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坦克

  第三天傍晚,当舒尔卡和加夫里洛夫少校再次前往基尔波诺斯上将的指挥部向他报告。

  “第89师碉堡间隔太大,建议在其间增设野战工事;第91师地下工事密度不够,还有,他们将毫无组织纪律涣散的部队分配到地下室里,这是个严重的错误……”加夫里洛夫少校拿着纪录本滔滔不绝的报告着。

  最后一点当然是错的。

  苏联军队习惯于将那些犯过错误比如逃跑、抗命等士兵派到最危险的地方,这本来没什么问题,毕竟这可以看成是一种惩罚。

  问题是战场上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就是最重要的地方,把这些最重要的地方交给组织性、纪律性不高甚至没有统一指挥的士兵必然是错误的……他们中一些人甚至在有演习时都不愿意从地下室爬出来,加夫里洛夫少校有理由相信他们在战斗打响后也会这么做。

  不仅如此,应该会有更多人在战斗时选择呆在地下室里不出来,因为到时没人能拿他们怎么样,其中有些人可能还做好了投降的准备。

  基尔波诺斯上将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把这些交给叶维尔耶夫同志吧,他会去处理的!”

  叶维尔耶夫是基尔波诺斯上将的参谋,他闻言就从加夫里洛夫少校手里接过纪录。

  加夫里洛夫少校和舒尔卡不由对望了一眼,都感觉到今天将军有些不对劲……往常他总是对这些很有兴趣而且一定要亲自处理的,因为他觉得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基辅防线。

  下一秒,舒尔卡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明斯克。

  果然,基尔波诺斯上将抬起头来望着舒尔卡,说道:“不幸被你言中了,上士!西方面军全面溃退,我们的侧翼已暴露在德国中央集团军之下!”

  这么一说加夫里洛夫少校也明白了。

  也难怪基尔波诺斯上将会是这样的反应,侧翼暴露在敌人的主力部队之下就意味着基辅防线乃至第聂伯河防线都失去了意义。

  “我们只有撤退,将军!”加夫里洛夫少校说。

  “我已经向上级提出申请了,但是……”基尔波诺斯上将微微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

  不说这时期苏军高层的命令清一色的都是“坚守”、“不准后退一步”,就说这基辅……它是除了莫斯科、列宁格勒外的最大城市,是第聂伯河防线上的一个钉子,同时也是乌克兰这个粮仓的重要支柱,其地理位置和战略意义十分重大,苏军高层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这个要地的。

  所以,基尔波诺斯上将虽然一次又一次要求从基辅撤出,但他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上级不会同意。

  沉默了一会儿,基尔波诺斯上将就抬头对两人说道:“你们没有听过这个情报,明白吗?”

  “是,将军同志!”舒尔卡和加夫里洛夫少校挺身应着。

  基尔波诺斯上将点了点头示意两人可以离开,但舒尔卡走了几步又折返了回来。

  “将军同志!”舒尔卡在基尔波诺斯上将前站直了身子。

  “怎么?”基尔波诺斯上将眼里闪过一丝喜色:“你有解决的方法么?”

  “不,将军同志!”舒尔卡回答:“我有个其它方面的想法!”

  “哦!”基尔波诺斯上将失望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相信你的想法都是有价值的,上士!我在听着!”

  “是关于基辅防线的!”舒尔卡说:“我发现防线上坦克与碉堡一起用于防守……”

  “有什么问题吗?”基尔波诺斯上将疑惑的问。

  这对于苏联来说是很正常的事,因为众所周知此时苏联对坦克的运用是将坦克分散到步兵中协同步兵作战……正常的应该是步兵协同坦克作战而不是将坦克作为一种步兵武器用于协同步兵作战。

  这也是苏联人不重视坦克通讯系统的原因之一,因为他们认为如果坦克分散在步兵中,消息或是命令可以通过步兵传达到坦克里……毕竟这时代的苏联还是大量使用通讯兵、信号旗之类的东西进行通讯的时候。

  舒尔卡却知道这是不对的。

  因为很明显,坦克是种机械化装备,机动性是其重要的性能之一……而如果将坦克用于协同步兵,那就与一个碉堡没有多大的区别。

  事实上,它甚至比起碉堡还不如,因为它不可能有碉堡那样的防护力和火力。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它可以偶尔躲到碉堡后、掩体里躲避炮弹或是飞机的轰炸。

  加夫里洛夫少校在一旁向舒尔卡连连使眼色,并向基尔波诺斯上将报告道:“不,没有什么问题,将军!”

  加夫里洛夫少校其实知道舒尔卡想要说什么,他们之前就因为这个问题探讨过。

  “我们不能将这些坦克布署在防线上!”舒尔卡说:“这只会让他们成为德国人火炮和飞机的靶子!”

  “那你打算怎么布署呢?”加夫里洛夫少校问。

  “我们应该把它们集中起来使用,就像德国人那样!”舒尔卡想也没想就回答。

  “你疯了!”加夫里洛夫少校一把拉住了舒尔卡,然后小心的看了看旁边,并问着不远处的一名参谋:“你听到什么了吗?”

  “不!”参谋识趣的回答:“我什么也没听到!”

  舒尔卡对此感到疑惑不解,但随后很快就明白了,又是因为内部问题。

  也就是说,刚才加夫里洛夫少校已经又为他冒了一次险……如果那个参谋去打小报告的话,加夫里洛夫少校就成了同谋。

  加夫里洛夫少校将舒尔卡带到一边,在给舒尔卡递上一根烟之后就有些愤怒的说道:“你难道就不能在言语上小心点吗?你这样会害了我们!”

  舒尔卡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但他又不敢问。

  因为,这很有可能是每个苏联人都知道的事,如果自己不知道就会很奇怪。

  但是……

  “可我们的确需要这样使用坦克,少校同志!”舒尔卡说:“德国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