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逃兵

  不久舒尔卡就知道自己为新兵的误伤担心是完全没必要的,因为这场战斗的“误伤”会比想像的要多得多……

  枪声不断的往战壕推进,苏军逃兵成群成群的越过战壕往后逃。

  然后舒尔卡就感觉到了危险:此时是夜里,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的话,德军就会跟着苏军逃兵的后头不费吹灰之力就攻陷战壕。

  “少尉同志!”舒尔卡朝达维多夫的方向望去。

  达维多夫少尉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他咬了咬牙,然后回答道:“战斗准备,等待命令!”

  “是,战斗准备,等待命令!”舒尔卡把命令传了下去,老兵等几个班长又把命令往下传。

  当然,班长要做的不只是这些,他们还要把吓破胆的新兵从战壕里拖出来让他们举起枪。

  三百米。

  几发照明弹缓缓升上空中照亮了前方的阵地。

  这个距离本已可以开火……就像之前所说的,由于轻迫射程的原因,苏军其实更适合在三百米外开打。

  但这一回苏军却无法开打,原因很简单,他们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全是苏军逃兵,子弹首先得穿过他们。

  两百米。

  舒尔卡甚至觉得德国人是有意这么做的,因为他们明明可以架上机枪扫射将苏军逃兵尽数打倒,但他们却没有这么做……他们端着刺刀,不紧不慢的跟在苏军逃兵后方往前推进,时不时朝逃兵后背打上几枪或是甩出几枚手榴弹。

  一百米。

  那是反坦克壕的位置,如果苏军逃兵够聪明就该以反坦克壕为防线反击,哪怕只是反击一会儿都可以让他们活下来。

  但陷入极度恐惧的他们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他们只知道逃跑只知道离德军更远些。

  于是,逃兵们越过反坦克壕继续朝其后的战壕冲击。

  他们以为前面的战壕就是活路,他们以为只要越过那就安全了,他们以为自己人不会对他们开枪。

  但是……

  逃兵们根本就没有想过一点,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苏军的防线只会一道接着一道崩溃,任何一名清醒的指挥官都不会放任它这样发展。

  “开火!”加夫里洛夫少校大声命令。

  霎时密集的枪声就响了起来,子弹从战士们的枪膛飞射而出,将一群群冲向战壕的苏军逃兵成片成片的打倒。

  惨叫声此起彼伏,受伤的苏军逃兵们大声叫骂着,还有人大喊:

  “别开枪,自己人!”

  “你们疯了吗?我们是自己人!”

  ……

  聪明的就知道在这时趴下,虽然这不会有什么用,因为紧随而来的德军会使这片地变成一个真正的战场。

  舒尔卡也在扣动扳机射击,虽然他不想这么做。

  理由很简单:他是个排长,三十几个部下处处以他马首是瞻,这其中尤其是那些新兵,如果舒尔卡手软的话就无法指责新兵违抗命令。

  这时一名苏军逃兵手脚并用的从战壕前沿爬了进来,这把舒尔卡吓了一跳,他习惯性的就将步枪对准了他的脑袋,但下一秒就意识到他需要射杀的是挡住枪口的人。

  舒尔卡刚想掉转枪口,却被这逃兵给抓住了。

  “不,别开枪!”逃兵几乎是带着哭腔请求着舒尔卡:“他们是自己人,是我的战友,求你了,让他们别开枪……”

  舒尔卡迟疑了下,但很快就挣脱了逃兵的束缚。

  “滚开!”舒尔卡大声命令着。

  但逃兵依旧不愿放弃,于是舒尔卡就给了他一枪托将其打晕。

  舒尔卡无法想像那一刻自己是什么样子,战后回想起来,他几乎就不敢相信那是自己会做出的事。

  但认真想想,舒尔卡认为如果再有这种情况,只怕他还是会这么做。

  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下一刻丢掉性命的很可能就会是自己。

  所以,舒尔卡咬着牙瞄准正在逃窜的苏军士兵不停的扣动扳机。

  一个、两个,三个……

  直到他打倒第五个时才看到德军士兵的头盔和他黑洞洞的枪口。

  这让舒尔卡松了口气。

  “砰!”一声枪响,舒尔卡将一名德军士兵打倒在地。

  这名德军士兵的刺刀上满是血迹,甚至还在往下淌血。很明显,他手下已经有好几条人命。

  “砰!”又是一声枪响,又是一名德军士兵倒下。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舒尔卡击每打倒一名敌人心里就舒服了些,就像是为自己刚才打死的苏军逃兵还债或是报仇。

  但随后舒尔卡就觉得有些好笑,这是战争,你死我活的战争,如果说手下有几条人命就该死的话,那么舒尔卡自己也无法幸免。

  “砰!”这一回舒尔卡打死的是名德军军官。

  由于光线问题舒尔卡没能认出他的军衔,他正在指挥着部队改变队形发起冲锋……舒尔卡知道,击毙这样的前线指挥官往往会使德军反应变慢。

  果然,德军就在这时与苏军逃兵分离开了一段距离,这也使部份幸存的苏军逃兵有机会逃回防线。

  德国人的攻势也跟着慢了下来,尤其是在他们发现有道反坦克壕挡在面前的时候……德军冲锋讲究多兵种协同,如果坦克无法前进他们几乎不会派步兵胡乱冲锋。

  德军指挥官知道优秀的士兵是一种财富,所以很少在战场上让士兵无谓的牺牲。

  舒尔卡坐回了战壕,然后想起刚才被自己打晕的那名逃兵。一扭头,发现他已经醒了,正在稀里哗啦的看着战场掉眼泪。

  “你最好把头缩回来!”舒尔卡说:“否则打在它上面的就不是枪托而是德国人的子弹!”

  “滚开!”逃兵冲着舒尔卡叫道:“你们这些混蛋,冷血的动物,叛徒……你们怎么可以对自己人开枪……”

  “我们没得选择!”老兵打断了他的话。

  “不,你们当然有!”逃兵反驳道:“你们可以等德国人靠近了再打,为什么不能让我们过去!”

  “你们过不去的!”舒尔卡回答:“再往前一点距离,德国人就把成排的手榴弹抛到我们的战壕里,然后我们就得陪你的战友们一起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