团军群的包抄。

  “所以,你认为我们应该将坦克撤回来?”基尔波诺斯上将问。

  “是的!”舒尔卡回答。

  “然后你打算怎么用这些坦克?”基尔波诺斯上将问。

  舒尔卡迟疑了下,就回答道:“我认为应该将它们集中起来组成一支部队,将军同志!一支独立的部队!”

  基尔波诺斯上将不由一愣,然后就明白加夫里洛夫少校试图阻止舒尔卡的原因了。

  加夫里洛夫少校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奈。

  基尔波诺斯上将看了看加夫里洛夫少校,又看了看舒尔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着舒尔卡:“你有什么计划吗?把它们撤回来,可不是用来躲在掩体里当玩具或是用来观赏的!”

  “当然,将军同志!”舒尔卡回答。

  基尔波诺斯上将是个聪明人,他不可能会为了保护坦克就把坦克撤回来并冒着“犯错”的风险将坦克集中起来组建一支部队。

  舒尔卡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当然也准备了一个计划。

  基尔波诺斯上将看了看周围,使了个眼色,将加夫里洛夫少校和舒尔卡带到旁边的一个小房间。

  那是基尔波诺斯上将的休息室,里面的摆设很简单,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和桌上的一个台灯外别无它物。

  当然,这只是表面现像。

  基尔波诺斯上将打开抽屉,从抽屉里取出一瓶伏特加,扬了扬,说道:“我偶尔会躲在这里喝上几口!”

  加夫里洛夫少校笑了起来。

  这一次,他们甚至连酒杯都不要了,基尔波诺斯上将拿着酒瓶仰头喝了几口然后就将它递给了加夫里洛夫少校。

  “说吧,上士同志!”基尔波诺斯上将对舒尔卡说:“在这里你可以畅所欲言了,如果加夫里洛夫少校不会告密的话!”

  正拿着酒瓶牛饮的加夫里洛夫少校差点一口被呛到。

  “我需要一份地图,将军同志!”舒尔卡说。

  休息室里当然少不了地图,基尔波诺斯上将随手就从抽屉里取出一张并在桌上摊了开来。

  舒尔卡指着地图说道:“基辅防线距离基辅有五十几公里,而德国人则会一直将战线推至第聂伯河以及基辅防线外,这样就会在基辅防线外形成一个突出部!”

  “这个突出部有什么用?”基尔波诺斯上将问。

  “如果我们组织起一支装甲部队!”说着舒尔卡手指在地图上从突出部往南面画了一个弧形……

  基尔波诺斯上将和加夫里洛夫少校不由愣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