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运气

  “轰轰”一阵爆响,手榴弹在阵地前炸出了一道烟雾墙,伴随的就是德军士兵的阵阵惨叫。

  然而,还是有一些冒着青烟的手榴弹被甩到战壕内……

  手榴弹的对抗就是这样,占据先机的一方可以尽量阻止但却无法完全阻止敌人投掷手榴弹,甚至手榴弹投来后你都无法发现它是从哪里投来的。

  于是接着就是“轰轰”的一阵爆响,战壕里的苏军也发出阵阵惨叫。

  一枚手榴弹投到距离舒尔卡一米多远的位置,舒尔卡甚至都没看到它,他只是感觉到有一个东西从烟雾中抛了过来然后掉在身边……

  如果是按人的惯性,此时首先应该是转头看清那是什么然后再做出反应。

  但已经在战场活到现在的舒尔卡却知道不能这么做。

  他看都没看,就一把拉着演员往旁边一扑,就滚进了战壕的拐角处。

  然后只听另一头“轰”的一声爆响,就像有人拿着桶从上往下倒似的,一片泥水从天而降。

  “上刺刀!”舒尔卡大声命令。

  “上刺刀!”命令被一声声传了下去。

  事实证明舒尔卡是对的,因为战士们刚上好刺刀从连长那就传来了“同志们,跟我冲!”的命令。

  这种情况必须往前冲将敌人打退。

  原因是趴在战壕前的德军虽然不多,但他们却可以一枚接着一枚的将手榴弹往战壕里投,直到他们没有手榴弹为止,接着其后的德军就会一队队的跟上来。

  如果是在其它时候,苏军还可以用子弹、炮弹将他们打回去,但在这种能见度差到如此地步的情况下几乎就是瞎打。

  所以,如果不发起反冲锋将他们打退的话,那么完蛋的就是苏军自己。

  “杀!”苏军士兵大喊一声就跃出战壕往阵地前冲去。

  这时事先挖好的脚踏根本就没用,因为它在雨水的冲涮下已经站不住脚,再加上战壕也很湿滑,舒尔卡不得不手脚并用的完成了这个动作。

  就是这么一延迟,其它的苏军士兵就抢在了前头……舒尔卡心里其实是很庆幸这样的事,虽然差这么一步不见得安全多少,但总让人更多一点安全感。

  等舒尔卡冲上阵地时,阵地前已经到处都是鲜血和泥泞,还有滚在烂泥里互相要制对方于死地的人,他们全都被泥浆包裹着以至于你都无法分辩谁是敌谁是我。

  突然从地上爬起一名德军……舒尔卡是从他的头盔分辩出他是德国人的。

  他手里端着冲锋枪,隔着几米远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舒尔卡。

  通常这时候舒尔卡只有死路一条,对手端着冲锋枪,而且还隔了几米……这个距离舒尔卡的刺刀无法扎到敌人而敌人只需要一扣扳机就可以将舒尔卡打成筛子。

  这名德军士兵眼里带着胜利的微笑,他甚至已经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情急之下,舒尔卡往地上一躺,身体在惯性下沿着斜面在烂泥上继续往下滑,同时将刺刀抬高上扬一个角度……

  “哒哒哒”一阵枪响,子弹几乎是贴着舒尔卡的头皮飞了过去,有发子弹甚至还打中了他的头盔,因为舒尔卡听到“铿”的一声脆响,然后脑袋就像碰到石头似的往左一歪。

  战后舒尔卡发现他猜的没错,是头盔救了他一命,冲锋枪子弹击中了头盔的右侧弧面然后被弹开,它在头盔上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见的刮痕。

  但这些都没用,因为舒尔卡的刺刀已经自下而上的扎进了德国人的腹部……或许是避开了肋骨所以刺刀扎得很深,整个刀柄都没了进去,带着恶臭的鲜血就像喷泉一样从创处喷了出来,洒在舒尔卡脸上。

  舒尔卡没有去顾这些,他松开步枪一把推倒这名德军士兵的尸体,然后以它的尸体为掩护,一把抢过冲锋枪掉转枪口就朝其后的敌人扣动扳机直到子弹打完。

  在“哒哒哒”枪声下,两名挺着刺刀冲上来的德军被打倒在地。

  这让舒尔卡有时间从德军尸体里拔回自己的步枪。

  苏军的步兵条令里有一条,是任何时候都不要让自己的步枪离开双手。

  这一点虽说有理,但那只是针对大多数人而言。

  苏军的进攻速度很快,就在舒尔卡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就有一队队士兵从他身边越过往前冲锋,以至于接下来的战斗中舒尔卡只看到一辆辆德军坦克被炸毁,或是掉转车头仓惶逃走。

  前后不过几分钟就分出了胜负,阵地上只剩下战士们一阵阵欢呼声。

  “上士同志!”回到战壕后,演员就抱怨道:“虽然大多情况下你是对的,但在这一点上你却错了!”

  “什么?”

  “你以为德国人在这暴雨里不敢进攻!”

  “哦,是的!”舒尔卡无法否认这一点,虽然这其实是在意料之中,但德军的勇气还是让人称道,他们既可以打现代化的协同战,也可以在气候恶劣时打肉搏战和近身战。

  “算了吧,奥库涅夫!”长腿替舒尔卡抱不平:“上士同志也不算说错,德国人的确无法用飞机和坦克掩护,我是说他们只能用轻型坦克,而这对我们来说显然容易得多!”

  “何况上士同志还解决了这些坦克的问题!”小偷说:“是他压制了那些坦克,也是他察觉到德国人的偷袭及时抛出手榴弹!”

  “是的!”列昂耶夫心有余悸的望向舒尔卡:“上士同志,你是怎么发现这些的?我以为德国人还是像以前一样跟在坦克后冲锋,没想到他们已经在水雾中偷偷的摸上来了!”

  “而奥库涅夫同志!”列昂耶夫把目光转向演员,眼里带着不屑:“我看到上士救了他的命,他却抱怨上士猜错了……”

  “等等!”演员回答:“我只是不想既要跟敌人作战又没有烟抽,上士当然要为此负责!”

  “这个烟鬼!”老兵笑道:“他总有一天会死在马合烟手里的!”

  “那是运气,不是吗?”演员想也不想就回答。

  战士们闻言不由沉默了,演员说的没错,能死在马合烟手里,就意味自己能经历一场又一场战斗而且还活着,这的确是种运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