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炮火封锁

  然后德军的第一轮炮火覆盖就把新兵们给打懵了。

  那时天还没亮,时间在凌晨三点半左右。

  在一路行军然后又用了两个多小时才构筑完工事后,第333团总算得到了一点休息时间。

  舒尔卡和一众原部下倒头就睡……虽然现在距离开战不过十几天他们还算不上经验丰富,但战场是个最好的训练场,他们已经学会了能在紧张或是恶劣的环境中睡着的“技能”了。

  话说回来了,如果到现在还没学会这个也就意味着十几天无法入睡,那只怕早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不需要敌人动手就已经玩完了。

  新兵们则并非如此。

  此时的他们正进入“战前综合症”阶段……这个名字是老兵马特维说的,舒尔卡也不知道医学上有没有这个名,不过这现像的确存在。

  这是舒尔卡等人的亲自经历,简单的说,就是在知道战斗就要来临时每个人的表现虽然不一样……比如此时的新兵,有的人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有的人端着枪眼睛一刻也不敢离开前方的黑暗,有人则显得十分亢奋,还有的人则努力表现出无所谓。

  但其实所有这些都是因为同样的原因:紧张、害怕。

  这些当然不是舒尔卡需要关心的……就算舒尔卡想关心也关心不过来,一个排就有十几个新兵,而且睡觉这种事就算用枪顶着他们脑袋也没办法。

  “他们需要在战场上接受煅炼!”舒尔卡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就像其它人一样!”

  于是舒尔卡就心安理得的窝在战壕里用行军毯盖着头脸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但没过多久舒尔卡就被吵醒了。

  “砰……”的一声枪响。

  然后就有人大叫:“是敌人,敌人来了!”

  接着又是“砰砰”几枪,所有人都拿起步枪趴在战壕前做好了战斗准备,舒尔卡也一翻身端着枪瞄向前方。

  但很快就有人叫道:“别开枪,是自己人!别开枪!”

  “谁开的枪?”连长达维多夫少尉在另一段战壕隔远了大骂:“我跟你们说过的,没有命令不准开枪!”

  舒尔卡定睛一看,对面上来的果然是身着苏军军装的自己人……确切的说是撤下来的,后方构筑好防线为的就是能让前线的部队顺利后撤。

  此时的他们显然被这一阵枪声吓着了,纷纷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偶尔还传来几声哀嚎以及军官的咒骂声。

  “谁开的枪?”舒尔卡也跟着问。

  “上士同志!”一名新兵自己闯了祸,面色苍白的回答道:“是我……我以为他们是敌人!”

  舒尔卡不由一阵气苦,虽然这在战斗中应该说很正常,新兵没经过训练就上战场当然会出状况。

  问题就是……有人被打伤了,甚至还有可能被打死。

  这就不是舒尔卡能敷洐过去的。

  正在舒尔卡头疼时,空中突然传来一阵炮弹的呼啸……敌人炮袭。

  “掩蔽!”舒尔卡大喊,同时不由分说的就将脑袋缩回战壕里。

  一排炮弹在附近炸开,紧接着又是几排炮弹,一阵紧过一阵越来越猛烈。

  很明显,是德军发现苏军乘着夜色后撤于是开始乘胜追击……这在战场上很常见,虽然德军通常不会选择在夜间作战,但敌人撤退是个很好的进攻机会,这可能会一路追杀获得意外的战果,训练有素的德军当然知道这一点。

  正在撤退的苏军在炮击那一刻就乱了起来,他们不顾一切的冒着炮火向后奔逃。

  众所周知,遭到敌人炮火轰炸时忌讳起身乱跑,这就连新兵都知道。

  但有时又很难说清楚这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原因是德军在使用炮火对纵深实施封锁时另一边肯定也发起猛攻。

  趴着不动的确可以躲过炮弹的轰炸,但用不了多久,德军就会从后头掩杀而至,到时只怕的面对的就不只是炮弹了。

  于是,原本还十分平静的旷野霎时就变成了地狱:到处都是炮弹炸开的火光,到处都是被抛到空中的苏军士兵,成片成片的尸块和残肢从天而降,还有许多苏军士兵刚刚跑到战壕上方就被弹片打倒,于是一排排的跌倒在战壕里,没过多久尸体几乎都要把战壕堆平了。

  轰炸持续了三十几分钟才渐渐停了下来。

  随之而起的就是惨叫声和哀嚎声……事实上,有相当一部份叫声不能称之为惨叫和哀嚎,有许多躲在战壕里的新兵没有受伤,他们只是被吓得大喊大叫。

  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当害怕到了极点无法承受时,大声喊叫能减轻心理上的负担。

  舒尔卡让各班班长清点了下人数和伤亡,他很意外的知道只有两人失踪。

  驻守在战壕里,而且战壕没有遭到严重损坏,失踪差不多就意味着逃跑。

  原本舒尔卡以为至少有一半的新兵会乘乱逃走,毕竟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这应该是件让人欣慰的好事,但是当舒尔卡看到那些蜷缩在战壕里瑟瑟发抖的新兵时,就知道这没什么好欣慰的……他们没有逃走更多的是因为没有勇气跨出这道战壕。

  所以,舒尔卡更应该追上那两名逃走的新兵,并告诉他们,他们其实才是合格的、有潜力的、有希望成为英雄的士兵。

  当然,这只想想而已,舒尔卡没有时间这么做,因为前方已传来一阵阵枪声和坦克的马达声……德军先头部队已经杀到这里了。

  由此可知德军的行动有多迅速,不过三十几分钟他们就突破了苏军防线并往前推进了十公里。

  或者也可以说苏军的撤退被德军发现后很快就转变成了溃退。

  但无论如何,德军已经杀到面前了,接下来就是“滚筒式”防线的问题。

  “准备战斗!”连长达维多夫少尉大声命令:“注意,不要误伤自己同志!”

  这时舒尔卡才想起之前新兵因为紧张的误伤事件。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会追究了,所以对新兵来说,这通炮火来的还正是时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