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托尼亚

    这个逃兵叫托尼亚。

  事实上他也不能称作逃兵,因为他们正在执行撤退的命令,只不过在撤退时被追杀而崩溃而已……这在战场经常发生,所以战场才有句话“一名真正优秀的军官不是能指挥部队进攻而是能指挥部队撤退”。

  这句话很有哲理,因为进攻往往不需要什么指挥艺术,只需要拔出手枪往空中一挥,大喊:“同志们,跟我冲啊”,就可以了。

  但是撤退……这时每个士兵都无心恋战,而敌人又往往会一种追杀,于是很容易就转变成这场战斗一样的失败。

  当然,这句话不是出自苏军,因为在此时苏军的字典里通常都没有撤退,他们只有进攻、进攻再进攻。

  这也是苏德战争初期苏军会败得如此惨的原因之一,他们从上到下都没有撤退的经验。

  舒尔卡对托尼亚的行为是持赞赏的态度的。

  因为在这战场上没有几个人会像他一样关心战友的性命……这并不是说冷血,而是死的人太多了、太频繁了,要关心的话根本关心不过来,另一方面则是麻木、习惯,当然也不排除在危险中顾自己还顾不过来于是就顾不上别人。

  而托尼亚,却在这种性命悠关的时刻试图救自己的战友,虽然方法不对而且失败了,但这至少证明他不是个自私也不是胆小的人。

  “你们怎么才能朝另外一个活生生的人开枪?”在医务兵为托尼亚的伤口包扎时,他还在纠结这个问题:“而且他们还是你们的战友,是同志,他们也有父母……”

  舒尔卡背靠着战壕休息没理他,舒尔卡不会为已经解释过的事再多费口舌。

  别人也差不多是这样,他们都以为托尼亚被吓坏了,所以一直在重复着这没有意义的话。

  “你应该早点离开这!”小偷有些不耐烦的对托尼亚说:“好让我的耳朵清静一点,我不想在被德国人轰炸后又遭到你的轰炸……”

  “哦,是吗?”托尼亚发起火来:“在你们打死了我的战友,我的排长、连长之后,却责怪我对你的‘轰炸’,如果可以,我的确想来一场真的轰炸!”

  “闭嘴,你这个蠢货!”老兵说:“这是上级下的命令,如果你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

  老兵突然意识到这么说有些不合适,因为这是把责任推给上级,于是就及时收住了嘴。

  “但却是你们动的手,不是吗?”

  “你叫什么名字?”演员问。

  “托尼亚,伊万诺奇卡.托尼亚!”

  “托尼亚同志!”演员说:“你为什么不把这笔帐算在德国人头上,打死几个敌人为他们报仇?”

  “我们已经这么做了!”托尼亚愤愤不平的说:“你们一定不知道……我和我的战友在防线上守了七天,整整七天!我们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击毙了一个又一个敌人,我们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怎么也没想到……我们会倒在自己人的枪口下,会死在自己人的阵地前!”

  闻言所有人都不由沉默了。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相信这么做是对的。

  但是,在听了托尼亚的控诉之后,大家就有了怀疑。

  确切的说这不是怀疑,因为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战士们还会这么做。

  但所有人心里都会在想,如果倒在阵地前面对这一切的是自己而不是托尼亚,如果像他们一样的经历,在前线流血流汗最终却死在自己人手里,会怎么想呢?

  也难怪托尼亚会这样喋喋不难以释怀,这并不是简单的一句对与错就能下结论。

  托尼亚在包扎完伤口的就离开战壕继续往东,这是他的任务,他们要赶去构筑另一道防线。

  临走时,托尼亚就恨恨的对驻守在战壕里的一众战士说:“我会在下一道防线里等着你们!”

  虽然舒尔卡知道托尼亚这话只是句气话,但战士们还是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第二天对第333团来说是个幸运日,天色将亮的时候下起了倾盆大雨。

  雷声就跟德国人600MM口径的迫击炮一样在空中“隆隆”作响,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打在人身上生疼生疼的,雨水冲涮着泥土使劲往战壕里灌,不久就使它变成了一道污水沟。

  苏军士兵想离开战壕躲躲雨,但很快就被阻止了。

  “没有命令不许离开自己的岗位!”加夫里洛夫少校下令。

  这个命令是正确的,因为战壕只有一米一,就算全被积水灌满也淹不死人。

  但如果士兵们离开战壕的话,就意味着德军可以轻松的突破他们的防线。

  “这什么鬼天气!”演员不由骂了声,虽然他在第一时间就将烟丝用防水布裹好,但这同时也意味着他至少在这时无法美美的抽上一根了。

  “欢迎来到基辅,同志!”列昂耶夫回答:“现在到了基辅的雨季,只怕将来一段时间它都会在暴雨中了!”

  “噢,去他妈的!”演员破口大骂。

  “你应该庆幸,奥库涅夫!”舒尔卡回答。

  “庆幸?这样的天气有什么好庆幸的?”

  “因为下了暴雨,所以德国人的飞机无法起飞!”舒尔卡说:“还有他们的坦克,会陷入泥泞中!”

  “是的!”老兵接嘴道:“他们的运输队也会因为糟糕的路况而受阻!”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舒尔卡问:“德国人很难发起进攻,或者说他们很难发起以坦克、飞机为先锋的进攻,我们也许可以轻轻松松的过完这一天然后退入下一道防线!”

  战壕里的士兵们不由欢呼起来,这是他们最想听到的话。

  但演员却嘟囔着:“我倒更希望能在好天气下来一口……”

  当然,这很快就引起了一片抗议声。

  “能问个问题吗,上士同志?”列昂耶夫跨着积水走到舒尔卡旁。

  “什么?”

  “我们刚刚知道你们来自布列斯特!”列昂耶夫说:“我是说我和其它的新兵们,我们想知道……你们是否就是那支从布列斯特突围的部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